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不忍睹的人生  至此柳暗花明

慘不忍睹的人生 至此柳暗花明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一九九八年之前,我實在不敢直視我的人生,因為身患多種疾病,外加神經衰弱,醫生甚至告訴我丈夫得看著我,不讓我到街上亂走,要不然就真成精神病了。

我的病有多少呢?頸椎萎縮導致我腦供血不足,壓迫神經到半邊身子不好使,這種病沒有特效藥,只能任其發展。再加上三十多年的老氣管炎與嚴重的心臟病,我想大口吸點新鮮空氣都是奢望。

腎結石使我的尿液像醬油色,附件炎(輸卵管卵巢炎)疼起來讓我都不敢喘氣兒;結腸炎使我每天大便無數次,嚴重時甚至便膿血,醫生表示若繼續再發展下去就是直腸癌。

我的兩條腿還支不起來我的上半身,每天都得吃壯骨關節丸;我又有乳腺腫塊,醫生建議要去腫瘤醫院確診,但我因沒錢就沒去,可疼得時候牽扯的腋下都疼;再加上貧血,月經來時僅有一點點血色。

我這全身的病,使我每天都必須吃很多的藥,不但腎和肝臟都吃壞了,肝臟腫大,睡覺躺不下,只能跪著,頭頂著枕頭,長期睡眠不足導致我瘦得都變相了。身體也因結腸炎,一點油都不能吃,連青菜、水果也不行,人生至此,我已經是沒有甚麼生存希望的人了。

春天 我和大法機緣的相遇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是我永生難忘的季節。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拖著千瘡百孔的身子遇到了一位老同學,她聽我氣若游絲,面容枯槁,言談間又對人生失去了希望,就對我說:「和我一起煉法輪功吧,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我說:「閻王爺的大門檻我都跨進去一隻腳了,醫院都判我死刑了,除非他是佛,否則誰也治不了我的病。」儘管在我的內心深處是相信有神佛的,卻從不敢相信神蹟會降臨在我身上。

後來,我的同學和一位法輪功學員數次來我家勸我,我對她們說:「我去不了,連上廁所都很困難,走不動。」她們熱心地說:「我們背你去。」礙著面子就勉強答應了。

說起來也奇怪,當我決定修煉法輪功時,沒用她們背,居然就自己走了一里路去了煉功點,老實說,我已經有好幾年沒走過那麼遠的路了。

我的左腿原來就有病,就感覺左腿涼,好像肉被刮掉了,只剩骨頭扔在冰天雪地裏。

煉功點的輔導員就特地給我燒炕,把鋪炕的地板革都燒糊了,我也沒感覺到熱乎。這一天,我看了師父的錄像,但當時悟性太差,覺得師尊太年輕,講得太玄,但是師尊的聲音我永遠也忘不了。

後來,身邊總能聽到人們談論一些關於法輪功的事情,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想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什麼。

某一天,堂姐來找我說:「咱倆上煉功點吧,正放師尊講法錄像呢。」我就和姐姐去了。

當時,正好從市裏來了一個人,也是我們村的,我們都認識,他告訴我:「這功可好了,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說:「我吃藥論斤稱,病都沒好,比劃兩下就能治病?我不信。」他說:「妳看了書就都明白了。」

這是一本修煉的天書

當時大法書很緊缺,二十幾個人才有三本書,他說他有,我說:「那你趕緊也給我找一本吧。」我當時心想:「他要真給我拿來書了,我還沒錢給他呢。」轉念又想:「借錢我也買,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過了幾天,他給我帶來了一本《轉法輪》和一本《精進要旨》。我一看《轉法輪》三百多頁才九元錢,真便宜,那一本《精進要旨》沒要錢,同修說是送給我的,我心裏很感激。

得到大法書後,我白天看,晚上也看,只要睜開眼睛我就看,心裏那個急呀,真恨不得一下子就看完。

看完一遍後,我才知道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是一本修煉的書。我心中就想著自己終於得法了,終於找到了師尊!我從心底裏跟師尊說:「師父啊,弟子終於找到您了!」

《轉法輪》是李洪志先生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在全球已被翻譯40多種語言。(明慧網)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我十三歲,目睹了人整人、打砸搶、你爭我奪、爾虞我詐、互相傷害的恐怖,沒有一天消停的日子。

當時我就想:如果能去一個沒有爭鬥、沒有傷害的地方,就是吃糠嚥菜,再苦的日子,我也樂意。可是,大半輩子過去了也沒找到清靜的地方,直到看了《轉法輪》,我才恍然大悟,這裏就是最清淨的地方所在地。

學大法後,我整天想的就是看書,按照師尊說的如何做好人,腦袋裏根本沒有別的東西,連自己一身的病都忘到腦後去了。

兩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身體哪都不痛了,摸摸腰,因骨質增生突出來的骨頭沒有了;乳腺腫塊消失了;抬不起來了的手能夠著臉了……。

天啊,這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覺中全好了,我太幸福了!我可遇到真佛了,神蹟真降臨在我身上了!我不由得深深感謝師尊,不僅給了我全新的生命,我也在生活中遇到了很多的神奇事。

弱女子變大力士

得法後,我像變了一個人,走路生風,身體輕飄飄的,那個高興勁兒無法形容,去煉功點的路上,看看身邊沒人時,總要哼上一段小曲兒。我家人看到我的變化,如釋重負,丈夫緊鎖的眉頭也舒展開了,家裏從此有了歡聲笑語。

有一次,我去小賣店買菜,一進屋就看見有八、九個年輕人在吵架,還沒等我買菜他們就打了起來,其中一個小伙子順手操起一把砍肉刀,正在這時進來一個年輕人,我就大喊:「快拉架!」那個小伙子一看打起來了,還動刀了,嚇得撒腿就跑。

我從小就怕砍肉刀,當時心裏也很害怕,但我想起了師尊的法,把生死置之度外,一下子就從拿刀人身後把他死死地抱住,使他兩個胳膊動不了了。

他拼命地搖晃身體想把我甩開,由於他掙扎的力量太大,把貨架上的東西都晃到地上去了,我一直沒鬆手。後來,他手中的刀被奪了下來,也避免了一場流血事件。

我現在回想起來還很納悶,他一個大小伙子,我是一個弱女子,當時哪來的那麼大的勁?

神奇的米袋子

學法前因為我不能勞動,生活維持不下去了,就回娘家養豬。

有一天,丈夫拎著米袋子對我說:「就只有這些米了。」我一看袋子裏也就不足十斤米,也犯愁了,因為我家太窮,沒有人願意幫我們,我愁了一會兒也沒想出辦法,就進屋學法去了。隨後因都是丈夫做飯,我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一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想起這件事,急忙問丈夫:「你從哪借來的米?」丈夫把食指放在嘴上噓了一下,示意我小點兒聲。我看他神神祕祕的,就繼續追問,他讓我自己看。

我拎起米袋子一看,還是一個月前那些米,米袋子的米吃了一個月還是原來的量,這樣神奇的事還有誰能做得到呢?頓時我甚麼都明白了,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

水往高處流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們這地方發大水了。我家住的是近三十年的老房子,牆面是磚砌的,內裏是土坯,有耗子洞,還裂開了三、四寸的大縫子,從屋裏就可以看到外面,地勢還窪。

丈夫用爐灰把房子的四周墊起一尺多高,就房門口沒墊。一天晚上,雨下得很大,水從房門灌進屋裏。我和丈夫一起趕緊舀,一直舀到晚上九點左右才把水舀乾。然後,我就上炕學法、打坐,打完坐已經下半夜兩點了,看屋裏再沒進水就睡下了。

早晨起來,東院鄰居問我:「你家屋裏的水舀完了嗎?」我說:「昨晚九點就舀完了。」她說:「我一宿沒睡覺,用水泵抽了一宿,水還是沒到炕沿了,不信妳看看。」她家地勢比我家窪。

這時西院鄰居說:「我和她(指他的妻子)舀了一宿,屋裏還有水呢。」他家地勢比我家高。說話間,我繞到房後想去看看豬圈有水沒?瞬時,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在離房根兒七、八寸遠的地方,有一個大約兩寸粗的水柱,正往上噴水呢,就像水泵抽的一樣,然後再順著東牆根兒流到門前的道上,流走了。

雨停後,水柱足足噴了一天。我家的房子地勢窪,周圍地勢高,得比屋裏高出一尺多,還有耗子洞和三、四寸寬的大牆縫,這屋子裏為什麼沒進水?俗話說「水往低處流」,在房子周圍地勢高的地方卻出現了這個噴射的水柱,切切實實看到了「水往高處流」!

躲掉一場不可避免的車禍

一九九八年,我參加了當地一次大型集體煉功後,和幾位同修一起騎自行車往家趕。

中國學員集體煉功。(明慧網)

我在前邊正往前騎,一輛摩托車從對面快速開了過來,當時路上沒有其它車,摩托車突然橫穿馬路直奔我衝過來了,霎時間,我的腦袋裏一片空白。等我回過神兒來,發現我的自行車已經橫過來了,擋在摩托車和我中間,摩托車緊挨著我的自行車停在前面。

如果我的車不橫過來,就正好和疾馳來的摩托車撞上,那後果不堪想像。騎摩托車的那位年輕女士嚇呆了,愣愣地看著我,老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我對她說:「妳走吧,我沒事。」

就這樣,一場看似不可避免的車禍,竟奇蹟般地被師尊瞬間化解了!

一樁樁的故事,一次次的意外,是我親身經歷的奇蹟,如果不是師尊保護,弟子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我可以說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是法輪大法賜予了我今天的一切。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8/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437257.html

(本文主圖攝影:瑞士法輪功學員)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