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婦去掉對老伴的怨

八旬婦去掉對老伴的怨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我家兩口人,我和老伴都八十多歲了。老伴腿疼,走路不便,心情也不大好。我原來身體狀況也不佳,患有氣管炎和潰瘍型結腸炎。修大法以後痊癒,走路輕鬆不累,心情愉快,家務樣樣能做,全家採買都由我來操辦。

老伴事事依賴 轉念後多做點何妨

老伴未修煉,他覺得自己老了,生命已經倒數計時,開始對吃的東西嚴格挑選。常常這個不吃,那個不吃,不吃剩的飯菜。這些我都毫無怨言,按照修煉人要求自己,師父說:「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1]。

於是我要求自己遵照師尊教導,不再盯著他看,他那點退休金願意怎麼花都好,他不吃剩飯菜,我吃。作為大法弟子不能浪費呀。

現在的他越來越不願意動了,依賴性一天強過一天,指使我為他服務:吃什麼、做什麼、洗什麼……這下我就有想法了:我也是八十多歲的人,和你是同齡人呀!你不做的事怎麼老叫我做呢,心裏不由產生一股怨氣。

可是轉念又想,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人呀,應該善待他、照顧他。修煉就應該能吃苦,吃苦可消業。人生生世世積了滿身的業,不消掉業力能圓滿嗎?所以修煉就得吃苦。他腿不好,心情自然也不好,我身體好,多做點又何妨呢?!這樣一想,去掉了埋怨心,心情好多了。

修煉就得吃苦。我身體好,多做點又何妨呢?!(圖片來源:明慧網)

常人心滋長生怨懟

最近有兩件事情,我思想上產生波動。

第一件事,我的腳脖(即腳踝骨)燙傷。有天我晚上泡腳,不小心把開水弄到腳脖上了。這時老伴過來了,我說:「我腳燙了。」他嗯了一聲走了,也沒幫助我。

第二天他說:「妳腳燙了,把我嚇一跳。」我聽了就來氣了,就回了他一句:「嚇一跳怎麼睡著了?」我求他給我買一塊紗布,他說:「我一會去辦事,順便給買。」說完就去看計算機(即電腦)。

一個半小時後,我以為他給我買了。沒想到他說:「妳要買紗布嗎?我下去辦事順便給你買。」我又來氣了,我腳疼你不關心,買塊紗布還是「順便」買。我平時這麼照顧你,現在出現困難,你卻毫不關心,今後你還要我照顧你嗎?

第二件事,他不關心我的安危。四月十六日約十點多鐘,我正在小屋學法,聽到在廳裏,他和人大聲談笑風生。我以為兒子來電話他高興了,過一會兒聽到有人問:「她在幹啥呢?」他說:「她在那看書呢。」他喊到:「有人回訪你。」

我一聽,來者不善,出去一看是警察,一行三人在門口不進屋,對我並未問什麼,只是說:「妳隨便走走嗎?」他馬上說:「她上超市。」

原來他和人家聊時,把什麼都告訴人家了,並把大廳等處都拍照了,他被拍照了,我出去時,把我也拍照了,並把我貼在門上的師父的詩詞也拍照了。這夥人如進來,不就麻煩了嗎?

經過這兩件事,真的讓我很傷心,這哪像一家人呢?關鍵時他不但不能保護我,說不定還會出賣我。平時我對他照顧有加,今天他如此對待我,我真的生氣了,心想:今後不再管他了。

對照法理 心存感激

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煉人,應高標準要求自己。師尊教導說:「任何環境下、任何情況下遇到矛盾的時候,都要抱著一顆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對待一切問題。」[2]我要不再關照他,就沒做到善,當然也就做不到忍了。這哪是煉功人?

(圖片來源:明慧網)

學了師父的講法,我向內找自己,我悟到,他沒有積極給我買紗布,可能是師父的點化,不要用常人的方式對待燙傷,而我不悟,反而產生了怨恨心,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也愧對老伴。

第二件事,老伴聲音很大,其實是在警示我,是在提醒我注意,可由於我警惕性不高,沒有注意,怎麼能怨恨老伴呢?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怨恨心,去掉這顆心後,感覺自己心性提高了,一身輕鬆。

師尊告訴我們:「我說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哪你就成不了佛。一個神或者一個修煉中的人怎麼能把常人當成敵人呢?」[3]是呀,對敵人都得愛,何況對與自己同甘共苦的老伴呢?更應該對他關愛、照顧他。

回想我的修煉過程,老伴雖然未修煉大法,但他一直陪伴著我,配合我安排好生活,在中共的邪惡迫害中,一直給我支持。師父經常利用他的嘴在鼓勵我、指點我,我應該感謝他,而不是怨恨他,作為一個煉功人,就要用慈悲心對待任何人,這才是煉功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3/八旬大法弟子-去掉對老伴的怨-424310.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