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長秘書的人生哲學:不攬功不言苦(上)

部長秘書的人生哲學:不攬功不言苦(上)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報導】人生的際遇常取決於自己的念頭和抉擇,你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順境,又以什麼樣的心境面對苦難?這一輩子你將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其實就在你的一念之中。

出生農家 半工半讀通過關務特考

徐文海出生於桃園農家,底下共有九個弟妹,身為長子、長兄的他,身肩著承擔農事、照顧弟妹的重任。「那時生活非常忙碌,除草插秧什麼農事都要做,有時牽牛到池塘邊時,看著天空就會想,在人間好苦啊,天上的神仙一定都很快樂吧?」

父母披星出、戴月回,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勞作著,常常一天下來說不上幾句,也見不到幾面,但他們用樸實善良的言傳身教,讓文海明白了什麼是以身作則,什麼是路在腳下。

即便家裡經濟拮据,家務農事填滿大部分休息的時間,他也以自己的速度努力前進著。深夜微弱的燈光下,常是他焚膏繼晷的身影,在半工半讀、自立自強中,從沒有放棄過繼續學習的夢想。

當兵退伍後,文海順利通過關務特考,並在關務英文班上課期間,嚴謹對待每一份作業,堅持打字、仔細檢查,一旦有錯便重頭再來,由於作業工整漂亮,態度認真自律,文海以英文班第一名的榮銜,被延攬到關務署擔任英文秘書。

盡心工作常失眠  生活苦不堪言

然而,工作嚴謹的他,多年來深受失眠所苦。每到夜深人靜,腦海中苦惱的大事小事就像壓在心頭的座座大山,讓他輾轉不能成眠。往往破曉之前,才筋疲力竭的消失意識。偏偏睡不到多久,又必須力撐爬起,從基隆搭乘一個小時的公車到台北上班。

他說,躺在床上都要躺很久,常常到天亮才想要睡,那時什麼事情都會想,國家大事、雞毛蒜皮,即便跟自己無關的都會在腦袋裡一直打轉,可是越想就越睡不著,吃了安眠藥也不見效。

「太陽穴一壓就痛,打呵欠淚眼惺忪,腦袋神經緊繃,心臟感覺有人壓迫般沈重,雖然身體很疲累,但清晨搭乘公車我睡不著,午休時趴在桌上也睡不著,整個人在惡性循環下非常痛苦。」

這種每天都覺得撐不下去的日子,文海苦熬好幾年,長期的虛弱憔悴、精神不濟,讓他急於在各種氣功門派中尋求解脫之法。

為了身體健康,他學過多種門派,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每一種班都要花上好幾萬塊。雖然身體沒有見效,但還是會利用午休時間在大樓禮堂和同事一起齊聚練功。

他說:「只是一段時間後,每天帶頭的同事不再來了,直到一九九八年的最後一天,他才告訴我,已經找到更好的了!」

終於能吃能睡 感受到人生的美好

多年以來,文海像是個千里奔波的旅人,在日夜兼程中顛簸跋涉、不勝負荷,他的苦不只是身心的疲憊與沈重,而是一種看不到方向與希望的無可奈何。但這一次,當他感受到對方心明眼亮的喜悅,文海立即放棄需要繳交上萬學費又不見效的氣功,和同事學起了法輪功來。

學煉過程中,文海漸漸感受到了沒有疾病的輕鬆和內心踏實的感受,他終於親身體悟到,生命的存在如此美好!

「我剛開始學煉不久,就發現自己可以很快睡著了,等天亮之後才驚覺原來我也可以睡得這麼好。而那些吃了也沒有幫助的安眠藥、西藥就不再吃了,這種種的改變讓我覺得很神奇。」吃的飽,睡的香,面色紅潤,精氣神十足,文海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的殊聖與超常!

「尤其當我翻閱《轉法輪》時,才發現原來以前認為是對的道理,很多都是錯的,例如以前覺得自己獲得的好處越多越好,但宇宙中有不失不得的法理,當你得的越多,你就越傷害別人,失去的德也就越多。」

徐文海在學習《轉法輪》。 (圖片來源:明慧網)

大法博大精深,他完全認同書上的每一句法理,打從心底覺得做人就是應該這樣。當他心性提高之後,不僅心律不整、失眠的問題改善了,整個人也樂觀平和起來,生活品質都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火爆的心修煉後變柔軟

當文海明白了過去在常人社會中苦思許久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後,他開始有了改變。

他說,以前比較火爆沒耐心,但修煉後遇到事情我會先去想別人。

例如在高速公路上曾出現幾次小車禍,開車時遇到有車直接從後面撞上來,碰的好大一聲。「如果是以前可不得了,可當時我就想,我是一個修煉人了,對方肯定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太累了才會這樣,所以沒有下車找他理賠,就自己開走了,出現幾次這樣的事件。」

還有以前住的公寓是七戶人家共同使用一部電梯,幾乎每一戶都把鞋子、鞋箱,甚至高至天花板的鞋櫃放在電梯旁。

他說:「修煉前,我也是這樣做的,但修煉後覺得不該將自己的物品擺放在公共空間裡,因此,不管大家都怎麼做,我還是選擇將家門口清空,一雙鞋子、一把雨傘都不放。」(待續)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