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草根  暴力脅迫下仍勸警察向善

不屈的草根 暴力脅迫下仍勸警察向善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一九三八年,美國作家賽珍珠(Pearl S. Buck)的長篇小說《大地》為美國拿下了第二座諾貝爾文學獎。有趣的是,這本小說描寫的卻非美國大地,而是中國大地。

賽珍珠自幼隨著傳教士的父母,來到上個世紀的中國,並在此生活了將近四十年。當年對中國仍抱著神祕印象的西方人,藉由《大地》,看見了中國農民辛勤耕作的身影,與農村樸實的家庭生活;許多西人因而對這片神州大地改觀,轉而積極支持中國的對日抗戰。

八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國的農民依舊勤勞,中國的農村卻已然兩樣。

日本人走了,共產黨來了。中國農民先成為五星旗中的一顆星,再參加了全國政協和人民代表大會;農民以為自己終於當家作主了,卻在接下來的政治運動中,非正常死去了三千八百萬人。

改革開放後,富了特權階級,也富了城市;中國農民依舊貧窮,成了在各大城市流動的廉價農民工。留給中國農村的,只有大批過年才能回家鄉的大人,與無數的留守兒童與老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九九二年起,法輪大法在中國洪傳。人們口耳相傳:這個性命雙修的功法能讓人真正身心受益。事實上,法輪大法也為貧富差距日漸加大的中國社會,帶來了光明與希望。

在北京,一位普通農民溫繼宗,與另一位農業部的職工柯興國,九零年代都不約而同走入了大法修煉;並與當時全中國上億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因修煉而祛病健身,還明白怎麼做個真正的好人了。

法輪功被中共政權鎮壓前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歷經近七年迫害 也沒有放棄信仰的溫繼宗

今年六十二歲的溫繼宗,家住北京密雲區西田各莊鄉,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農民。原本時常感冒,每次都嚴重到得上醫院折騰一番不可。一九九九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他卻再也沒去過醫院、吃過藥了。對幹體力活兒的農民來說,有什麼比有副健康的身體還強的呢?溫繼宗開心極了。

沒想到半年後,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溫繼宗也因堅持信仰,前後至今,遭到共計六年十個月的非法關押。

這個老實的農民,原本相信政府只是誤會了法輪功,他便接連上訪,想親身說明法輪功是正法,讓他身體變得那麼好,幹活兒都輕鬆多了。他放下農活,上訪三次,卻三次都沒能張口說話,就被人民警察綁架到派出所,每次都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請願。(圖片來源:明慧網)

溫繼宗明明記得,國家體育總局前一年才調查過: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達97.9%,89.4%的人心理和精神狀況得到極大改善。當時社會評價、媒體輿論都為法輪大法叫好。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日,《羊城晚報》第三版刊發圖文報導《老少皆煉法輪功》。(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這卻招來時任黨魁江澤民的妒忌,誓言舉全國之力,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

如今,打開電視報紙,都是污衊法輪功的假宣傳,怎麼一夜之間正法變成邪教,成了人民公敵了?和溫繼宗一樣,陸續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的學員們,都未經審判就被大批地送往各地的洗腦班、看守所、監獄;甚至遭到各種酷刑折磨。

而這些迫害,都只為了一個目的:逼迫他們放棄信仰。

在中共訊息全面封鎖下,為了避免更多世人輕信謊言,隨之仇視、迫害法輪大法,中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開始自發地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告訴更多的中國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這些學員冒著身家性命的危險,也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千萬莫隨中共作惡,葬送了自己的未來。

二十多年來,溫繼宗為了給世人講真相,曾遭被中共洗腦的人們惡意告發,也曾多次被警察非法綁架。其中,他總共六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關進洗腦班、兩次被關進勞教所,還被非法判刑了一年半。

無論遭到怎樣的酷刑迫害,都沒有改變他的堅定信仰,與希望世人明白真相的善念。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長期飽受警察騷擾 仍善勸對方的柯興國

與溫繼宗歷經相似磨難的,還有今年六十五歲的柯興國。他原本是中國農業部的職工,也因為不放棄信仰,而遭遇中共長期迫害,歷經坎坷。

二零零一年,柯興國突然被綁架到公司辦公室。先被要求觀看央視正在強力放送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節目,然後問他還修不修煉法輪功?他誠實以告:「法輪功明確禁止殺生,包括自殺,這絕非學員所為。」

隔天,他就被劫持到密雲縣農業部的基地洗腦班,此後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獄中,這個善良人也被種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一度致殘。

柯興國的妻子是農業部的幹部,也受株連而無法升遷,還差點被迫與丈夫離婚;後來她身患重病,無法自理生活,一直是出獄後的柯興國在悉心照顧。

二零零八年,柯興國出獄後,發現自己被原公司非法開除了,失去了工作;九年後,柯興國已到了退休年齡,又被毫無道理地剝奪了所有的工齡,社保局不讓他辦退休,導致他至今沒有生活來源。

出獄後,等著他的除了重病的妻子,還有長期監控、騷擾他的當地警察及社區人員;甚至在疫情期間,也沒有給他們幾天平靜的日子過。

去年四月,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藉口要打疫苗,非法闖入柯家,翻箱倒櫃搜走一堆私人財務,說要當作「證據」。重病在床的柯妻懇求警察別帶走丈夫,警察卻還是在柯妻面前,給柯興國上銬,把他綁架走了。

這次,他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回家後,他發現妻子病得更重了,只要聽到屋外的說話、敲門聲,妻子就失控,隨時都活在驚恐之中。

去年九、十月間,中共又大搞「清零」,不斷闖入柯家騷擾,並以孩子的工作、學校威脅恐嚇他們。柯妻在長期恐懼下,病情加劇,於十二月撒手人寰。

柯妻離世沒過多久,社區警察竟然又上門騷擾了,問東問西,還四處拍照。

今年元旦,中共乾脆派了兩個外地來打工的大學生,在柯家小院門口監視;一個月內,社區警察又帶了三個自稱海澱分局員警的人來,威脅柯興國不准外出貼真相資料。

面對這些沒完沒了的騷擾,柯興國沒有怨恨眼前的「執法者」,反而很同情他們被迫要做這些事。大家都說柯興國傻,只要放棄修煉,他與家人就再也不會受到這些委屈了。但柯興國要出門講真相,正是因為中共掌控了所有媒體,就是不讓人們聽到一句真話。

活在一個充斥謊言的國家,連信仰自由都沒有,實際上每個人都成了受害者。

柯興國給警察看了公安部和國務院頒布的文件,以及新聞出版總署的第五十號令:內容明確了國家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也早已取消了法輪功書籍的出版限制。

他善勸警察:「《憲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警察法》第四條也說『人民警察必須以憲法和法律為行動準則』。為了你們好,別做違法害人的事!」

全中國還有許許多多的柯興國與溫繼宗,頂著被迫害的巨難,也希望更多人明白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更希望參與迫害的中共公檢法人員,不要把「上面」的命令當作法律,最終仍須為執法犯法承擔罪責,斷送了自己及子孫的未來。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8/北京法輪功學員溫繼宗被非法關押累計近七年-43872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7/年年騷擾何時休-北京柯興國善勸警察別作惡-437311.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