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爆青年到新好爸爸 【下集、廣播稿】

從火爆青年到新好爸爸 【下集、廣播稿】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

不斷用真、善、忍法理洗净自己的憶緣,在戒掉惡習、善待他人後,不但從小纏身的鼻竇炎不藥而愈,體力和成績也突飛猛進。 「在我得法后的一次期考,班導師曾對一個前幾名的同學說,你看憶緣可以考九十分,你要加油點。 大四考取國立研究所時,一位科任老師也跑來祝賀我:沒想到你是一匹黑馬! 」

在婚姻中走正修煉路

二零零九年,憶緣自臺灣師範大學光電科技所畢業,隔年以三等特考考上智慧局。 在有了穩定工作后,憶緣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和交往一年半的同修登記結婚。

憶緣說:「其實當時女友並不想這麼快走入婚姻,但我認為年輕男女之間要麼是朋友,要麼是夫妻,所謂的男女朋友事實上是現代社會的一種變異關係,造成兩性的開放與對情的放縱,所以我們也在衡量婚姻這條路是否能圓容大法、走正修煉的路。 還記的當時她問我,婚後是否可以全心在大法專案上工作,我告訴她我絕對是支援你做的。」

儘管婚前約定一諾千金,但婚後考驗一個也沒少。 「記得結婚之初,有一次妻子工作到凌晨一點,事情卻還沒處理完,在等她的當下,我認為妻子不重視家庭,在沒有得到善意回應下,憤而將情緒寫成文字發到公眾平臺上,引起軒然大波。 當時我就在想,為什麼很多家事是我在做,難道只有你要證實法,我就不用嗎? 心裡有一種忿忿不平的委屈。」

修煉中沒有坦途,都必須在生活中摔摔打打、踏踏實實走出來。 憶緣不好意思地說:「妻子是一個生活中不拘小節的人,而我剛好是反過來的個性,所以相處起來磨合也多。 就拿使用衛生紙來說,她常用完衛生紙後到處亂丟,我問她為什麼不丟進垃圾桶,她會告訴我不是不丟,只是暫時放著還沒丟,甚至反過來質疑,家裡是回家休息的地方,為什麼我要弄的那麼拘謹。 其實就是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讓我們在生活中充滿考驗。」

經歷多次爭執後,憶緣意識到儘管自己認為自己有理、形式上再怎麼平衡家庭,都不能成為不向內找、不修自己、不做好三件事的藉口。 「我好像也在強迫妻子接受我的思維方式,尤其夫妻之間因為關係親近了,好像說話也可以不客氣了。」

憶緣坦白地說:「我能察覺到自己從小在骨子裡形成一種不好的黑色物質,就是自我,經常因為沒有守住心性和妻子形成負面的對立情緒。 事實上,表面看似再有道理的東西,當你沒有做到真、善、忍,為此受到衝擊而生氣時,就是自己緊抓執著不放了。」

「修煉人是有能量的,當你帶著執著改變別人的心時,其實也就是把不好的物質丟過去,造成對方的傷害和整體環境的負面影響。 所以矛盾產生時,我不應執著表面上的是非對錯,而是在揪心的過程中誠實面對自己不足的地方,堅持修自己。」

「我知道師父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我們互相指責對方。 因為修口包含了修善,常人講以和為貴也來自於善。 我理解真正善良慈悲的狀態,就是對待一切和自己想法衝撞的事情,能夠善意理智地站在對方角度來看待。」

回首從小到大的生命歷程,憶緣說:「以前對於慘不忍睹的家庭經歷,在心裡始終認為是一段傷痕,然而母親在高壓、無助、折磨人的環境下把我養大成人,光這一點,我就應該孝敬她。 尤其現在有了孩子,過去的經歷反而讓我更懂得為孩子付出,以及怎麼付出,我不該感謝父母嗎?」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 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1]我知道過往的安排都是為了給我消業,最重要的目的是讓我在今生得法修煉、圓滿隨師還。」

憶緣最後滿心感謝地表示:「大法真的太偉大了,大到整個環境就是你的修煉形式。 我悟到人生的不同階段是修煉的不同關卡,如果能按照師父的話做好,圓容常人社會對自己在不同境界層次的心性要求時,生命的昇華與榮耀也自在其中。 畢竟,大法弟子在各個方面、各個領域走正的路,也是要給未來做參照的。」

「家」一直是憶緣最主要的修煉環境。 是魔難讓他在剜心透骨中修去爭鬥、怨恨與不平;是師父,引領弟子從為私為我的自我中走出來,不斷擴充心的容量,海納百川。 如今已是兩個稚兒父親的憶緣,不僅會和妻子帶孩子出門晨煉,也每天陪伴他們學法,用真、善、忍的精神身體力行、教育孩子,共同在修煉路上攜手同行。

注:[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