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賭徒變淑女的彩超醫師

從賭徒變淑女的彩超醫師

【明慧之窗記者黃詩綜合報導】智妍(化名)是一名彩超醫師,今年五十三歲,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近二十三個年頭。認識不認識她的人都說她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還有的人說只有二十八、九歲的樣子,她每天輕鬆快樂地生活著。

其實,以前的智妍整天沉迷於麻將賭博,把自己身體搞得很糟;現在的她,身心健康,不知道憂慮和疾病是什麼滋味,簡直判若兩人。她是怎麼辦到的呢?我們來看看她的分享。

歌聲是我閒暇時生活的主旋律

我叫智妍(化名),是一名彩超醫師。空閒時,科室裏人們經常聽到我開心地笑聲,並且哼唱著輕快美妙的古典音樂。生活中,歌聲是我的代言,哼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是我閒暇時生活的主旋律,走路、乘車及幹家務活都會聽到我愉快的歌聲。

熟悉我的同事和朋友都羨慕地說:「看你那麼年輕,那麼陽光燦爛,哪像當了奶奶的人呀?你把我們都感染了,和你共事真好!你給我們帶來了快樂,讓我們的心都變得年輕愉快許多。」

年輕時放縱自己、染上賭博惡習

往事不堪回首,二十三年前的我與現在的我可是判若兩人呀!

我從六歲讀小學、然後初中、高中、順利考上成都市衛校,而後畢業工作,按部就班的結婚生子,一路走來可說是一帆風順。生活雖不算大富大貴,但是也不缺衣少食的,丈夫對我也很嬌寵遷就,別人都羨慕我的幸福。可是,我的精神世界一片荒蕪。

寂寞時,我經常問自己:「人為什麼活著?人來到世間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就這樣碌碌無為,生老病死一生嗎?與其這樣,還不如不來人間走這一遭!」沒有人能回答我,也沒有人知曉我內心的迷茫,於是我放縱自己,隨波逐流,染上賭博的惡習。

從一九九零年到修煉法輪大法前的一九九七年,這七年期間,我整天沉迷於麻將賭博,賭資從幾十元到數千元,那時我的工資才幾百元,收入最高時也不過近千元。

經常通宵賭博,長期熬夜讓我面黃肌瘦,當時我才二十多歲,身高一五九公分,體重卻只有四十五公斤。一身乏力,出門購物是三輪車或出租車代步,行走稍遠就腰酸腿痛,兩小腿無力,上樓還氣喘吁吁,幹點家務活如拖地、擦灰等,總是累得心慌,必須時不時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再接著幹。

長期熬夜賭博造成嚴重失眠、渾身是病

更為嚴重的是,長期熬夜賭博造成我嚴重失眠,一閉眼腦袋裏就出現麻將的符號,回想著哪局牌沒打好,哪張牌該怎麼打,什麼時候出牌才能贏對手,影像揮之不去。

眼睛脹,腦袋突突地跳痛,感覺要爆裂似的,第二天哪有精神上班?上班時脾氣躁,心情煩,對病人沒耐心,患者多問幾句就不耐煩,甚至反感,出言不遜!

除了上班時間能見到我的蹤影,其它時間,我要麼躺在床上睡覺,要麼在茶樓裏賭博。我睡眠很淺,易驚醒,多惡夢,家人在我睡覺時不敢弄出任何聲響,怕我發火,電視音量開到最小數字,走路說話開關門都是輕手輕腳,怕驚擾我。

親戚甚至父母來訪時,我從來不陪她們聊天,讓她們自己看電視玩,自己做飯吃,我要麼在上班,要麼在床上假寢或根本就不在家,賭博去了,沒有人情味。

我厭倦賭博,可是我又不能控制自己!我渴望有一種高品質的生活,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走出泥潭!

長此下來,我的身體搞得很糟。嚴重婦科病,經血不調,白帶水樣或膿樣,色黃或紅,有異味,每天換兩次內褲還得墊衛生紙;乳腺增生導致胸脹痛;慢性牙齦炎,牙齒長期出血,晨起或午休後牙齒上多處血塊附著,口腔異味;患有內痔,大便長期出血。二十多歲的我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幾年。

有一天,我把家裏的積蓄輸得只剩兩千元,這才不敢繼續賭博了,感到空虛無聊,對人生很迷惘。就在這時,經同事的引薦,我有幸走入法輪大法!

走入大法修煉 戒掉賭博惡習病症不翼而飛

一聽同事說法輪功如何好,我當晚就將寶書借回家,一口氣看了一百七十三頁,看累了就睡一會,睡醒了又接著看。

當看到書中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心裏就想:「哦,這書這麼好!我也要學真、善、忍,我也要做好人!」

當看到書中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心裏就想:「哦,這書這麼好!我也要學真、善、忍,我也要做好人!」(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當看到書中說:「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時,哇!愛美的我就在心裏說,我也要修煉!就這樣,我沒有任何障礙走入大法修煉。

得法後我戒掉了賭博惡習,生命有了希望,有了目標。做人做事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先他後我,不與人計較得失,名利上也看淡了,明白了許多道理。

多年前朋友向我借的幾萬元沒還,我也沒放在心上,體諒他們的難處,心想:「或許是我前世欠他們的吧,通過這種方式就還了。」這樣一想,心裏真的就放下了,輕鬆了。

煉功不久,我那些病症不知不覺消失了,睡覺沉穩香甜,經常一覺到天亮;拇指般大小的內痔不翼而飛,乳腺增生也沒了,白帶也恢復正常,牙齦也不出血了。每天除了上班、幹家務活,就是看大法書籍,沐浴在法光中,內心充實,臉上洋溢著燦爛的微笑,心裏充滿了境界提高後的喜悅。

現在的我皮膚白裏透紅、渾身輕鬆

現在的我是皮膚白裏透紅、身輕如燕、步履輕鬆,以前最不愛走路的我,現在變成最愛走路了,除了上班或有事趕時間,沒有特殊的情況我都步行。不管走多遠,我都不會感到累,多數時間還是穿著高跟鞋走路,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

記得有一次,我和幾個同修到偏遠鄉鎮發真相資料,在寒冷的冬夜,我們步行四十多里路去,發完資料再步行回家,已經是早上七點過,共計九十多里。回家一看,雙腳打滿大大小小的水泡,有兩個腳趾蓋還瘀血,但沒感覺痛,也沒在乎,倒下就睡了。

法輪功學員向世人揭露迫害、傳播真相,願更多人認清中共謊言,不要仇視佛法修煉人。(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等我睡醒起床,最大的水泡有鵪鶉蛋大小,午飯時,發現腳上的水泡就這麼一會的功夫居然消失了,也沒破皮,還沒有痕跡,多神奇!瘀血的腳趾蓋不久就掉了,長出新的也沒感覺不舒服;發現內痔也在那天翻出肛門來了,很快又神奇地消失了!再也沒有便血了。

現在的我工作有效率、對患者和善親切

現在的我,工作起來很輕鬆,每天只有早上一個多小時集中給病人檢查,其餘時間或有幾個門診或體檢患者,剩下的時間我自己支配,我可以自由地看大法書、給患者講煉功後的美好。

我幹活又快又好,別的醫師檢查一個患者,同樣的時間我可以檢查三個,即使有時檢查四、五十個病人,也不感到累,專門書寫報告的助手都樂意與我搭檔。

我對患者和善親切,體諒他們的苦痛,設身處地為他們著想,他們也能感受到我的真誠與善良,都願意與我交流。

當他們得知我的實際年齡時,都很驚訝,我的身體、精神、面貌和心態都是年輕人的表現。我科室的年輕人身體狀況也沒法和我相比,她們還經常感冒,這不舒服那不舒服的,稍多幹點事就叫累。

大法帶給我快樂 我也把快樂帶到工作上

修煉前,我不懂得審美,以為趕時髦就是美;現在,我慣穿淑女裝,短上衣搭配長裙,顏色以淺紫、淺藍、淺綠和白色為主,總是給人清新淡雅耳目一新的感覺。

在我身上看不到煩惱和憂愁,微笑總是自然地掛在臉上,大法帶給我快樂的同時,我也把快樂帶到工作上,帶給我的朋友、同事、患者和家人。

即使偶爾心裏有不快、不耐煩時,我馬上會意識到我是學大法的,要寬容別人,要友善,要忍耐,及時調整心態,避免傷害別人,一言一行體現著大法弟子的風貌。同事因此從心裏認同大法,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鼓勵我好好煉!

修煉大法後,我還有很多神奇事蹟,在此不一一敘述。但真心希望不了解真相的世人,請靜下心來瞅一瞅真相資料,看一看、聽一聽大法弟子們親身體會,走近大法弟子,不要帶任何觀念,用自己的善念來了解了解,也許你會恍然大悟!

願法光照亮每個被謊言矇蔽了的心靈!願世人走出迷霧,找回迷失的真我!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6/彩超醫師-從賭徒到淑女-337252.html

註:彩超就是在B超的功能上多了一個彩色多普勒功能(color Doppler flow imaging,CDFI),可以在黑白圖像上看到彩色的血管,在發現有病變的情況下,有利於進一步明確診斷。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