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之南 真相在流傳

彩雲之南 真相在流傳

【明慧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雲南,據說源於自古「彩雲之南」、「雲嶺之南」的稱號。位於中國西南方,與緬甸、寮國、越南相鄰的這片大地,坐擁如麗江、大理的風光,也飽含著如東巴文字、摩梭人等多元而豐富的文化。

地靈人傑,雲南的仁人義士,在真理面前的堅定與勇氣,毫不遜於這片土地的壯美。他們前仆後繼,無懼殘暴政權的打壓,為世人明白真相而奔走,用生命寫下一個個撼動人心的故事。

送朋友教人做好人的光碟 他被非法判刑六年

嚴經雄,雲南一名平凡而不凡的勇者。

今年五十九歲的他,在堅持向世人傳播真相的路上,遭遇了前後共計六個月的非法關押、二年七個多月的非法勞教、以及十一年的非法判刑。

在反覆進出監獄的過程中,他的妻子同時面對家庭及生活的壓力,還長期遭到警察及不法人員的監視及騷擾,心痛成疾,於二零零五年英年早逝。二零一零年,嚴經雄初次被非法判刑的隔年,身心俱創的老父親上吊身亡。

《悲慘世界》裡的主人公因一塊麵包入獄,嚴經雄則只因給了朋友一張教人做好人的光碟,就被非法判刑了六年。

開庭當天,嚴經雄自己寫了辯護詞:「我們修的是法輪佛法,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一九九八年人大老幹部對法輪功的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是江澤民出於妒嫉心,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誣陷、造謠。」聽得審判長李光輝趕緊敲法槌休庭,不讓他再自我辯護下去。

儘管自己及家人遭遇不公不義的迫害,嚴經雄仍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更希望世人勿受中共謊言矇騙,漠視或參與對正信的迫害。監獄沒有改變他的信仰,迫害也沒能停止他講清真相的善行。

出獄後隔年,嚴經雄再次因發放真相光碟被非法關押。他在看守所五個月,換了三間房,勸了二十多個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保平安(三退)。

二零一六年,法院非法開庭,冤判五年。五年冤獄期間,嚴經雄又勸了一百多人三退。二零二零年,嚴經雄再次出獄,當地六一零人員依舊時常上門騷擾他。

這些人來一次,他就為他們講一次真相。

嚴經雄與妻子張鳳仙及孩子。 (圖片來源:明慧網)

生命中有一千多天 他沒有見過太陽

普政,另一名期盼世人明真相、保平安的雲南法輪功學員。

他前後因向民眾發放真相資料,遭公安非法綁架、非法勞教二年三個月,並被六一零辦公室構陷,操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在普政三十九年短暫的生命中,有一千四百八十天是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度過的。在那裡,他遭到「嚴管」,沒有見過一天的太陽。

所謂的嚴管,就是被關在牢房與監獄圍牆之間,約八十公分寬、十米深的小空地。沒有屋簷遮風避雨,只有一層會漏雨的舊遮雨棚,以及直接鋪在潮濕泥土地上的一床棉席。

凡是被嚴管的犯人,身上要一直戴著二十公斤的腳鐐,直到解除嚴管為止。有時嚴管時間太長,腳鐐的螺絲都生鏽了,扳手扳不開,得用角磨機割開,割得人心驚肉跳。

面對並未犯罪的普政,獄方卻自行加重了嚴管的處分:讓瘦弱的普政戴上二十五公斤的腳鐐,只要不認罪、不放棄信仰,獄警每天一早來上班,就把他的雙手吊在鐵欄桿上,掛著沈重的腳鐐,任由獄警和犯人隨意亂打。

就這樣,普政熬過了三年八個月暗無天日的冤獄。晚上和衣睡在潮濕的地上,白天則被毫無人性的惡徒兇狠地霸凌,期間獄中沒有犯人敢透露他遭到的用刑與折磨,只是搖頭不敢想像。

有犯人害怕地說:「能從那個人間地獄活著出來,也很『幸運』了。」

良知未泯的人痛罵:「那黑牢不是人待的地方!」

刑期屆滿前,居心叵測的獄警竟開始在普政的飯中下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家人終於得以接回普政,獄方卻告知普政在獄中得了肺結核。

出獄後,普政身體虛弱,經常長時間地咳血。

二零一七年,普政離世。

出獄後八年,普政是怎麼度過的,他七十五歲的老父母不願多提,只相信惡有惡報,如今只想平平安安地度過餘生。

普政。(圖片來源:明慧網)

上百名善良人入獄 彩雲之南蒙塵

根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雲南有五百四十七人(六百三十六人次)遭到非法判刑,其中何蓮春刑期最長,獲判二十一年;李培高年齡最長,高齡八十六歲,至今仍在獄中。

二零零三年以前,中共的迫害手段以送勞教所、洗腦班為主。此後每遇到危急中共政權的大事件,中共必會加大力度打壓法輪功學員。例如: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問世、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二零一九年十一大閱兵維穩。

二零一二年迫於國際輿論,中共取消勞教制度後,其迫害手段更為隱晦奸險,往往先由公安綁架,再控制法院非法判刑。刑期由六一零辦公室一手遮天決定,短刑期關押於看守所,中長期則押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及第二女子監獄。

凡是堅持信仰,不配合中共要求轉化者,在獄中皆遭禁閉、嚴管等無人性的酷刑迫害。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逼人放棄信仰 監獄成了人間煉獄

中共治下的勞教所惡名昭著,取消勞教制度後,暴行不減反增,轉由監獄代勞。

除了長時間戴鐐銬、包夾謾罵、毆打、體罰、苦工之外,禁閉期間,不准洗臉、洗澡、衛生用水、生理期用紙,每日十六個小時固定姿勢罰坐小凳子、聽高分貝喇叭、強行洗腦。

部分受害者甚至遭到:高壓電棍襲擊、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撬掉整排牙齒等駭人聽聞的酷刑折磨。

雲南迄今因受非法判刑,在獄中被迫害,或出獄後不斷受惡警騷擾,導致精神壓力及病症加劇,因而離世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二十六人。最年長者為七十六歲的倪美珍,最年輕的是二十七歲的遲志。

迫害社會菁英 誤國誤民

歷年受迫害的雲南法輪功學員中,有八十四人正值青壯年,原為各界菁英,能為社會繁榮安定做出重大貢獻,卻因邪黨人禍身陷囹圄。

這些社會的中堅份子有半數以上(百分之六十五點五)從事教育相關行業,涵蓋碩博士生、研究員、教授、幼兒園、中小學教師、大學講師;百分之十一點九為醫療產業人員,含主任醫師、主治醫師、醫師;另外百分之十一點九為科技或金融從業人員,如工程師、技師、經濟師及會計師。

另有藝文界人士,甚至政府官員,包括國營企業廠長、經理、主任、高層管理者、公立醫院院長、地方鄉長等。

打壓善良家庭 一家離散

因堅持信仰深受中共迫害的不止社會菁英,許多家庭更被迫骨肉分離。其中有三十九個家庭(共計八十四人),一家之中有多位家族成員被惡警綁架,後遭非法判刑。

面對家人突然「被消失」,部分家庭根本無法得知其下落。往往再接到消息,家人已在獄中被折磨得身心俱殘,獄方怕承擔責任,要求其家人接回。更有獄方佯稱家人因病過世,遺體卻直接火化,最終只得見骨灰。

雲南這樣的受害家庭中,有的夫妻、母女、兄弟姐妹都受到迫害,也有一家兄妹四人皆不幸遇害。更有四個家庭,一家三口皆遭非法判刑。

法院知法犯法 肆意判刑

中共剝奪人民的信仰自由,從非法勞教到非法判刑,給法輪功學員平添眾多欲加之罪,以下是非法判刑的典型「罪名」:

依法上訪、戶外煉功、心得交流、身帶大法著作、在家讀大法著作、為工作權益寫申訴信、上明慧網、探望法輪功學員、外出旅遊、依法控告江澤民、懸掛「真善忍好」橫幅、使用真相幣、堅決修煉法輪功等。

甚至拼湊捏造證據,找人做偽證;或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剝奪律師辯護權,秘密庭審,強行定罪。

制止迫害 遠離邪黨保平安

由政法委及六一零辦公室指揮公、檢、法機關,無視法律、道德與人倫,枉判好人並將其大量迫害致死,不但泯滅人的良知,違背普世價值,更摧毀了中華五千年敬天愛人的傳統。

二十二年來,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只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守住心中的善。這些修煉者不斷善勸世人:不但不能參與這場對修煉人的迫害,更要有道德勇氣,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制止迫害。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天理昭昭,從二零零二年在貴州發現的「中國共產黨亡」藏字石,到二零一九年由武漢蔓延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都越來越表明各種天災人禍針對中共而來。「天滅中共,退黨保命」實是上天的示警。

善良的中國人,儘快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莫隨中共末日狂奔,走向毀滅。面對瘟疫肆虐,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您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30/昆明市法輪功學員嚴經雄遭十三年牢獄迫害-434168.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4/普政生前在雲南第一監獄遭一千四百多天「嚴管」-434298.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7/雲南省547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綜合分析-433332.html

(本文主圖取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