【720專題之四】第一樁被國際曝光的致死案:趙金華遭電刑毒打  遺體脖子以下紫黑

【720專題之四】第一樁被國際曝光的致死案:趙金華遭電刑毒打 遺體脖子以下紫黑

【明慧之窗記者陳柏年綜合報導】山東招遠市的人民醫院,一九九九年十月七日晚上寒風瑟瑟。當時的煙臺市副市長張桂芬來到醫院指揮部署,惡警人影幢幢,守住各通道不讓人靠近通行,籠罩在一片恐怖的氣氛中,全為了掩蓋一樁邪惡犯下的冤案。

不久後,一聲撕心裂肺的悲嚎像閃電劃破黑幕,打破了這片死寂,也引發了一陣騷動。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哭天搶地、老淚縱橫,被幾個人使勁的拉出病房。老先生站不住了,倒在地上打滾,嚎啕大哭中夾雜著憤怒的控訴:「我是趙金華的公公,兒媳是個難找的好人,身體也沒有病,就因為煉法輪功,在地裏幹活時被公安抓去活活打死了,撇下了一個十多歲的小孫子,她死的冤啊!」

四十二歲的年紀,十天前還健健康康的,家裡的事全靠她⋯⋯。老人痛徹心扉的說著,許多人聽了都不禁流下眼淚。

惡人的惡行被曝光了。他們急忙驅散群眾,幾個惡警將老人使勁拽起,推出大廳後塞進一輛麵包車,不准他下車,也不准他哭。接著下一位准許進去的親屬,是趙金華的哥哥。他出來之後,在大廳走廊上強忍悲痛,抽泣哽咽,一把一把的抹著眼淚,透露說:「被打死了,她除了臉上有點原來的好皮膚外,從脖子往下全身烏紫一片,有的地方還破了皮,太慘了!」

趙金華一案,是首樁被曝光的法輪功學院被迫害致死案件,三天後在明慧網上揭發,並被海外媒體廣泛報導。隨著真相的一一揭露,中共如何慘無人道、肆無忌憚的殘害法輪功學員等細節,令人痛心而不可思議。

說大法好  五人遭公安電刑毒打

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的趙家村,一個純樸而秀麗的農村。但是它之所以被海外熟知,卻是因迫害法輪功學員之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邪惡令日月無光,已開始多次捉捕行動。九月二十七日,正值中共十月慶祝邪黨竊國前夕,為了壓制不斷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中央層層下達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的命令。而趙金華,就是這條毒龍爪下的犧牲者。

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之後,處處按著「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趙金華,身體健康、道德昇華,是村裡敬重的大好人。由於先生在外地上班,趙金華不但費心操持家務、照顧老小,還要看管一大片的花生田。

這天下午,趙金華正在田裡忙得大汗淋漓,張星派出所一幫警察氣勢洶洶前來,不容分說就將她帶走。同天下午被非法拘捕的,還有另外來自不同地方的四名法輪功學員--王鳳蘭(石對頭村)、馬玉鳳(小賈家村,二零零七年亦被迫害去世)、戰克雲(河崖村)等,以及張星鎮上的王好紅(二零一七年含冤離世),同樣都是非法脅迫,被帶到了張星派出所。

一進派出所,惡警就逼迫「交代」對法輪功的認識。五位學員實話實說,寫法輪大法如何好、如何使身心與社會受益。惡警所長王其德一怒之下,當下指揮其他警察暴力迫害:罰站、罰蹲,逼她們蹲著大聲讀誹謗法輪功的書報,不讀就打,聲音太小也打,搧耳光、掄起拳頭打頭,用穿皮鞋的腳亂踹等,打得她們頭昏眼花,整整折磨了一個下午。

到了晚上也不准許學員睡覺。惡警與打手輪流值班,一閉眼就打,一直打了一個晚上。就這樣日以繼夜的折磨了五天。這期間,王好紅被送到招遠市拘留所,餘下四位法輪功學員仍舊受著非人的虐待。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晚上八點多鐘,趙金華四人正打坐煉功,被值班發現。副所長孫世勛領著惡警侯新周、張海,以及惡人傅文會(張星鎮蓋嶺村書記的兒子)等人,凶神惡煞似的闖入後拳打腳踢,還用膠皮棒子亂打一通。傅文會喪心病狂般的抓住趙金華的頭髮毆打,又用膠皮棒子瘋狂猛抽。趙金華坐在地上還沒來得及站起來,惡徒的膠皮棒子就像雨點一樣狠狠砸在她身上。專打要害的傅文會特別兇狠,嘴裏高喊:「叫妳們煉,打死妳!」待惡徒打疲了,又一個個拖到值班室裏用「電刑」。

堅持說一個「煉」字慘遭虐殺

趙金華被拖進去之前,法輪功學員王鳳蘭已被電昏了倒在地上。這種簡易卻殘忍的電刑,是把手搖電話機的兩根線纏在被害人的手指頭、耳朵或其他脆弱部位,再使勁的手搖電話機過電。被電的人渾身難受,全身的筋如攢在一起般痙攣,痛不欲生。

張海指揮著惡徒使勁搖電話機,問趙金華煉還不煉,她堅定地說「煉」,無論問幾次都如此。就因為這個「煉」字,中共更加瘋狂的折磨:電昏之後再打醒,週而復始四到五次。惡徒又強迫趙金華赤腳站在水泥地上,打到她無法站立,只好貼著牆邊站;最後連捱著牆也支撐不了,趙金華臉色蠟黃、呼吸急促,雙目緊閉的倒在地上。

理應護衛人民生命的惡警對此卻置之不理。在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強烈要求下,一邊咒罵「活該」,一邊將趙金華抬上車,送到張星鎮衛生院進行搶救。但僅打了一針,就又把她帶回派出所。

回來後,趙金華的狀況已很嚴重。這時她呼吸困難,說自己胸部悶得難受;小便帶血、右半身癱瘓不遂;渾身疼痛,兩腳特別痛。這時趙金華已無法進食,身上從腹部往下,連帶臀部的肌肉一片瘀紫發黑,令人目不忍睹。由於受傷嚴重,無法站立更無法行走,連坐臥都很痛苦,上廁所也需要協助。儘管學員告知並讓兩位惡警瞭解狀況,要求讓她治療,惡警們卻木然漠視,不為所動。

十月七日下午四點多鐘,虛弱的趙金華要如廁,幾位法輪功學員上去扶她,值班的惡警炳華春卻不准,說:「讓她自己走」,致使趙金華跌坐地上並失禁。此時惡警還冷言冷語,語帶羞辱。看狀況危急了,才氣急敗壞的用車把她送到張星鎮的衛生院急診室。當醫生要做心電圖時,趙金華無法平躺,痛苦的喘不上氣。心電圖還沒做完,就停止了呼吸。

趙金華就這樣被公安虐殺了。僅僅因為她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僅僅因為她說了一個「煉」字。

官方打死人卸責  查誰洩漏消息

當天晚上,趙金華的遺體被送往招遠市人民醫院,煙臺法醫的驗屍報告是:「除頭部外,身上多處創傷,在120x60釐米範圍內,皮下有瘀血。」結論是:「多處受鈍物體擊打而死。」

為了掩蓋真相,中共招遠市委、公安一同造假。當時的市委書記仇善強、市委副書記董希彬、市政法委書記姜中勤和公安局長蔡平密謀卸罪,說趙金華「死於心肌梗塞」。同時,主兇--張星派出所副所長孫世勛,逼迫、恐嚇目擊者在造假材料上簽名,證明趙金華死於心肌梗塞。

時任張星鎮政府幹部的賈洪巨,也威脅另三位法輪功學員不准說出真相,強迫她們簽名,證明沒有毆打與電擊,同時證明趙金華「死於心肌梗塞」,不簽名就不放人。即使如此,張星派出所仍舊將三位學員們多關押了四十五天,不准任何人接觸,直到十一月十二日,才放她們回家。

但是十月七日,趙金華在人民醫院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許多人都湧到醫院想要瞭解狀況。然而醫院戒備森嚴:副市長張桂芬親自「坐鎮指揮」,公安和張星鎮政府人員把守通往病房的路口,不准任何人靠近。趙金華的親屬被安排來到醫院。見到她的遺體,他們無法置信,泣不成聲。

當時幾位法輪功學員發出不平之鳴,但是惡警史才德(原政保科長,後因經濟問題被公安開除)、李建光(當地兇狠打手之一)立刻領惡警圍上,大聲喝斥說他們「聚眾鬧事」,若不離開就會「依法拘捕」。人們憤恨的說:「打死人了還不准喊冤叫屈,扣個『聚眾鬧事』罪名,就可以再抓人,再打死。」

由於趙金華是第一個外媒曝光的案例,邪惡動用了大批警力嚴查是誰洩露了「趙金華被公安打死了」這個「機密」。當天所有到醫院探視的人都受到跟蹤與監控,並在其後成立了十個專案組,隨意拘捕法輪功學員,以刑訊逼供、開除工職、非法關押、非法勞教等手段迫害,牽扯近百人,最多被非法關押達七十多天。

透露趙金華被毆打致死消息的四名山東法輪功學員劉金鈴、李蘭英、池雲玲、陳世環,被中共當局以「非法向境外提供情報」罪名拘捕,其中李蘭英和陳世環被非法勞教三年。然而消息透過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等報導,起到了一定震懾邪惡的作用。

迫害持續再死四人 惡人紛遭惡報

趙金華被虐殺之後,招遠的警察益發猖獗,屢以趙金華之死恫嚇學員。如惡警林濤(610主要打手,兇狠殘忍)在毆打學員時,瘋狂叫囂:「打死你怎麼樣?趙金華不是白死啦?」二零零二年五月,他領一幫惡警,用酷刑折磨齊鎮孫家夼村的法輪功學員孫潔英時,也惡毒說:「我叫你成為招遠的第五個(那時招遠已被打死了四名法輪功學員)。」匪徒行徑令人齒冷。

天理昭彰,當年殺害趙金華的兇手之一張海(後調至夢芝公安派出所),不久即遭惡報,其子罹患腦瘤,幾年下來花費錢財無數,仍於二零零四年底死亡。迫害馬玉鳳致死的賈家村中共大隊書記賈世達,二零零八年騎摩托車把腿撞斷,還不悔改,二零零九年騎摩托車撞到碑石上,當場死亡。而當時捏造假證的姜忠勤因貪污,一家三口都被追緝判刑。在人民醫院一手指揮的煙臺副市長張桂芬,二零一七年因收賄入獄,至今仍在服刑。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永不缺席。一個善良人被迫害致死,是舉世的悲哀。趙金華出殯之日,全村老小都來送她。沒有一個人不為她掉淚。(原稿連結:神州浩劫(一):只因一個「煉」字被折磨致死   https://is.gd/L7qM5M)

相關報導:

獲刑13年的610主任 涉首例致死法輪功學員案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8/8/10/n10630336.htm

山東市招遠市學員趙金華被鎮派出所迫害致死(圖)

https://is.gd/C52ngH

趙金華被打致死的詳細經過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1999/12/28/4555.htm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