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長秘書的人生哲學:不攬功不言苦(下)

部長秘書的人生哲學:不攬功不言苦(下)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報導】人生的際遇常取決於自己的念頭和抉擇,你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順境,又以什麼樣的心境面對苦難?這一輩子你將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其實就在你的一念之中。

為人著想  別人的事就是我的事

公務期間,凡經徐文海之手的口譯、文稿、公文或任務,他都要求自己再三查證檢驗,務必做到零缺失。在邊做邊學、邊問邊學的過程中,龐雜而艱深的工作,成為他最好的英語老師。

由於工作態度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主管指派他為部長、總局長出國訪問的隨行秘書,因而走遍五大洲。

他除了幫忙擬稿和口譯外,還被任命為出席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會議的部長隨行秘書,擔任APEC研討會的聯合主席和演講者,並第一次見證臺灣和東歐簽定合作協議的榮耀瞬間。

徐文海因勤懇、兢業,被任命為出席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會議的部長隨行秘書,擔任APEC研討會的聯合主席和演講者。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工作從來就沒有輕鬆過,當他的容量變大、收穫也就更大。

以前當同事來問我英文問題、尋求協助時,他會先拒絕他們,因為覺得這不屬於我的事。「可是修煉之後,我開始發自內心的為人著想,把別人的事情當作自己的事情來做,即使下班後還要花很多時間去瞭解和查證,也盡心盡力的去完成,所以別人說我英文好,其實都是被問出來的。」

破案論功行賞  劃掉自己的名字

公務生涯裡,升遷的追求、考績的好壞,成為公務人員成就與否的重要評核。文海深諳人和才能政通,面對職場部屬的明爭暗鬥,他即便身居高位,也願意首先放棄自身的權益。

他說:「擔任國際科科長時,底下有五個組長,但照規定卻只有兩到三個能拿到甲等,所以有幾次我自願將甲等名額讓給部屬,只是最後長官沒有同意。」

擔任海關組長的時候,文海查緝到多起走私販毒的案件,按照法規,每個破獲的案子他都能分得獎金,可他選擇將功勞歸於部屬,不願居功論賞。

當公文呈核上來,他會把自己的名字劃掉,會計跟我說這樣他們很難作業,所以後來我就跟組員講,以後公文上就不要寫我的名字。「我覺得最辛苦的是第一線人員,他們為了國家安全冒著生命危險在工作,這筆獎金和榮耀應是屬於他們。」

回首四十二年的公務生涯,不攬功不言苦,每個輕描淡寫的背後,都有他修煉後的捨己為人、全力以赴。

不能讓謊言欺騙世人  退休後投入媒體

一九九九年,中共政權傾一國之力,鋪天蓋地詆毀修煉「真、善、忍」的群體,不僅使法輪功真相及迫害事實被掩蓋,也讓海內外民眾產生了誤解和仇視。在這種情況之下,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看中國等媒體應運而生,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信息壟斷。

許多法輪功學員利用他們的專業背景、知識能力相繼投入到傳播真相的使命來,文海便是其中的一位。

從公家機關退休後,他已撰寫或翻譯超過一千篇的文章或資料,為了使文章更有內涵、語句更通順、更能感動讀者,都會本著忍苦精進的心態去作,不厭其煩的在網路上一再查證。

他說,有時為了搜尋一個名詞或用語的正確翻譯,就需花上半個鐘頭或更長的時間。有時為了修改一篇文章,也要花上一天甚或一個星期。雖然過程艱難,但想到世界上,還有幾十億不懂中文需要知道法輪功的美好,這些困難和壓力就會迎刃而解。

文海以七十歲的高齡認真對待每一篇文章,同時也學起了照相技術和影片編輯。「我原本對影片製作一竅不通,經學習後就下載免費程式自已摸索,終於可以獨立製作影片,並加上字幕及配樂。」

他雖臨古稀之年,但耳聰目明,編輯影片時,更是「左右開弓」。

他說:「因為長時間連續用滑鼠作無數次的按、拖、拉、剪貼、複製等動作,我手肘及手指關節常酸痛到半夜都會醒過來。但左手酸了我就換右手,右手酸了換左手,食指酸了換中指,中指酸了再換食指,最後我的姆指、無名指及小指也能一起承擔這項神聖的工作。」

辛勞一輩子的人生一旦退休之後往往縱情山水之間,文海則將匡扶正義的使命放在最首位。

回首來時路,文海深刻感受到放下人心後的健康與純淨,境界昇華後的充實與自在,他體悟到不管自己年紀多大、身在何方,都需時時擴大容量、提升技能,好幫助更多的人瞭解大法,擁有幸福無憾的人生。

(本文主圖取材目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