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和母親的鍋碗瓢盆交響曲

保姆和母親的鍋碗瓢盆交響曲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的母親八十多歲,妹妹考慮母親年事已高,請了一個保姆來家裏幫忙。可保姆是個年近六十歲的農村婦女,不識字、性格急躁、聽不進意見,說話大喊大叫。母親是個文化人,一輩子從事教育工作,幹活細緻,這兩個人湊在一起,能不發生矛盾嗎?

母親看不上保姆幹活粗粗拉拉,自己得重新打掃;廚房電器多次教她都記不住,用壞了好幾個;保姆大手大腳,摔碎了母親特別喜歡的玻璃器皿,也把插著電的加熱棒放在木地板上,將地板和旁邊的木製沙發腿烤焦了。

到超市買菜,保姆拿起來就開始掰幫子,挑三揀四;回家做菜沒有滋味,因為保姆只會做工地工人吃的大鍋飯;保姆吃不了酸東西,母親卻頓頓離不了西紅柿,有時說兩句,保姆也不服氣的頂嘴。

母親修煉法輪大法,知道自己要按真、善、忍宇宙特性要求自己,做一個為人著想的好人,但兩個天差地遠的個性處在一起,矛盾來得迅速而猛烈!這一次母親招架不住了,天天氣鼓鼓的,說話也難以細聲細語、和顏悅色,但母親心裏明白,無論如何也不能吵起來,只能苦苦挨著一天又一天,演奏著不和諧的鍋碗瓢盆交響曲。

母親從嫌棄到疼惜

保姆來家後,我第一次去母親那,一邊上手幫忙幹家務,一邊留心觀察了幾天,便悄悄跟母親聊:「保姆人挺樸實的,有一些傳統美德,她認為我遠道而來是客人,總張羅著做新菜,不吃剩菜;晚上吃完飯,還禮貌地陪我們說話,不好意思坐沙發上,自己搬個小凳子坐。」

母親一下子明白了她一直要求保姆得像自己一樣幹活,保姆做不到,就嫌棄人家,盯著對方的缺點,沒有體諒她的具體情況,也沒有全面地看待她、欣賞她的美德,導致自己心胸狹小。母親承認自己因為生活作息被打亂,一下子忙亂起來,有點措手不及,每天被過日子的家庭瑣事牽著沒有靜心學法和思考。

她想起自己是修煉人,環境變了,要求不同,承受力、包容力也得擴大才行。(圖片來源:大紀元)

她想起自己是修煉人,環境變了,要求不同,承受力、包容力也得擴大才行。母親臉上開始有了笑容,發洩情緒的話能忍著不說了,看著不順心的事兒也不較真兒了。

她想既然把活兒交給保姆,就要尊重她,讓她按照她自己的方式去做:闖禍了、弄壞了東西她心疼卻不責備;能做的事情包括被子自己疊、內衣自己洗,不給保姆額外添麻煩;有時還主動做飯,把保姆當女兒來對待,真誠關心她、體貼她,看到做好的地方就誇讚她。母親告訴她自己小時候也在農村上過學,吃過農村飯,現在都很懷念呢!

保姆從疑惑到信任

這時,從她看我們的眼神裏我看到了驚喜,還看到了疑惑,母親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她有點兒回不過味兒來呢!是呀,這要在大多數人的家裏可能就會矛盾不斷升級,最後不是她不幹了,就是主人家炒她魷魚了。

可我們家不是,我不但沒有火上澆油,這火還滅了!保姆不太會表達,只是一個勁兒地說:「太好了、太好了!」

後來母親一點點給她講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待人才是真正的做好人,自己在儘量按這個標準做好人,也告訴保姆心裏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遇難呈祥。

保姆一口答應下來,對母親也不戒備了,看得出來她在精神上放鬆了許多,兩人在家有說有笑,相處得很和諧。保姆說:「自己媽沒有了,就把母親當媽,叫『大媽』,我是她『大妹』。」

後來我再去的時候,她就琢磨著給我做農村的拿手菜,吃不了的最後都細心包好,讓我帶回家,說坐火車累,回家熱熱就能吃,吃完好趕緊休息。

去年年底我又去了一次,這次我明明白白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身體健康,二十多年沒吃一片藥;修大法後改變自己,包容丈夫的火暴脾氣;中共惡黨搞假、惡、暴,容不下真、善、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人體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喪盡天良;跟著中共做惡最後都要被上天懲罰。」

她眼睛睜得大大認真地聽著。當我說有人為了升官發財舉報大法弟子,我相信她不會做這樣的傻事,所以才告訴她這些時,她急急地瞪著眼睛搖著頭說:「不會!不會!」

前段時間,我打電話跟母親聊了聊,母親說保姆變化可大了,家務活幹得認真仔細,會收拾屋子了,飯也做得好吃,學會好多活兒,變聰明了,她倆天天逗樂子,可高興了。

我和母親都明白是法輪大法的光輝溫暖、滋潤著,她變得自信和快樂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30/保姆的變化-439851.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