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的心願:讓我跟無罪之兒吃頓團圓飯

慈母的心願:讓我跟無罪之兒吃頓團圓飯

【明慧之窗記者方睛綜合報導】 新年已到,一位年已七十多歲,身為母親的退休醫師,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二十多年,幾乎年年無法與醫生兒子吃一頓安心的團圓飯。今年過年前夕,她寫了一封為兒申冤的信給法官。

信中提到:我的兒子沒有犯法、沒有傷人、更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為何法院卻讓我等候在遙遙無期的心酸之中?以下是這位慈母發自肺腑的信函全文:

法官先生:

您好!快過年了,我多麼希望能和孩子吃上一頓年夜飯,可是,這二十年來的除夕,兒子多數時間都是在監獄裏過的,別人家過年都是歡聲笑語,而我家過年卻是以淚洗面,因此,我家形成了不吃年夜飯的習慣。

冒昧的給您寫信,是因為我的兒子李力壯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被黑龍江省大慶龍南分局的警察抓去了,九個多月,不讓見的時間,對我而言,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最近,聽說你們法院,幾次要對我兒開庭審判,我的心都碎了!絕望中給您寫這封信,和您說說心裏話,懇求您能把這封信看下去啊!

我今年七十多歲了,退休前是一名醫生。生活不是大富大貴,但孩子們都很孝順,家庭和睦。可是,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們全家的生活就開始動盪不安,一個電話、一陣敲門聲,心就提到了嗓子眼,那種恐怖氣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這一切,只因我的兒子李力壯修煉法輪功。

壯兒是一九七三年出生的,從小就懂事,四歲的時候就能為爸媽分憂解勞,為了節省一塊五毛錢的托兒費,他讓小三歲的弟弟去幼兒園,自己在家。當我外出時,他會自己煮苞米碴子粥,等我回來喝,七歲那年,自己包豆包,攢豆餡,燒煤、搖風輪做飯,啥活都會幹。

從小學、初中到高中,一直是「尖子生」(現在叫「學霸」)。他的學習成績始終排在前兩名。後來,按我的希望,他考上了哈爾濱醫科大學。在大學裏,依然是成績突出,畢業時被哈爾濱醫大留校,隨後又考入了北京協和醫院實習。

這個醫院很難考,只有兩個實習名額。由於他外語好,能和外國患者溝通交流,被留在了外賓外科。沒想到,最後正式錄用時,兩個實習生只能留一人,李力壯和一名女生取其一。那女生說,你放棄吧!我家有人。

其實,留在協和醫院,壯兒的可能性比那女生要大,且成績突出。她家有人,誰家沒人啊?但壯兒不願意和人爭,看她那麼希望留在協和醫院,就把名額讓給了她。他聯繫哈醫大,經校長特批,回到了哈醫大當骨外科醫生,當時他沒告訴我這事兒就回來了。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壯兒告訴我,他修煉了法輪功。從此,他按照法輪功的標準做人、做事,心胸變得更加開朗、樂觀,身體更強壯、工作更上進、對家人也更體貼了。

我和老伴兒都不修煉,但我觀察,這個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有一種道德的力量。

一九九五年,李力壯開始修煉法輪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本人也是醫生,太了解「改革開放」、 「一切向錢看」後,醫患關係有多麼緊張。更清楚醫生收紅包在當時很普遍,人們已經見怪不怪了。壯兒當醫生能做到堅決不收紅包,即便強塞過來的紅包,也想盡辦法退回去,這在當時是很難讓人相信的。

修煉之後,他像變了一個人,變得謙和、善解人意,專業能力更強了。在醫院,他喜歡鑽研業務,做一些高難的手術。還通過了碩士研究生考試,準備繼續深造。他給患者做手術,不僅不收紅包,還曾自己拿出一千多元,給一位無力支付醫療費的患者配血做手術。

聽到這個消息,我有點兒心疼,當時他一個月就三百多塊錢薪資,自己都不捨得吃、不捨得穿的,平白拿出三個月工資,送給一個素不相識的患者,這圖啥呀?

後來,我和他爸都想通了,難得他有一顆憐貧扶弱的心,這孩子有骨氣,將來能有大出息。他的表現在醫院傳為佳話,領導也表揚他。試想,要是當醫生都來煉法輪功,當教師的也來煉,那豈不是能杜絕很多不良社會風氣?很多棘手的社會問題也許就能解決了。

然而,一九九九年的秋天,風雲突變,不知何故,政府不讓煉了,打壓鋪天蓋地猶如「文革」再現,我家太平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

壯兒因堅持信仰真、善、忍不放棄,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四次被抓、被抄家,兩次勞教、一次判刑,總共六年半的大好時光啊!兩千多個日夜,失去了人身自由、肋骨都被打折了,遭受了慘絕人寰的酷刑!我兒是咋熬過來的啊?!

為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中共使用了殘忍酷刑。(圖片來源:明慧網)

那一年,老伴兒背著好大一包吃的、用的,轉了好幾次車,好不容易到了大慶監獄,想看看兒子,卻被告知取消接見。理由是李力壯不寫「四書」(中共脅迫法輪功學員寫反悔書、決裂書、保證書、檢舉書等)。任憑好話說盡、怎麼哀求都不行!

回來後,老伴兒就病倒了,我的心臟病也犯了。不時夢到兒子被打、被吊, 母子連心,我心臟絞痛疼了幾個月,神經衰弱、高血壓等病都找上來了,體重急速下降,度日如年。

不久前,我聽說,當年一個獄警對李力壯行兇時,出手極狠,因用力過猛,胳膊當場脫臼了。壯兒樂呵呵地上前,並說:「幹嘛用那麼大勁兒啊」,就迅速將獄警脫臼的胳膊復位了。

在他遭受極大痛苦時,還在為別人著想,善盡醫生的天職去為毒打自己的人治病!聽說,那個獄警當時就沉默了,後來再也沒對壯兒動過手,虧他還有一點人性。否則,活該那獄警遭報!疼死他才解氣呢!

我心裏恨啊!恨那些沒人性的警察!明知我兒是好人,為何要對他下死手、極盡折磨和凌辱?就為「轉化」?為了升遷、名利,也不惜喪盡天良、殘害生命!你獲得這點利不怕遭雷劈嗎?不怕遭瘟嗎?

可壯兒從來都不恨他們,打罵都不還手,我心如刀絞,欲哭無淚。

幾年後,一個行動稍遲緩、頭髮花白的小老頭,臉色慘白、骨瘦如柴,站在我面前時,我整個人崩潰了!不敢相信這是我兒子!才三十多歲的人,生命竟早衰至此!至今兒子也沒跟我說起過那些年他都經歷了什麼。後來,從他訴江的材料中才知道,他經歷了慘無人道的酷刑,包括性虐待!

回來後,醫院不讓工作,只好做小生意賺錢。我兒就是善良、誠信、實在!他寧可自己吃虧也不叫別人損失,生意伙伴都願意和他合作,顧客也願意買他的貨。

記得,他批發酒生意時,一個客戶為了占便宜,不停地換貨,企圖多調貨多占便宜,自以為占到了便宜,卻不知,因此損失了不少錢。壯兒細心算賬,差價顯示,客戶少了一千多元的貨。可那個客戶電話一直打不通、不敢接,微信也不回,故意躲著不見,這是當今大陸生意人一貫做派。以為要討債呢!

沒辦法,壯兒就不厭其煩地在微信裏留言,幾個月過去了,還在留言。直到對方好奇,說:「那你就送來吧。」壯兒就開車送了滿滿一小麵包車的酒。客戶很震驚:「你差我這麼多錢嗎!」壯兒說:「把錢折合成酒了,酒按進貨價給你的。」當時酒利潤很高,所以就裝了一車。

這年頭都聽說追著要債,哪聽說有人追著人家還錢的?

壯兒不在家時,我擔心。壯兒回來了,我更擔心:擔心孩子再度被迫害,擔心這得之不易的歡聚又成為下一輪分離的開始。

我曾不理解,問他:怎麼那麼「愚」,讓寫「四書」就寫唄,何苦遭罪?是不是學法輪功學傻了?不能耍個心眼兒,讓「轉化」就「轉化」唄,騙過他們,「識時務者為俊傑」,遭那麼大罪,連帶父母、親朋都跟著受罪!值得嗎?

他平靜地講:文化大革命時,那些識時務的兒子們,被要求與父母親劃清界限,有多少「聽話的子女」背叛父母,高調批判。家人互鬥、師生互揭,還真有兒子砸爛了父親的「狗頭」!那些「識時務者」們,在日本侵略中國時,都成了漢奸啊!你們願意兒子做他們中的一員嗎?

我無語了。

他還說:在監獄,驗收「轉化」合格的標準是:我和其他犯人一樣,會張嘴罵人,會舉手打人,滿嘴謊話了才算合格,您願意兒子變成那樣下三濫的人嗎?

我更無語了。

他說:「這些年,沒有在父母身邊盡孝並不是我的錯,是被非法剝奪了自由、剝奪了盡孝的基本權利。老祖宗告訴我們,真正的『孝』是不能陷父母之於不義啊!」

「小時候看的歷史叢書《中華上下五千年》,那些品德高尚的古人,如蘇武、岳飛、文天祥、袁崇煥……等,為了一句諾言,可以失去生命而在所不惜。今天,大法在人間被誹謗,害得無數生命,在無知中,犯下迫害佛法的重罪,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修煉人,能不去說句公道話嗎?能為了個人安危而欺師滅祖嗎?」

唉,我能說什麼呢?壯兒說得有道理啊!

看看這些年,年輕世代變化有多大啊!五、六十年代,人們還有道德底線,然而短短幾十年,人們變得連老人倒地都不敢扶了,人人自危。當良知道德被問多少錢一斤的時候,社會怪象還不一發不可收拾了嗎?

你們許多警察、檢察官、法官都承認,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壞人煉不了法輪功。但是為了工作,為了謀生,你們在一絲不苟地執行上級的指令,卻從不去分析這指令是否合法。

這些天,通過和律師接觸,我才得知一個震驚的事實:原來壯兒一點都沒違法!專業律師逐一分析,結論是:迄今為止,法輪功沒有觸犯任何一條國家法律!原來,法輪功不違法?如夢方醒,我悲憤,我痛惜!

法輪功洪傳世界,只在中國遭受中共的殘酷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用現今的中國法律衡量,法輪功也一點都不違法!這鐵的事實!顛覆了我二十多年的認識,原來我兒是冤枉的!是現實版的「竇娥冤」!我兒二十多年的冤屈何時能伸?

法官先生,您意識到了嗎?既然法輪功不違法,那給法輪功學員判刑的就是違法了,這些年你們執行的政策,有多少是上級下發的口頭指令?有多少能經得起法律的推敲?

我理解您的處境,如果不執行上級指令,會影響自身的前程。可我這個年齡的人都知道,「文革」前後,多少曾經執行錯誤命令的公檢法人員,被卸磨殺驢了!有多少當年武鬥殺人的紅衛兵、造反派,沒有受到法律制裁,卻過早意外喪命?天理昭昭啊!

您不用去費力鑽研,看看律師給的建議,路早就有了,你的同行走過的,也許會避免未來的法律追究。同時,您的善舉也將給自己和家人鋪平未來平安幸福之路。你們當中很多都是大學、碩士學歷,你們比我更有學問,那麼請去正視法律,維護法律的神聖吧。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裏,壯兒和我及我的至親友朋遭受了無數精神和肉體的摧殘,我相信,未來法律健全時,正義會回來,我的兒子一定會昭雪!到那時,我希望你和你的母親及家人都問心無愧,平安幸福。

李力壯的母親

庚子年臘月夜

關聯文章:

誰在欺騙?誰在救度?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0/勸善之心化飛鴻-418758.html)

(本文主圖來源:鄭焦銀 (作品:傳播真相 ),新唐人油畫大賽)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