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懼脅迫 他擁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家

不懼脅迫 他擁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家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如果每個人的生命中必定經過一段痛苦的煎熬和承受,那麼我很慶幸自己頂著巨大的壓力,在正確的選擇中咬著牙挺過來了!如今的我,沒有妻離子散、沒有家庭破碎,還能擁有一個幸福圓滿的家!

從混日子過到感受到家庭溫暖

過去,我算不上是個好丈夫,既不愛做家務,也不會關心人,脾氣又大,經常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和妻子吵架。而且我特別不會處理家庭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多時候都是因為我的冷眼和白目,造成妻子和母親之間的矛盾。

當時我們這個家庭雖然沒有離婚,也已名存實亡,更談不上什麼家庭的溫暖,說句心裏話,那時的我就是在厭煩與無奈中混日子過罷了。

可有一天,妻子學了法輪大法,不久她整個人都變了,身體好了,脾氣好了,對我竟也不抱怨了,她寬容了我一切缺點。且從此婆媳關係融洽了,家庭氣氛其樂融融,我也才從這時起體會到了什麼是家的溫暖。

特別是在我母親病重時,由於我在工地上班,不能在家照顧,妻子特別把母親接到家中,親手料理可口的飯菜,體貼地伺候。我回家後,母親感動地跟我說:「姑娘沒做到的,兒媳婦做到了。」

在我老父親臥床時,也是妻子幫著我妹妹,經常給老人插尿管、擦大便。兒媳婦能這樣伺候公公,真是讓我好感動。我記得孩子小的時候,妻子一給孩子弄大便時,還噁心得要吐,要不是她學了大法,這種事情妻子無論如何是做不來的。

父母去世後,家裏剩下一個未婚的妹妹,妻子做什麼好吃的都給我妹妹送過去,妹妹身體有病了,也手把手領著她去醫院看病,當妹妹生活中遇到魔難了,更把她的事情當作自己的事情看待,苦口婆心幫著勸善化解。

點點滴滴,我都看在眼裏,我就覺得法輪大法太好了,真、善、忍太好了,如果人人都學大法,該多好啊!大法的美好就這樣在我心裏深深扎下了根。

點點滴滴,我都看在眼裏,我就覺得法輪大法太好了,真、善、忍太好了,如果人人都學大法,該多好啊! (明慧網)

魔難降臨 日子失去歡樂和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和迫害,電視、報紙連篇累牘的誹謗抹黑,欺騙世人。

妻子和兒子為了說句公道話,一次次去北京上訪,一次次被綁架關押、罰款、抄家、非法勞教等等。最後,當教師的妻子被非法開除公職,剛上高二的兒子被開除學籍,我們好端端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歡樂。

警察三天兩頭上門騷擾,我們已經無法過上正常的生活,我也被領導停止了工作,勒令我去北京天安門廣場找他們,找不回來就不讓我上班。親朋好友也怕受到牽連,離我們遠遠的,我孤獨的一個人在家中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餓了就泡袋方便麵,有時痛苦得都不想活了,真想找根繩上吊算了。

這時,一個正遭警察抓捕流離在外的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夜晚冒險來我家看我、安慰我,勸我千萬不要做傻事,他告訴我邪不勝正,烏雲遮不住太陽,黑暗必將過去。這一點我是相信的,因為妻子和兒子都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做好人,他們沒有錯。

我心裏也十分感動這位學員在我最難的時候,給予我精神上的鼓勵,使我堅定了信心,相信終有昭雪的那一天,我決心不管再苦再難、壓力再大,也要堅持下去。

我本來就有高血壓病,一次在家中犯病了,天旋地轉,我勉強支撐著給領導打個電話,領導怕我出事,馬上讓我上班了。但是不讓我當小車司機了,讓我幹最苦最累的活。那時誰都不敢跟我說話,都離我遠遠的,甚至有的人見了我都繞著走。

一天,七、八個警察到單位來找我,其中一個自報是緝偵科的張科長,再加上單位保衛科的人共十幾個人,在屋裏圍了一圈,我的左右後面都有人,將我圍坐在中間。一位自稱張科長的人坐在我的對面,像審犯人一樣問我妻子的下落,並說抓到我妻子可懸賞五萬塊錢。

我說:「這五萬塊錢我真想掙,可是我掙不著,因為我不知道妻子在哪。」他一聽,就生氣地說我不說實話、不配合,舉著手裏的一卷打印紙說:「這裏有證據,你不說,我也知道。」我說:「你既然知道,你去抓呀,這五萬塊錢你掙多好啊!何必來問我呢?」

他一下子啞口無言了,覺得有些尷尬,隨後氣得「啪!啪!」拍幾下桌子,說:「我這個當科長的什麼案子沒見過,你不說,我們也能找到!」

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點也不害怕,也拍著桌子質問他:「我犯法了嗎?」他說:「沒有。」「沒有,你們為什麼這樣對待我?你們說是請我來配合你們辦案的,你們就這個態度,像審犯人似的!」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他們看我不配合,也不上他們的圈套,最後就讓我走了。

其實我本來是個膽小怕事、唯唯諾諾的人,也不敢在人多面前說話,在單位裏是個不被領導、同事瞧得起的人。但是每次遇到這種場合時,不管是面對警察還是單位領導,我卻能夠坦然自若,不驚不怕,說出的話句句在理,過後自己都覺得納悶,平時自己是說不出這些話來的。

單位領導逼我離婚

不久,我單位領導迫於上邊的壓力,逼我離婚。

當妻子和兒子從看守所釋放回來之後,看我承受了這麼大壓力,他們心裏也特別難過,安慰我,勸慰我。但是法輪大法還在遭受著迫害,師父還在遭受著誹謗,他們還要繼續走出去,努力向身邊被謊言矇蔽的人澄清事情、撥亂反正。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看清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法輪功學員畫作)

當時,我一聽真的崩潰了,大發雷霆吼道:「這日子沒法過了,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我實在受不了了!」妻子和兒子看我這樣也無語了,也感到很為難。最後我們心平氣和地商量:「為了不讓我再承受這樣的痛苦,我們暫時離婚吧,等到大法昭雪那天,我們再復婚。」

妻子和兒子淨身出戶,什麼也不要,我感到自己承受到了極限,精神都快崩潰了,所以也只好同意這樣了。但是離婚協議書上寫明了,是因為妻子學大法遭受迫害,我實在承受不了這種精神壓力的情況下而離的婚。

突然清醒過來 拒絕離婚

我拿著離婚協議書,到我單位和妻子單位都蓋了章,最後到民政部門辦理。但辦理時,必須得有結婚證,沒有得花兩百元錢補一個。可我們結婚證早就沒了,突然我清醒了,我心想:「本來我就不想離,這一切悲劇都是被邪黨逼的,我也豁出去了,我就不離,看他們還能把我怎麼樣?」

此念一出,不知為什麼心裏一下子踏實了,好像一塊石頭落地了。可是,來的時候心裏還很難過,雖然不是真離婚,但也好像失去了什麼一樣,心裏酸楚楚的。可現在,心情就不一樣了。

時隔不久,大約在二零零一年的夏天,我單位領導迫於上邊的壓力,又逼我離婚,並把這事作為一項政治工作來完成。責任到人,有找我談話的,有給我找對像的。經理助理和工會主席找我談話,工會的幹事們幫我找對像。

一天,公司經理某助理和工會主席找到我,說話態度非常生硬,非讓我離婚不可。我問為什麼?他們說:「你離了婚,你老婆煉法輪功和咱們單位就沒關係了。」

我一聽非常氣憤,堅定地說:「我不離!我老婆沒做對不起我的事。而且她學了大法後,對我父母、對我全家人都好,我憑什麼和她離婚?她只是個人信仰問題,『信仰自由』是《憲法》規定的。她沒有錯,沒有犯法,我不離!」

他們一聽就火了,某助理大聲恐嚇我:「國家不讓煉就不能煉!你要不離婚,就開除你!」我說:「好,你要開除我,我也上天安門!」

某助理一下睜大眼睛,慌忙問道:「幹什麼去?」「上訪去!我前胸寫著『法輪大法好』,頭上寫著『某某公司』。」他一聽頓時嚇得臉色都變了,忙用一種求饒的口氣說:「哎呀,你是爺爺,你是爺爺,你可千萬不能去呀!不開除你!不開除你!」說完,一溜煙地跑了。

第二天,工會的兩名幹事,從辦公樓一樓找到五樓,找到我後說:「某師傅,對像都給你找好了,是某某醫院的護士長,三十四歲的大姑娘,都定好了下午我們就去見面。」我一聽,心裏又好氣又好笑:我也沒離婚,他們把對像都找好了,這單位領導不是明目張膽地在幹違法的事嗎?讓我犯重婚罪呀!

她們倆是工作人員,是在完成領導交給的任務,平時都挺熟的,我也不好和她們說什麼,只是笑了笑,淡淡地說:「不行,我放不下他們娘倆。」其中一人說:「有什麼放不下的?你跟她遭這麼大的罪不說,還給單位帶來這麼大的影響和麻煩。」

我一聽,他們這哪是為了我好啊!不都是為了他們自己的身名利益嗎?我才不上他們的當呢。離了婚,我老婆孩子房無一間地無一壟,怎麼活呀?我才不做那種缺德事。

過後,同事們聽說這事後,有人佩服我,有人說我傻,還有的說:「現在的人都找機會換老婆,某師傅給他機會,他都不換。」

暗下決心 和妻兒相濡以沫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裏,我沒有和妻子離婚,頂著巨大的壓力走過來了。雖然我承受了很多很多,可是比起真正的大法弟子,那承受簡直微不足道。

在天安門廣場,我看到那些男女老少不畏強暴,勇敢地站出來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讓我無比的震撼和感動,也讓我終於明白了妻子和兒子在做什麼,我暗下決心:我要支持他們,和他們相濡以沫。

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請願。(明慧網)

在後來的日子裏,無論是妻子、兒子、妻妹遭綁架,還是妻弟被迫害致死時,我都站出來為他們伸張正義。

無論什麼時候面對警察的騷擾、威脅,我都站在大法一邊,講大法的美好,講妻子學了大法後如何孝敬公婆的事,使他們無話可說,想挑撥我對妻子不滿的惡意落空。

在那段最黑暗的日子裏,我和妻子和兒子一次次生死離別,他們走了,生死未卜,我含淚送別。他們回來了,闖出魔窟,我高興地為他們接風洗塵。

我曾半夜開車去北京派出所接回絕食的妻子;我曾流著淚把奄奄一息的兒子背出勞教所;我曾悲痛欲絕的代表家屬一方參加了被迫害致死的小舅子的葬禮;我曾凌晨天還沒亮就開車去監獄把遭十年冤獄的小姨子接回我家。

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信仰的力量,見證了大法的威德,我佩服他們,敬重他們,從中也洗滌了我的心靈。

我最後一次從外省勞教所把提前釋放的妻子接回家,不到一星期又把兒子從勞教所接回家。

難得的一家三口相聚,我高興的像過年一樣,聽他們講述著在勞教所裏他們自己所經歷的那些驚心動魄的事情,還有其他大法弟子們可歌可泣的壯舉,我常常潸然淚下。

我為他們能夠活著回來感到慶幸。他們說這都是師父的慈悲保護和大法的威力才使他們走了過來。

我也受到了師父的保護

沒想到我的這點小小的付出,只是做了一個有良知的人應該做的事,大法師父卻給予了我無限回報。

我曾在一次嚴重車禍中,只受了點輕傷;在一次旅途中,險些車毀人亡卻平安無事;妻子在洗腦班時,我天天去要人,那時一量血壓,就是二百多,大夫嚇得讓我趕緊住院,可我卻沒有任何感覺。

兒子結婚沒用我花一分錢,房子是女方家買的,還裝修了,家裏一切東西包括婚禮都是女方家操辦的。

後來小孫子出生,一直在外婆家,不用我們照看、也不用我們花一分錢。而且小孫子長得既聰明又漂亮,人見人誇。親朋好友,同事們都羨慕不已,都說我有福。我自豪地告訴他們:「這都是大法給予的。」

如今我為自己沒有和妻子離婚感到慶幸,朋友稱讚我:「忍一忍,終於忍下一個圓滿的家。」現在,我已經和妻子共同走在修煉大法的路上,雖然我還不太會修,但是我為自己能夠成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感到無比的幸運和自豪。

我寫出自己這段難忘的經歷,一是感恩師父的慈悲保護,二是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的美好和中共惡黨的邪惡,希望您能分清善惡,和我一起站在良知的天秤上,做出正確的選擇,選擇美好的未來!

(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4/回首那段難忘的歲月-43854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