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電玩 德國青年走入真實人生

擺脫電玩 德國青年走入真實人生

文/雪莉(明慧之窗記者沂茵改寫)

隨著科技發達,青少年沉迷於上網和電玩的情況日益顯著,不僅生活中以電玩為優先,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虛擬的遊戲世界同樣讓諾亞(Noah)難以自拔,為了戒斷電玩,他毅然決然選擇投身軍旅!

然而,從軍後的諾亞能夠適應嗎?又是甚麼樣的境遇,讓他打從心裡願意割捨電玩?讓我們一起來了解。

諾亞從小出生在德國的格拉德貝克(Gladbeck),那是個離荷蘭邊境不遠的小城。外公外婆和媽媽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童年時,每到週日諾亞都會穿好西裝,跟著大人去教堂做禮拜。

禮貌而守規矩的諾亞喜歡有序規律的生活,他會自己收拾房間、打掃清潔,看到每個東西都放在固定的位置,讓他感到很安心。

迷上電玩 懂事禮貌的少年不見了

諾亞有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喬,兩家離的很近,是世交。十五歲那年,他從喬那兒第一次學會打電子遊戲,沒想到從此迷上,玩的時間越來越多,人也懶散起來。

儘管諾亞內心知道玩遊戲不好,但忍不了多久,喬一吆喝他就又玩開了。媽媽請他倒個垃圾或者拿個東西,諾亞就會不耐煩的說:「不要煩我,正打很重要的一局呢!」那個懂事禮貌的少年諾亞不見了。

從此,諾亞經常在打和不打電動之間糾結,結果是「打」的時間越來越多。放學回到家,脫下鞋後直衝房間,接著按下電腦開關,等待進入那個虛擬世界。

媽媽看見他整天坐在螢幕前,眼睛紅腫、雙頰塌陷,人也變得浮躁,對甚麼都漠不關心,勸他不要再玩了。諾亞說:「我知道打遊戲不好,可是我對自己無能為力。想好不打了,可是朋友的邀請讓我無法抗拒。」

他回憶說:「和朋友打遊戲雖然能得到一時的快樂,但過後我會對自己的不自律很生氣,也沒心思讀書,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為擺脫電玩 從軍過規律生活

轉眼中學快畢業了,接下來要做甚麼呢?面對這個問題,諾亞的心情很沉重。讀大學預科,他的成績實在太差;隨便去找份工作,他又不甘心。他想遠離這個小城,躲開那些朋友,不再打遊戲。

「我外公曾屬聯邦國防軍的精銳部隊,他們每天清晨跑十二公里熱身,然後才開始一天的生活,我很佩服外公。還有我當時在部隊服役的哥哥,他也不時的向我描述一些軍營生活。」

自律嚴格、目標明確的生活令諾亞感到憧憬,他想如果可以的話,做個職業軍人也不錯。無論如何,得遠離遊戲機和那幾個朋友。

於是諾亞決定先去服兩年兵役,再決定今後的方向。就這樣剛滿十八歲的他,登上了開往軍營的火車。

軍營生活規律又嚴格,這讓諾亞感到身體的承受力到了極限。「我們每天五點起床,晚上十二點才能上床睡覺。白天在汙泥沙石中摸爬打滾,學習射擊、跳躍欄障。特別是第一個月非常的艱苦,有時候晚上回到宿舍之後,還要擦槍、整理衣物,甚至是打掃衛生!」

諾亞不是一個運動型的人,但他咬牙堅持每一項訓練。讓他最印象深刻的是俯臥撐,除了早晨的常規訓練,每當有人做錯事,那所有的人可能都會被罰練幾十個俯臥撐。

軍營中的生活枯燥單一,可這恰恰是諾亞想要的。每個夜晚精疲力竭的倒進床鋪,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踏實。

同袍啟蒙 軍營裡的意外收穫

一天下午,諾亞和一個年輕士兵正聊得高興的時候,忽然那個士兵說:「我一會兒要去打坐。」諾亞問:「甚麼打坐,打甚麼坐?」

士兵答道:「我煉的叫法輪功,可好呢!」

諾亞一聽來勁了,他可是六歲開始學習空手道,八歲種盆栽,熟知中國功夫電影的亞洲文化迷啊!

他問了那位士兵許多問題,了解到真、善、忍原則,以及法輪功是甚麼,他非常興奮,這可是遠遠超出了他先前的所聞所見。

那位士兵告訴他:「說白了,法輪功其實就是盡可能做一個真誠善良的人,對周圍的人要寬容。」

諾亞豎起耳朵一字不漏的聽著,他頓時想到,「所有的正教不都是在教人做好人嗎?這個功法聽起來是統合了各大教派。如果人活著確實是有一個目地的話,那就是做一個好人了!」

彷彿有一絲陽光從門背後照射進來,諾亞說:「這些道理完全佔據了我的心,太令人震撼了。從此他每天教我煉一點功,還把《轉法輪》這本書借給了我。」

雖然服兵役期間的每一天都極其艱苦,然而通過學煉大法,諾亞感到身體充滿了能量,承受力也增強許多,他自己都覺得驚奇。

掌握每分每秒 一遍遍通讀轉法輪

只要一有時間諾亞就捧著《轉法輪》讀,覺得心裡特別的平和安定。他說:「在日常生活當中把真、善、忍付諸實施,賦予了我人生新的意義,也讓我邊讀邊想知道更多。」

諾亞說:「在日常生活當中把真、善、忍付諸實施,賦予了我人生新的意義,也讓我邊讀邊想知道更多。」(圖片來源:明慧網)

就這樣諾亞擠出的所有時間,一遍遍的通讀《轉法輪》。吃飯,他匆匆幾口完事就趕快去讀書,坐在巴士上、站在街邊等紅綠燈,他都盡可能多讀幾行。

一天,諾亞特地坐到月台末端等車,那裡人少,看書不會被打擾。在月台的燈下,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利用等車時間邊讀書,心裡充滿喜悅。

這時天空開始飄雨,雨珠打在他頭上。「我應該馬上站起來,收拾好東西去躲雨,但是我停不下來。因為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不要停,我還想讀。」

他回憶到:「我繼續坐著讀下去,天還在下雨。我能感覺到雨滴落在手上有點涼,雨珠打在頭上,書也有點濕了,滲入紙張,可是我不想停下來。」

直到火車來了,上車後諾亞發現書完全是乾爽的,潮濕的跡象都沒有,就像完全沒有下過雨一樣。

死灰復燃 退伍再度迷上電玩

兩年兵役結束後,諾亞搬去了杜塞爾多夫,在那裡就讀職業高中。杜塞爾多夫離格拉德貝克才六十公里不到,雖然成年後自己的這第一個家不大,才十八平米,但是他又可以經常和家人、朋友在一起了!

在舊友重逢的興奮中,諾亞買了一套新的高級設備,包括了電腦、控制板、軟體、鍵盤,甚至包括一個活動式的電競座椅,希望透過打遊戲和好友「保持友情」。

很快諾亞恢復從前「常勝軍」的姿態。可是他明顯感覺到自己是在爭鬥、搶出頭,傷害對方。他回憶道:「這是把自己的快樂成功,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打遊戲後我變得有攻擊性、易怒,這不是真正的我。」

對電腦遊戲的執迷不時折磨他。大量讀書煉功了一陣子,每次打電玩後他都會覺得心裡不自在。

諾亞說:「玩遊戲不能給我帶來任何好處,那算不上有意義的休閒活動,也不是真正的生活。如果是跟朋友聚會,那至少是真實的生活的一部份,但是電玩世界算不上一個並行存在的世界。我越來越清楚的知道,這不是我需要的。」

打電玩浪費生命  賣掉全套設備

那段時間諾亞還是每天讀書煉功,雖然不如兵役期間那樣勤奮,但依然是他每天「必做的事」。

欲罷不能的痛苦撕扯著諾亞的內心,然而每天讀的《轉法輪》似乎在提醒他該怎麼做。一個多星期後他回家打開電腦,忽然覺得茫然,他兩眼呆呆盯著螢幕:「我這是在幹甚麼呢,太蠢了!我這不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嗎?」

一秒鐘都沒有遲疑,諾亞跳起身拔下所有的插頭,在最短的時間內賣掉了全套設備。他說:「我感覺不到那種滿足感和刺激興奮了。就像我剛接觸法輪功時,忽然覺得煙不好抽了,沒味道了,就那種狀態。」

從事房仲工作  每天凌晨三點半起床煉功

戒掉電玩後,諾亞的生活回到正常軌跡。他天天煉兩小時的功,除了讀《轉法輪》,還開始背書了。他每天感到被能量包圍著,好像被風推著走一樣,過得很順利。

戒掉電玩後,諾亞的生活回到正常軌跡。他天天煉兩小時的功,除了讀《轉法輪》,還開始背書了。他每天感到被能量包圍著,好像被風推著走一樣,過得很順利。(明慧網)

從此,諾亞不再貪圖安逸,又恢復少時的規矩禮貌有責任感。對學校的功課上心了,並且明顯的感覺自己腦容量加大了,好像可以存放很多知識,思路清晰。最後,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了。

現在諾亞從事房產仲介,他非常喜歡這份能接觸到許多人的工作,因為可以每天接觸到不同的客戶,在服務過程中與他們分享法輪大法的美好。

二零二一年三月開始,諾亞每天早晨三點半起床,步行近半小時去公園煉功。走在寂靜無人的街道上,他彷彿聞到了春天的氣息,並對未來充滿期待!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5/-42299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