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構陷到檢察院  山東七旬老嫗要求撤案

被構陷到檢察院 山東七旬老嫗要求撤案

文/明慧網山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編輯)

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基地分局警察,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對法輪功學員大規模抓捕中,年過七旬的劉燕美老人也被脅持,當時為首的人說:「跟你了解點情況,一會就回來。」劉燕美被非法構陷到檢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劉燕美的委託律師再次向東營市和東營區檢察院提交了《劉燕美案不起訴、(監督)撤銷案件法律意見書》。

意見書認為,指控劉燕美涉嫌犯《刑法》三百條之罪,不但沒有任何法律依據,而且辦案實體和程序全面違法,辦案人員涉嫌非法搜查、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等違法犯罪,應當追究法律責任。

此前,十一月二十九日,劉燕美的委託律師到東營區檢察院閱卷之後證實,那些搜查證、取保候審確認書、物品扣押清單、傳喚證、監視居住確認書等等都在,上面都有日期,這些文件按照法律規定應該給本人一份。警察不但沒有給劉燕美,而且律師經過簽字對比之後吃驚地發現,因為所有文件上顯示劉燕美的簽名均是偽造的。

修煉法輪功  身心都受益

劉燕美是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汽修廠的退休工人。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初,她響應政府開發建設勝利油田的號召,花一樣年齡的她從海濱城市來到了當時到處是鹽鹼地的不毛之地──東營,她是勝利油田最早期為數不多的女性建設者。

劉燕美在工作中踏實肯幹、吃苦耐勞、任勞任怨。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精神品質得到昇華,受益良多。

過去,劉燕美的丈夫受重男輕女的老觀念影響,婚後的劉燕美自從生了兩個女兒後,她就被丈夫長期家暴,為此她常常以淚洗面、苦不堪言。

到了中老年,她身患多種疾病:關節炎、肩周炎、痔瘡、腰椎間盤突出;嚴重的婦科病、月子病;貧血、頭暈、渾身發冷;因為腎病,腿腳浮腫疼痛不能正常走路,腳疼得厲害的時候鞋都沒法穿。這雪上加霜的人生對她來說,看不到什麼希望。

一九九六年有人向劉燕美介紹法輪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當時劉燕美不相信。

一九九八年,劉燕美的身體狀態更差了,渾身疼得難以忍受,胳膊無法抬起,脖子也疼得不敢轉動,萬分痛苦中她想起了法輪功,於是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開始煉法輪功。煉了半年功,劉燕美全身的病都好了,她那個高興勁兒別提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是太幸福了!

中共國家體總1998年9月曾抽樣調查法輪功修煉人,祛病健身有效率總數高達97.9%。(圖片來源:明慧網)

以前因為遭受丈夫家暴,她對丈夫和婆婆有很強的怨恨心和委屈心,修煉法輪功後都看開了,放下了,也不生氣了,天生內向的性格隨著修煉也變得越來越開朗,丈夫家暴行為也開始收斂,家裏家外的生活忙忙碌碌,每天她都過得很充實,精力充沛,心情愉快。

修煉法輪功這二十幾年的時間,劉燕美深感身心受益多多,道不盡。

比如,近期她經歷了一件神奇的事:二零二一年八月中旬,她騎著女兒給新買的電動車回家,由於車速快、又是新手,騎車中,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摔個四肢著地,重重撲倒在地上,臉戧在地。等她好不容易緩過勁,爬起來用手一摸,才知道血糊了一臉,眼睛看不見東西。

怕人碰見自己這副模樣,她摸索著回到了家。等洗乾淨血跡,她才發現自己的臉部皮膚嚴重蹭破了,整個臉跟毀容了一樣。這可怎麼辦?沒有別的辦法,她乾脆心一橫,啥也不管了,就靠不斷學法煉功,大約一個月後,臉上皮膚不僅完全癒合了,而且顴骨部分明顯跟換了皮膚一樣透著蛋清似的光亮。

那麼大歲數的人,重重摔一跤,輕則骨折、重則要命,是老人們的常態,怎麼可能沒有事?知道此事的人都嘖嘖稱奇:「太神了!」

堅持修煉法輪功  多次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勝利油田多數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嚴重迫害,劉燕美也不例外。因為堅持修煉和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劉燕美曾於二零零二年底和二零零四年五月遭受過洗腦迫害、來自公安和單位的騷擾一直不斷。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早,七、八個不明身分的人到法輪功學員劉燕美不煉功的女兒家,從她家搜走了幾本大法書、給學生們打印學習資料用的十幾箱複印紙。

警察隨後把她女兒帶去濱南分局辦案中心。又脅迫女兒交出劉燕美家鑰匙,大約八點左右開了劉燕美的家門,擅自闖入,這群人進到房間裏到處翻看了一會兒,為首的警察哄騙劉燕美說:「跟我們去一趟派出所,跟你了解點情況,一會就回來」。

劉燕美被帶到濱海公安局濱南分局辦案中心,警察先對劉燕美母女進行搜身檢查,又做抽血、驗尿、指紋採集、DNA採集、聲紋採集等。

晚上九點多,他們把劉燕美帶到審訊室,強迫她坐在審訊椅上,一男一女兩個人非法審訊,一直審訊到早上四點多,一夜沒讓睡覺的老人迷迷糊糊地在審訊筆錄上簽字、摁了手印。

警察審訊劉燕美時,沒有出示警察證、沒有告知他們的姓名和職務、沒給權利義務告知書。

下午兩點左右,警察通知劉燕美女婿去銀行取了兩萬塊錢上交作為兩人所謂「取保候審」保證金,才同意她女婿接走劉燕美母女倆。沒給母女倆取保候審決定書和通知書,劉燕美向警察岳千里索要,他不給。

五月三日,公安又打電話讓劉燕美去基地分局,又強迫她簽名、按手印。

五月三日前後,勝南社區老年管理中心興河老年服務站打電話給劉燕美老伴,說社區來人有點事。一會敲門開門發現,是老年站工作人員李芳與同興派出所三名便衣警察,闖入家中騷擾,未出示任何證件,未經允許進行錄音錄像,並追問孩子的情況。

五月下旬,基地分局警察退回了一萬押金給劉燕美女兒,聲稱劉燕美的「取保候審」已經變更為「監視居住」,劉燕美被所謂「監視居住」,通知書也沒有具體通知過她本人。

六月二十日,中午一點左右,派出所又來三個警察,在家門口騷擾,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到十一月份為止,基地分局警察一共對劉燕美提審過六、七次,都做了筆錄。

十一月中旬,劉燕美去了檢察院才得知,構陷她的案卷已經到了檢察院。

十一月十七日,劉燕美被檢察院叫去做筆錄時,她把《請求依法撤銷或監督撤銷劉燕美案件;控告東營警察岳千里等十幾人非法搜查、玩忽職守、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的違法犯罪》的控告書直接遞交到檢察官手裏。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劉燕美的委託律師再次向東營市和東營區檢察院提交了《劉燕美案不起訴、(監督)撤銷案件法律意見書》。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0/被構陷到檢察院-山東勝利油田七旬老太要求撤案-43664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