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長者不轉化  服三年冤獄後再加四年刑期

八旬長者不轉化 服三年冤獄後再加四年刑期

文/明慧網遼寧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楊靜言改寫)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九日,家人終於又見到了年已八旬的劉希永。那是在大連市中心的醫院門口,一輛類似120一般的警車裏,在車後門打開後,劉希永坐在輪椅上,被囚在一個鐵籠子裏。隨後,警察把劉希永送進醫院,四個警察看守著他。

劉希永的孫女看到他眼皮是腫的,就把他的口罩往下挪了一下,警察當即恐嚇道:「這是會見啊!」不讓家人靠近。家人看到的劉希永臉、手、腳都是腫的,生活已不能自理,言語表達不是太清楚,每頓只給點粥喝。

隨後警察還要求劉希永家人承擔一切醫療費用,並聲稱:劉希永這病是在家就得的,與我們沒關係。

其實早在八個月前的四月九日,劉希永的家人就滿懷希望去接應該重獲自由的老人,當時他已經被非法關押三年了。但是家人們卻失望而歸,隨後的一百一十四天裏,沒有劉希永的任何消息,甚至不知老人身處何方,更不用說他的近況。

在差不多五個月後的九月三日,看守所要求家人為劉希永交錢,他們才在大連金州中醫醫院看到人。當時他躺在病床上,還戴著手銬、腳鐐,身體虛弱。家人被告知:劉希永胸內積水、糖尿病。家人後來得知他曾絕食抗議,遭到警察進一步的迫害。

二十四天後,家人在醫院看望劉希永時得知,第二天(九月二十八日),他就會被送往監獄,卻沒人告訴他們是哪一所監獄。後經多方打聽,才得知劉希永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第三監獄,並已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是第三監獄通知家人十二月九日會見,家人才在醫院裏看到了不能自理的老人。當家人要求保外就醫時,一名警察說,劉希永不「轉化」不行。三年多前,當警察將老人帶走時也曾說:「這回死也讓他死裏頭!」

這「轉化」是怎麽回事?爲什麽警察連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也不放過,還在他即將獲得自由之際又非法判了他四年的刑期?並說要讓他「死在監獄裏」?

劉希永先生。(圖片來源:明慧網)

得大法 數十年頑疾不藥而愈

劉希永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一九四一年出生。小時候家裏窮苦,年輕時遇上了所謂的「三年大飢荒」,身患多種疾病。特別是常年腿疼得厲害,多次去醫院檢查,也沒有確診是什麼病。用各種方法醫治也不見好轉,以至於後來連活都幹不了。醫院說要手術治療,但因家裏窮,就不了了之。

後來病痛日趨嚴重,劉希永因此癱瘓了兩年多,全靠老伴照顧。身體不好,脾氣也變得暴躁,經常與鄰居鬧矛盾。那時,他想以死來一了百了,甚至想和鄰居同歸於盡。家人整天提心吊膽,就怕他什麼時候幹出傻事來。

一九九七年八月,劉希永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此後不僅折磨他幾十年的腿疼消失了,身體恢復了健康。他還戒掉了抽煙、喝酒的頑固嗜好。而且他的脾氣變好了,性格變得樂觀開朗,在利益上不再去跟鄰居爭了,主動化解了與鄰居之間多年的矛盾。

劉希永在自家的農活幹完後,會主動去幫助生產隊和村民解決生產上的問題。處處為別人著想,默默地義務奉獻。村子裏誰家有事,都找這個「老劉頭」幫忙。

他懂得果樹技術,又吃苦耐勞,是村子裏果樹技術骨幹,鄰居都願意找他幫忙給果樹剪枝。他處理過的櫻桃樹結的櫻桃又大又多。

和修煉前相比,劉希永真是前後判若兩人,村民們都說他是一個好人。

中共迫害 多次身陷冤獄飽受折磨

正是修煉法輪功後讓劉希永身心受益,如重獲新生一般,他當然不會輕言放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在全國各地散布對法輪功的誹謗和誣衊之詞,並肆意非法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

可就算在這樣的高壓下,劉希永依然堅持自己的信仰,警察説的「不轉化」,就是說他不願意放棄修煉法輪功。

據明慧網得到的消息,二零零二年四月,劉希永被非法勞教二年。在大連勞動教養院,爲讓劉希永放棄修煉法輪功,警察將他按在鐵床上毒打,並將他背銬在床上,使他連續四十多天不能翻身。因爲他喊「法輪大法好」,被警察夥同犯人用布兇狠狠地堵嘴,牙被捅掉了好幾顆。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佛法修煉,中共邪黨群體用了許多酷刑施壓百姓。(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當年六十四歲的劉希永和衆多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都被長期拷在死人床上。就是警察強行把學員兩手拉直,分別銬在兩邊的鐵床上,戴上拳擊帽,一銬就是一個多月,甚至幾個月,進行酷刑「轉化」。

有的六天、九天不讓睡覺,有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精神都出現了幻覺。經歷種種酷刑折磨後,劉希永身體遭到嚴重的傷害,視力降低,連字都看不見了。

在被非法關押二年後,劉希永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講真相。

二零零六年四月,派出所七、八的警察翻牆闖入劉希永家院內,像土匪一樣撬開門,又一次綁架劉希永及妻子,同時非法搶走計算機、錄音機、複印機及大法書籍等。劉希永被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妻子被送到大連洗腦班達二十四天。

在金州三里看守所,劉希永堅持「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無罪,絕食抗議無理迫害。警察對他大打出手,拳打腳踢,還讓獄醫對他進行野蠻灌食、灌入不明藥物,導致劉希永肚子鼓脹,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二十八天後他重獲自由,當地警察卻一直非法監視及電話騷擾,迫使劉希永夫婦流離失所一年多。

二零零八年七月,劉希永再度被警察綁架,抄家,甚至被關押在看守所後,也不通知他的家人。家人後來輾轉打聽到他的下落,但警方仍不讓見面。劉希永絕食抗議,被灌入高濃度的鹽水,被灌完食後劉希永痛苦得渾身發抖、全身縮成一團。

收到法院判決書時,劉希永問法院送單子的人,你們憑什麼判我三年半,那人說:「我們不知道,我們就管送單子。」就這樣毫無緣由,劉希永就被中共邪黨判了三年半。

二零一八年三月下旬,大連市政法委聽命於上級六一零辦公室,對大法弟子執行新的迫害政策,瘋狂的綁架、抓捕、判刑老年大法弟子。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七十八歲的劉希永被強制收監,隨即轉到遼南新入監犯監獄,五月中旬,被劫持到本溪四監非法關押。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老人本應重獲自由,卻又被無故關押,中共打算再關押他四年。只因他堅持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殘忍的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從六旬至八旬耄耋 十二年冤獄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裏,劉希永從六十花甲到八十耄耋,本應是安度晚年的時光,卻至少有八年半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僅僅因爲想做個好人,八旬老者被中共再度祕密判刑四年。

劉希永的經歷並不是個例,今年十一月就有十六位年過六旬的老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其中最年長的八十二歲,被非法判刑四年,罰款三萬元,並被警察搶劫四萬元。而在監獄中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已經年近九旬。

那些公檢人員不但違法酷刑折磨劉希永及其他法輪功學員,還放話要讓善良的老人:「這回死也讓他死裏頭!」,他們有沒有想到《公務員法》第九章第六十條:「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1/大連80歲劉希永冤獄剛滿-又被判刑四年-434642.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7/累計八年半冤獄-大連81歲劉希永仍被關押-42580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