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爆青年到新好爸爸 【上集、廣播稿】

從火爆青年到新好爸爸 【上集、廣播稿】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

在孩子心裡,大人爭吵如同烏雲罩頂,自陳憶緣有意識開始,他的世界就已昏天暗地。 「從我很小的時候,爸媽就是三餐吵架,過一段時間打架,我一直以為所謂的家就是這個樣子。」

在硝煙瀰漫的環境中長大,憶緣養成了暴怒的性格,「我不知道什麼是真誠和善良,只是複製著父母的模式長大,所以我一生氣就學大人辱駡、丟東西、像大人打我那樣去打狗,還會在心裡盤算別人對自己如何不好,斤斤計較得到的、失去的。」

長大後的憶緣叛逆自我,在母親的嚴厲管教下,更加不愛念書,衝突總是一觸即發! 「曾有一次我鬧脾氣,媽媽重打我後還不滿意,就把我趕出家門,那時我既憤怒又絕望,想以自殺作為報復。 我走到河堤上,想把頭栽進水溝,但不敢做,於是躺在斜坡上思考怎麼死可以比較輕鬆一點,想著想著,河堤上一輛車從我頭上開過去,車上小朋友對我大喊一聲,我頓時驚醒,算了,回去吧......。」

明明有家可回,心裡卻覺的無家可歸,直到接觸飆車後才發現,這是暫時拋下怨憤不安的好辦法。 「上高中時我沒有駕照,就學哥哥偷拿家中鑰匙出去飆車,不管媽媽怎麼藏,我都可以找的出來。」 在時速一百二十公里、急馳如飛的快感中,最撕心裂肺的痛楚都被迅速拋諸腦後。

上大學後,在四人一間的男生宿舍,憶緣迷上了網路遊戲和情色,蠶食鯨吞著理智和本性。 「我知道那樣不好,但在那股惡勢力的洪流中,我真的無法清醒,也沒辦法控制自己,只能隨波逐流,有一種很重的無力感,想爬可是爬不起來,曾經因為二分之一學分不及格而險些被退學。」

家庭沒有溫暖,學習失去動力,憶緣像個無頭蒼蠅般無助亂轉,上色情網站,玩線上遊戲,不停聯誼渴求情愛,沉迷飆車又逢重大車禍,上天讓他走了一條坎坷崎嶇的路,到底想要告訴他什麼? 「那時我的人生沒有目標也沒有方向,我內心深處很無助,不知道自己究竟屬於哪裡?」


生命的曙光


大二下半年,憶緣來到臺北打工,在阿姨的熱心推薦下,他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這是他首次系統、完整的聆聽師尊講法,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明白了這是修煉的大道、度人的佛法。 「小時候我曾想過老了要出家,但我驚喜發現不用等老了,現在就可以修煉了!」

上完九天班後,憶緣也看完了《轉法輪》,他的世界觀在短短幾天內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舊觀念、壞思想逐漸崩塌。 「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我就覺的,原來做人就是要這樣,那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嚮往,我覺的我就應該這樣做。」

是慈悲的師尊喚回憶緣的本性,明白來到世上的意義。 「以前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每天失落盲目的活著,現在我找到了歸屬感,看到了希望,領悟生命真的有一種更高的境界存在。 我感覺身心像被清洗過一遍,原本包覆我的那些負面物質消失了,很多不好的想法、慾望不見了,網路遊戲和色情網站也自然不想再接觸了。」

回想當時的難以自拔,憶緣說:「其實人的身體本是『膿血糞尿』,看淡情,看淡對美色的喜好,慾望就會少很多。 而且任何東西在另外空間都是有生命的,不管是電玩還是色情,都是一種毒藥,讓你沉溺其中,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人生更重要的事情,嚴重影響每天的生活。 」

注:[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