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船」花燈探究唐宋盛世的元宵節

從「法船」花燈探究唐宋盛世的元宵節

文/元春(明慧之窗記者宋芙瑛改寫)

元宵節的時候,你也許會陪着家人一道去公園、廟會等場所去觀看各類花燈煙火。

臺灣自一九九零年起於每年元宵節舉行「台灣燈會」燈藝節慶活動,今年於大年初一(2月1日)在高雄盛大展開。除了位於南高雄的衛武營、愛河灣雙主展場外,在北高雄「岡山燈藝節」也能一睹大型創意花燈的風采。

坐落在岡山公園內,有一座很吸引民眾目光、高達六層樓的巨型花燈「法船」,是全球獨創可讓民眾實際登船搭乘的互動式花燈。「法船花燈曾榮獲美國休士頓紀錄片等十一項國際獎項,每年也都會參與台灣燈會展出,今年是「法船」第十三次出航!

六層樓的巨型花燈「法船」,可讓民眾實際登船搭乘的互動式花燈。(攝影:龔安妮)

元宵燈會期間,「法船花燈每晚六、七、八、九點四個整點,都有殊勝逐層亮燈,很有「火樹銀花不夜天」的氛圍。

元宵節的歷史久遠,內涵豐富,自漢朝興起後,培育出燈籠、燈謎、詩詞、元宵、湯圓等文化之花。讓我們從歷史的典籍中去尋找盛唐文宋的元宵節的盛況吧。

唐朝的元宵節 春色如海的笙歌年華

唐朝以後,常在正月十五打開居民區的圍牆大門,點起燈籠。唐朝的居民區和商業區分開。

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唐玄宗在勤政樓城牆外加了一道圍牆,從此勤政樓前樓便成了觀禮臺,樓下的廣場成為宮廷的歌舞場。每到正月十五,唐玄宗都到樓上賞燈看戲,皇親貴族和朝中重臣也有專門的看樓。夜色將盡時,就讓宮女到樓前歌舞娛樂,有詩云:「三百內人連袖舞,一時天上著詞生。」

唐玄宗的元宵燈會上,有歌舞、雜技、魔術、山車、旱船、尋橦、走索、丸劍、角抵等百戲,也有胡旋舞、柘枝舞、霓裳羽衣舞、龜茲樂、天竺樂等樂舞,還有琵琶、笙、笛、箜篌、拍板等組成的伴奏樂團。

元宵節的燈籠也是千姿百態,長短纖穠,富麗清雅,各有千秋。元宵觀燈的習俗起源於漢朝初年,不過漢朝的黃色燈籠,到了唐朝發展出壯麗的燈樓。匠人毛順給唐玄宗在上陽宮打造了二十座燈樓,每座一百五十尺(韓鄂,《歲華紀麗.上元燈樓》)。

唐玄宗元宵夜幸西涼游廣陵的神奇之旅

上陽宮的燈樓建成後,史上有名的道士葉法善從聖真觀來觀賞。只見上陽宮金碧輝煌,二十座燈樓座座懸以珍珠明玉,燦爛燈火映照著瑩潤的珠玉,在微風的吹拂下音韻悠揚。

葉法善稱讚真是皇家氣派,宮中的燈籠不同凡響,然後淡淡地說,涼州的燈籠雖然不比皇宮,但是也值得一看。因為這二人此時在長安,涼州在現在的甘肅武威,所以唐玄宗便問他看過涼州的燈籠嗎?葉法善說,我剛從那回來。

唐玄宗好奇地想去看,於是葉法善讓唐玄宗閉上眼睛,一會兒功夫,唐玄宗再睜開眼睛時,已經到了涼州街上。玄宗拿如意換酒,興盡歸來後,此時宮中的歌舞尚未停歇。在這暫短時間所發生的事,在今天大概不叫法術而叫魔術了。

唐玄宗之後再也不懷疑葉法善的本事。開元十八年,玄宗問葉法善今天哪裡最熱鬧?葉法善說廣陵最熱鬧,玄宗說想去看。一會兒功夫,葉法善就使殿前出現了一座彩虹橋,玄宗帶著楊妃、高力士和樂官登橋,一會兒就到了廣陵。玄宗大為高興,讓樂官演奏一曲《霓裳羽衣曲》後回宮。

幾十天後孝感官員上書說,正月十五有一隊仙人來了,演奏了一曲《霓裳》後又走了。玄宗大喜。

唐睿宗時,一個胡人請求在玄武樓外點燃千百盞燈供佛,都城裏的人爭著出城來觀看。

從敦煌壁畫看,唐宋時期的敦煌人會在正月十五這天舉行隆重的燃燈活動,王公貴族和平民百姓同樂。

一份一千多年前的《河西節度使大王寶剎燃燈文》顯示,在公元964年至974年間的一個元宵節,時任敦煌地區最高長官的「河西節度使大王」曹元忠,在莫高窟主持了燃燈活動,地方的最高長官主持燃燈儀式,並有文章記載。足見當時正月十五的隆重和舉國上下、中原內外崇佛通道的宗教氛圍。

明憲宗元宵行樂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宋朝的元宵節 燈火輝煌的繁華盛世

宋朝沿襲了唐朝的習慣,上元節的前後各一天,城中張燈,大內正門結綵成了山樓,掛起影燈,搭起露臺,宮廷樂隊演出各種劇目。皇上到道觀上香,然後到燈樓上或者東華門和東西角樓上觀燈,宴飲大臣。周邊國家的使臣隨著本國的歌舞樂隊在燈樓下列開。

東華、左右掖門、東西角樓、城門大道、大宮觀寺院都搭起山棚,奏樂張燈,皇城的內城牆上都掛滿了燈籠。晚上,把舊城門打開一直到天亮,讓讀書人和百姓盡情觀看,後來增加了正月十七和十八兩天。

到了宋徽宗政和年間,下詔放燈五天。正月十八謂之收燈,最後一曲歌畢,開始拆除燈樓:「樓臺寂寞收燈夜,里巷蕭條掃雪天。」

宋太祖在建隆二年的上元節,登上明德樓賞燈,召見朝廷中的高級官員元宵節宴飲,江南和吳越的使者也列席;西洋和南洋的外國人的待遇降了一等,坐在樓下,也賞賜了酒食,直到夜半。

真宗景德元年正月十四日,賜大食(阿拉伯帝國)、三佛齊(南洋小國)、蒲端(菲律賓古國)等諸國來進奉的使者緡錢,讓他們賞燈宴飲,這既是外交禮節,對藩國的禮遇,也是證明宋朝國力的時候。

《東京夢華錄》作者回憶,皇帝在正月十五晚上,帶著太子、后妃和宮人們登上宣德樓,觀賞御街的燈籠。

在宋朝,元宵燈展絕對是全民狂歡。宋朝的元宵節有多繁盛呢?從前一年的冬至節後就開始準備了。在京都開封內,搭起山棚供人表演觀看,山棚正對著宣德樓。遊人湧到御街上來看熱鬧,所謂「兩廊下奇術異能,歌舞百戲,鱗鱗相切,樂聲嘈雜十餘裡。」(《東京夢華錄》)

唐朝楊妃入宮後,楊家子弟盤攀附楊妃裙帶飛黃騰達,每到上元夜,燃起千隻巨燭鬥富。到了宋朝,地方的官府在元宵節也懸起千盞燈籠,宋朝的經濟實力可見一斑。

宋室南渡之後,對精美生活的追求並沒有淡弱,「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熏風把生活滋養得更加宜人。北宋從前一年的冬至日之後開始準備元宵節,南宋則是從前一年的重陽節賞過菊花燈之後,就開始準備來年的元宵節燈籠了。

清代元宵節景象。(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記載南宋生活的《武林舊事》專以「燈品」一節記載上等新奇燈籠的種類。有的用玳瑁裝飾;無骨玻璃燈,像一個玻璃球;珠子燈,五色珠為網,下垂流蘇;羊皮燈如皮影戲。羅帛燈尤多,最新奇的是「萬眼羅」。

還有名動一時的藕絲燈,用最上等的織錦直接織出人物圖案,「有天人、鬼神、龍象、宮殿之屬,窮極幻眇,奇特不可名。」(《鐵圍山叢談》)。此外,五色蠟紙、菩提葉,均可作燈籠。誰說紙包不住火?燈籠就可以。

當時蘇州和福州的燈籠冠天下,新安的燈籠是後起之秀。我們如今只能從文字的描繪上去想像當時的燈籠之精美新奇。絹燈上有繪畫、詩詞,想念故土的人寫上舊時京都的逗樂的話,雅俗共賞,貴賤同樂。

《武林舊事》中還記載為了燈籠在皇上面前爭風吃醋的逗樂事。有貴族府邸別出心裁,用細竹絲做燈籠加以彩飾,皇上見了喜歡,讓做一百盞燈籠進貢。宮廷內的工人恥於自己不能做,琢磨著怎麼把燈籠做得更好,就用黃草布翦縷,點染上色彩,與細竹絲做的燈籠沒什麼兩樣,兩天就做了一百盞供給了皇宮,雪了恥。

元宵節從唐宋盛世到清朝,一直都是重要的節日。至今西南的一些地區,把過年叫做小年,而把元宵節稱作大年。

千年前的元宵節,節日氛圍的濃厚,燈籠的精巧新奇,遠非今日所能相比的啊!

(原文: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7/唐宋盛世的元宵節-342755.html

(本文主圖:描繪元宵節景象的《太平春市圖》局部、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