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盡頭是彩霞

長夜盡頭是彩霞

【明慧之窗記者雷進綜合報導】揚帆(化名)今年七十一歲,退休職工。因家庭出身問題,從小到大吃盡苦頭。二十三年前,在身患絕症、痛苦無望之際,喜得法輪大法,很快無病一身輕。境界不斷昇華,深切體悟到修煉的美妙和殊勝、快樂和幸福。以下是揚帆自述。

患絕症 死亡邊緣苦掙扎

那是在一九八八年,我經常出現頭暈,開始沒有當回事,想著挺一挺就好了。沒想到,後來越來越嚴重。有一天,我突然暈倒在地,不省人事。好心的同事隨即把我送到醫院檢查,查來查去,沒查出是甚麼病。

經醫生介紹,丈夫送我到北京宣武區醫科大學和天壇國際中醫研究院就診。做了腦血管造影,核磁共振等相關檢查,確診為「腦血管畸形並伴有不定期出血」,此病屬於極罕見的疑難雜症。據醫生說,在該院接診的病例中,包括我只有三例,前兩例,病人已經死亡。

現代儀器冷冰冰的結論,讓我傷心落淚:活不長了,兩個兒子都還沒成年,誰來照顧他們?可有啥辦法?全國最好的醫院都治不了,還上哪治呢?回家等死去吧。回家後,病情不斷惡化。不但腦病越來越重,又添了肺氣腫、心臟病、癲癇、氣管炎等幾種病,都是讓醫生頭痛的頑症。丈夫送我到當地醫院住院治療。住一段時間,感覺好點了就出院,出院不幾天,病情加重,再去住院。一年中至少有三百天,我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度過的。

後來,聽說某野戰部隊醫院進口了一台伽瑪刀,做腦外科手術的醫生是個醫學博士,國內一流的腦外專家。家人帶我前往就診,做了伽瑪刀手術。沒想到手術後病情非但沒有好轉,還留下了手術後遺症──頭痛、噁心、嘔吐、全身浮腫,頭痛時腦、眼欲裂,慘叫不止。專家也無計可施,勸我出院。

我回到當地住院,打針、輸液,不見效。因為我哀嚎不止,針藥不濟,攪的四鄰不安,醫生催我們轉院。丈夫百般無奈,又把我送回那家部隊醫院,懇求收留我。專家試用了多種方式,我的疼痛未能減輕,病情一天天惡化。

這幾年,我治病花了很多錢,成了單位的包袱,自家的錢也花的光光的。我和丈夫商量回家。就在我們收拾東西準備出院的時候,專家過來了,對我說:「你先別走,我明天要去廣州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我把你的病例帶上,讓國外權威專家會診一下,看看有沒有辦法。」

於是,我們抱著一線希望,在醫院焦急的等待。等了半個月,專家回來了,告訴我們:「在會上,專家們對這病例做了專題研討,一致認為,腦漿和顱內積液混在一起,就當前的醫療水平,無法分離。很遺憾,你們回去吧。」聽到此言,我求生的一線希望徹底破滅!沒路了,只有回家等死。

我沒死,師父救了我

我從野戰醫院回到家是一九九六年的金秋十月。那年,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市。

回家剛剛兩天,單位一個年輕男同事就來到我家,勸我煉法輪功。他給我介紹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效果,並講了他自己的親身經歷。原來一年前,他因腦瘤在北京做了開顱手術,術後的化療使他大傷元氣,頭髮稀疏,面黃肌瘦,走路氣喘吁吁。經人介紹他修煉了法輪功。煉功時間不長,身體奇蹟般的康復:頭髮長出來了,體重增加,面色紅潤,渾身是勁。

同事的經歷打動了我的心,當時沒去想我的病會怎樣,只是聽到「法輪功」和「修煉」後有一種好奇感以及隱約閒看到了希望。

機不可失!當天晚上,我就讓兒子用自行車帶著我去了附近的學法點學法。當時的我極度虛弱,臉腫的嚇人,走不了路,人迷迷糊糊的。學法點在一個單位院子裏的空地上。燈光下,幾十個法輪功學員圍坐在一起學法,沒人理我(後來才知道大法有要求,不讓危重病人進場)。我坐在一邊,聽著同修讀書,讀的甚麼聽的不是太清楚,但置身於那個場裏,感覺特別舒服。回到家,那一夜睡的很踏實。起床後,我很餓,這是多年沒有的感覺。一頓飽飯,一個安穩覺,我就像換了個人,有力氣了,能站起來走路了。

到了晚上,我又去點上聽大家讀法。去時,是兒子推車我坐在後架子上,回來的時候,我就能自己走了,頭一點也不痛了,不暈,不喘,全身舒服了。心裏那種愉悅,對師父的感恩,實在是用盡語言也沒法表達!

第三天早上,我就自己去了煉功點學煉動功。煉完功回來,走到我家單元樓門口,看到兒子的自行車在樓下放著。家屬院治安狀況不好,經常丟車,我也沒多想,直接把車子扛到肩膀上,一口氣上到五樓我家房門口,把車放在走道裏。當時,兒子正和他的一個伙伴在屋裏,聽到動靜,開門一看,他的車在門口,兒子大吃一驚!「媽,你咋扛上來的?!」伙伴也驚奇的瞪大了眼睛,因為幾天前他看見我兒子背著我,從一樓背到五樓,每上一層,還得放下來歇一歇,否則,我就難受的頂不住了。今天倒過來了,是我扛著車子,從一樓扛到五樓。

太不可思議了!看到倆孩子那副驚奇模樣,才使我回過神來:哎呀,我是咋上來的?哎呀,我的病這不是好了嗎?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是法輪功師父救了我的命!感激的淚水一下子奔湧而出。我跪下來向師父磕頭:「師父啊,您把我從苦海中撈出來,給了我新生,弟子一定好好修大法……」

到了煉功點上,我講了自己的經歷,同修們都拍手,為我高興,也都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增加了修煉的信心。我的奇事,成了同修引導有緣人得法的典型例子,很快周圍很多人都知道了。

當地一位高官,人很善良,很穩重,下屬向他介紹法輪功祛病健身如何有奇效,他聽了覺的不錯,但感覺有點玄,於是,就親自走訪了十幾位法輪功學員,有市內的,也有縣、鄉的,其中也找了我。後來,這位官員成了法輪功學員,我們成了同修。

精進實修 報師恩

記的煉功之初,有一天,我在家學法,看到頭頂上方有一個人,四十歲左右的男士,祥和的對我微笑,久久才離去。我當時很驚奇,不知道咋回事。到學法點看到《轉法輪》首頁師父法像,才知道是師父。我心裏一陣喜悅和激動:我見到師父了!同修們說我緣份大,根基好,鼓勵我一定要精進實修。

我只上過幾天夜校,識字不多,學法困難。我不怕困難,一個字一個字的學,不會的就虛心問別人,查字典。一有空閒就看法,飯前飯後,幹家務休息的一小會兒,都要看上一段。晚上參加集體學法回來,再看上一段才去洗漱休息。短短幾個月的功夫,不知不覺的,我已能通讀《轉法輪》了,連《轉法輪卷二》、《精進要旨》和《法輪大法義解》,都能讀下來了。大法真是超常的科學,真的能開智開慧。

學法後,我明白了人生真諦,明白了人受難有病、沒三天好日子過的根本原因,明白了很多過去想不明白的問題。我不再怨天尤人,沒有了自卑,沒有了愁眉苦臉,唯有幸福和自豪。那時的我,渾身是勁,無憂無慮,天天樂呵呵的。為了洪傳大法,引導有緣人與法結緣,我四處串親訪友,與同修一起到縣城,下農村,以苦為樂,風雨無阻。每天都是高興事:有緣人得法了,我高興;自己在法中有了昇華,成功過了心性關,我高興;聽到世人對大法、對煉功人的讚揚,我高興。遇到的都是高興事,感覺修煉真是殊勝,美妙。

我的家人看我因修了大法,百病皆除,為人也變了,變的樂觀開朗,寬容祥和,人人佩服大法,非常支持我學大法。我煉功,家人受益,家庭溫馨和睦。丈夫對我修煉更全力支持,因爲在那之前,他花光了家產耗盡精力為我治病,承受已達到極限。我的迅速康復,使他眉開眼笑,對大法和師父的感恩溢於言表。為了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學法、煉功、洪法,他每天幫我做家務、做飯,還逢人就講法輪功如何好。

單位的同事看到我修了大法絕處逢生,都認可大法。一個管老幹部的負責人對我說:「過去你一年幾次住院,每年報銷的藥費能買一套單元樓。如今煉了功,不報藥費了,等於每年為單位省下一套房。你受益,單位也受益。這功挺不錯的,好好煉吧。」

算起來,從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我修大法開始,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中共打壓之前,兩年多時間,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光!師父的無量慈悲,放下人心的輕鬆,向內找的玄妙,洪傳大法的快樂,使我每天都被幸福快樂包容著!

結語

邪黨二十年的瘋狂打壓,多次的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三十八斤重的腳鐐加酷刑摧殘,單位全天候監控、扣發工資,沒能使我動搖、放棄和懈怠,金剛百煉,我反而變的更加清醒理智、心性不斷提高。我有師父的慈悲保護,大法的法理指引,有同修的相互幫助,修煉路上的任何阻礙、魔難,都是我向上攀登的台階。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