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舉報人:我想學法輪功

曾經的舉報人:我想學法輪功

文/歸真(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一次趕集時,一位七十多歲的長者老遠就熱情地先和我打招呼。我過去問他:「有什麼事?」

他當著身邊的人很認真地說:「法輪功太冤了!我看完那些資料後,就對我老婆說法輪功太好了,人家法輪功講得句句在理,哪有反黨?把人家迫害成這樣,還不許人家說話,真是太冤了。」

他從兜裏掏出當天一位法輪功學員給他的真相傳單對我說:「你看這個小伙子還是個工程師,叫他們迫害成了什麼樣子?」

我看著他,想起了剛遇到他時的情形:

那是二零二零年一天上午,我在一個大集上發送真相台曆。我拿出台曆剛開始發,這位七十多歲的長者就在我身邊,他二話不説,突然一把奪走了台曆,接著雙手把台曆往腿上使勁一折,精美的台曆馬上斷成了兩截。

他嘴裏還惡恨恨地大聲罵著:「你吃著某某黨的,穿著某某黨的,還反對某某黨。」我知道他是聽信了中共的謊言了,就善意的和他講真實的情況。可是他態度很蠻橫,根本就不聽。經他這一吆喝,周圍趕集的人都圍了上來。

我想:不能再讓他胡說八道影響更多人。於是我嚴肅地對他說:「您做壞事會遭報應的!我們法輪功學員省吃省喝拿出錢來做這些台曆及其他資料,我一聲聲的大哥叫著您,就是為了您生命將來能有個好的未來。我也沒有強迫給您,您不要就算了,為什麼給我弄碎了?」

他一看我不讓了,就從兜裏掏出手機,說要報警來抓我。我說:「警察來了我也不怕,我沒有犯法,您得把事情說清楚。」

這時,圍觀的人中有人說:「別給人家弄折了啊!」有的說:「不要就別接。」

我對著圍觀的人說:「大禍臨頭,瘟疫肆虐全球,大洪水泛濫,眾生處在危難中,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人不惜一切代價,竭盡全力希望大家遠離災難。他自己不想得救是小事,他影響別人得救這是大事。」

這時一個幹部模樣的男人慈善地對我說:「你說的大家都明白了。這集上什麼樣的人都有,你趕快走吧,別再吃壞人的虧了。」我道了聲謝謝,就去了別的地方繼續講真相救人。

或許是有緣,幾個月後,我又去那裏趕集,看到了那個撕台曆的人在三輪車裏坐著,但我沒理他。

往前走了十多步,我突然想起了「慈悲」二字,又想起師尊對我們的教導。我想自己真心的敬師敬法,怎麼到了關鍵的時候就做不到了呢?

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對了,於是馬上轉身回去,走到那人車門前說:「大哥,給您個護身符,他能保您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又給了他一本變種病毒來襲如何防疫自救的書,書裏夾著四份週報和藏字石的圖片。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國家地質公園門票。這塊巨石長七米,高三米,石面上凸顯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亡」字特別大。(圖片來源:明慧網)

他不太情願地接過後,冷笑著說:「也就是你給我,別人給我,我才不要呢。」我又對他說:「咱們的年齡差不多,也都經過了多個邪黨的大、小運動,也都多少有點經驗教訓了,您不想想,為什麼您不要真相資料呢?還不是叫電視宣傳的謊言把你騙了嗎?」

我又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是中共自導自演的,談到了中國傳統文化,告訴他:「哪一朝也不能永遠執政,哪次改朝換代,都不是當朝皇帝同意的,全是天意。就像有錢的大官到死的時候,不管你自己願不願意一定得死,都不是自己說的算了。」

「你看現在的瘟疫吧,現在的科學多發達,可是病毒變種,這種病毒的疫苗還沒研究出來,它又變種了,這不是天意嗎?你先回去看看資料,你的身心會受益的。」我給他講了十多分鐘,他的表情也變了,最後他答應回家後一定好好看看。

這不,這次趕集時我又遇到了他。聽著他的為年輕法輪功學員所受的迫害慘狀而憤慨,我說:「這二十多年,被迫害的好人數不過來,您以後一定多看看這些真相資料。」

這時,他又從兜裏拿出了我上次趕集時給他的資料說:「我都看五遍了。」我說:「大哥,您是真有福啊!現在正是多災多難的特殊時期,全球瘟疫大爆發,生命處在危險時刻,明白真相了,生命就有保障了,您花多少錢能買來?」

他又說:「我昨天晚上在家說法輪功是最大的冤案,法輪功原來這麼好,我老婆也叫我去本村法輪功學員家學法輪功,我自己也想學。」他還問我法輪功的功法有幾套動作。我說:「如果您村有煉的,您就去跟著他們學學吧!」他高興地答應了。

《大法福音救世人》(圖片來源:明慧網)

信訪局局長:我支持法輪功

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後,有些在中共體制内工作的人也會通過自己的方式支持法輪功。一次趕集時,我遇到了一位退休的信訪局的局長。剛和他搭上話,他就開始和我講他對待法輪功學員的一些善良的舉動。

曾經他被派往北京:「在中共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上邊派我去北京抓上訪的大法弟子,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是壞人,我很不願意去幹迫害好人的壞事,但上面壓下來的命令,不去不行,我只得很不情願的去了。」

在北京,他不抓反而放了法輪功學員:「去了之後,我也不去天安門廣場抓法輪功學員,別人抓回來的,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只要有機會我就偷偷地把他們釋放。別人知道後,叫我不要這樣做。」

我就會對他們說:「這些人,這麼大的歲數了,他們能擾亂什麼社會治安?還是能奪誰的權?簡直胡鬧!我覺得法輪功太冤了!」

他還勸説其他的同事不要爲難法輪功學員:「他們都不讓我說這些話,說這是中央的決定。」

我說:「不管是誰的決定,得看這事做得對不對。我還經常和公安及其他單位的人說,抓來一個個老實巴交的人,你說他們能什麼壞事?」

「我心裏很憋屈,他們也不聽我的,照樣不停地抓人。」勸説無效時,他就消極怠工,保護法輪功學員:「我只好經常找藉口說家中有事要回家。他們就叫我往回拉被抓的法輪功學員,我有時就在半路把人放了。」

雖然後來無法繼續保護法輪功學員,他一直支持法輪功:「後來,有知情的朋友告訴我,說有關領導要處理我。我怕失去工作,就沒有再做。但我心裏一直為法輪功鳴不平,法輪功學員太冤枉了!我也相信法輪功肯定能平反的,我支持你們法輪功!」

信訪局局長這番話,讓我著實感動:在那麼邪惡恐怖的環境下,他能幫助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善惡有報,我相信他一定會有未來的。

我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和善的跟他說退黨之事,他痛快地答應退了,我又跟他講了法輪功的基本真相,他都很認同接受,我又送給他真相小冊子,護身符等各種真相資料,他都很痛快的接受。

他並高興地說:「回家一定好好看看。」我說:「不光你自己看,希望能叫你更多的親朋好友都看看,叫他們都能明白真相得救。」他說:「我一定能做到的。」離別時,他還回首和我頻頻地道別。

很多人都如那位老哥及這位信訪局長一樣,在了解真相後,為大法鳴冤,支持大法弟子。如果沒有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更多人會聽聞大法,認同真、善、忍,甚至學法修煉。

當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輪功是什麽的時候,沒有迫害的日子還會遠嗎?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9/要舉報的人也要學法輪功-441465.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