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醜姑娘到神仙姐姐

從醜姑娘到神仙姐姐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家兄弟姊妹八人,我長得最醜,哥哥姐姐都不喜歡我,他們都說我很像同村的大傻姑娘。

二十多歲正是青春年華的時候,我醜到啥樣呢?小眼睛、腫眼泡、南北頭、窄額頭、嘴還突出。那時,寢室工友去照明星照,我也去照了,當看到我的照片時,簡直沮喪地哭了出來,太醜了啊,沒看到還有誰的相片比我還醜,我沒給任何人看,就偷偷把相片撕了,整天愁眉苦臉。

一九九六年十月份,我二十八歲,這一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了,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我的心一下充滿陽光,整天樂呵呵的,整個人可以說是脫胎換骨!

修煉法輪功后我的心充滿陽光,整個人可以說是脫胎換骨!(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零二年開始,我把頭髮留長起來,不斷與人為善,做事為人著想,我的容貌也開始有了轉變,周遭的人都覺得我變得更年輕漂亮了!

二零零七年,我去看守所接見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警察要求登記身分證號,她驚訝看著我說:「你怎麼這麼年輕,這身分證是你的嗎?」還有一個農村來賣貨的大姐說我眼睛像畫的一樣,眉目如畫真漂亮,她從後面抱著我說:「妳長得真漂亮,我可羨慕你了,可真從本質上改變了。」之後,總有人說我年輕,臉上有紅暈,氣色好,也有人叫我「神仙姐姐」。

以前我是樂盲,唱歌走調,七個音符分開,不知念啥。今年初二看交響樂,等看到「康熙皇朝」時,我眼淚就流下來了。

二零二一年,我看神韻晚會和交響樂看了三次,每次都哭了,特別是當看到小提琴曲「大法徒的胸懷」,我竟失聲痛哭。二十四年多的修煉,歷經太多的魔難和痛苦,我總是以苦為樂,一直按著真、善、忍的標準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內心也越來越充滿慈悲善念。

神韻交響樂團的巡迴演出中,小提琴獨奏備受讚譽。(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網)

蔬菜老闆有神助

市場有個賣菜的倆口子,我和他們認識十多年了,他們很清楚我的為人,也很認同大法。早些年有一元真相幣時,我經常跟他家兌換。男老闆對我很信任,有一次,我和他換了三百元真相幣,他拿在手裏看了看說:「不數了,我相信你。」就把錢扔到錢箱裏找錢用了。

隨著接觸時間長了,他倆對我越來越信任,大概有五年吧,他家賣菜的錢箱(最多有一萬多塊錢),我可以在裏面隨便挑新的錢製作真相幣,倆口子對我一點也不戒備。

最開始的時候,有一次我在錢箱裏挑錢,等抬頭時,發現倆口子都不在菜攤上,我很惶恐,怕他們賴我偷錢。過了一會兒,男老闆回來,看我害怕的樣子,笑著說:「找不著東家了吧?」開始的一、兩年,我每次挑完錢,都對老闆的妻子說謝謝,她卻總說:「我得謝謝妳,妳保我發財。」我說:「那是妳支持大法,大法給妳的福分。」

現在,我就不再對她說這些客氣話了。男老闆多次說只有你可以動俺家錢箱的錢。我說:「你太有眼力了,我們修煉人誰都不會拿別人的錢。大法弟子上我家串門,我家的錢在明面上放著,都不用收拾。」

他二十來歲的兒子有時開玩笑說:「注意點啊,別把錢塞衣服裏。」我說:「你這是在侮辱我,我曾在二零一一年撿到二百塊錢,因那天風大,無法找到失主,就把錢扔了,因為我們修煉人都知道撿錢會失德。」他家姑娘現在十二歲,在她八、九歲時,她經常在錢箱旁邊玩,我就問她:「妳不怕我偷妳家的錢?」她說:「我爸媽說妳是煉法輪功的……」

因為他倆支持大法,他家的生意是這個市場最好的。二零一九年臘月底營業額最高時,一天達到六萬元。在這十五、六年時間裏,他家買了兩套房子,一輛車。

去年疫情期間,封小區,別的小區都不允許下樓,他還可以在他住的小區裏賣菜,生意幾乎沒受影響。當我知道他一直都在賣菜,非常驚訝,他說:「你有微信?我給你發照片,看我是不是在賣菜。」我說:「我相信,你小子有神助!」

有一次,換錢過程中,他說差了一百塊錢,他就說我沒給他。我為了不讓他對大法產生不好的想法,我拿出自己的一百元錢,遞給他,我說:「我先到超市去,你先數一數,如果錢對上了,這一百塊錢再給我。」我就到超市去了,等我從超市出來的時候,他就把一百塊錢還給我了。

從那以後,他對我的態度比以前更敬重了。現在,他不幹了,年前年後看到他兩次,人很氣派,根本不像做小生意的,這都是他支持大法的福報。

大法顯光耀 家人得福報

還有我身邊的親人:我的婆婆、二姐、四姐、外甥女,因為念法輪大法好,都得到不同程度的福報。

我剛結婚時,我的婆婆七十二歲,總是病怏怏的,過年、過節時,大傢伙在一起玩牌,都不敢出聲,現在婆婆可以在旁邊看眼,有時還上桌玩兩下。現在八十九歲了,身體比七十二歲時還好。從二零一七年最後一次住院到現在,一直沒住院,在這之前好幾年都每年住院兩次。

(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的二姐以前有胃病,坐車暈車,精神頭不夠用,五十歲之前,自己從來沒去縣城,現在七十歲了,自己可以坐車到大城市姑娘家和兒子家,也不暈車,也不轉向,胃病也好了。

我的四姐,在二零零一年,檢查出子宮肌瘤,有雞蛋黃那麼大,手術費是兩千元,因太窮了,沒錢做手術。正好那時我從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回來,因無處落腳,住在她家六個月,她也因此得到福報,子宮肌瘤沒做手術,就好了。

古典小說《西遊記》中有:「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法輪大法傳世,是眾生之福。在這十惡亂世中,希望人們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過人類歷史上最後的劫難。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8/從傻姑娘到「神仙姐姐」的轉變-438377.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