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苦熬到無病一身輕

從苦熬到無病一身輕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常樂改寫)

我今年七十八歲,我想說說我是怎麼樣從苦熬等死,走到今天的。

四十六歲那年起,身體就開始走下坡,各種不明原因的毛病接踵而來,高血壓、頭暈頭痛、嚴重的內外痔等。連十根手指頭也彎曲了八根,不但伸不直,而且還疼痛難忍。

吃藥也吃不得,嚴重藥物過敏,吃了就胃疼嘔吐、不能吃飯,全身起紅疹、奇癢無比。

一九九四年八月,那年我五十一歲。有位法輪功學員專程送來《法輪功》一書給我,讓我先看看書,書可以借我一週。

我想,送上門來了,就看看吧。我翻開書一看,這本書怎麼跟別的氣功書不一樣?書中談到心性、另外空間,還有其它的一些問題,雖然我不是很能理解,但越看越愛看,白天看了,晚上接著看,一夜沒睡覺也不睏,還特別有精神。

隔天早上,我就去了煉功點學煉功。學煉了半個月,動作還沒到位,腿也還沒能盤上,但我就是想學。

一天在學功時,我那彎曲的八個手指感覺特別疼,我忍著疼繼續煉我的功,就這樣疼了兩天吧,疼過之後,就再也不疼了,再也不彎了,我的手指頭竟能伸直了。

聽老學員說,修煉中身體會不斷地淨化。有一天,就在學煉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在沖灌時,手指尖就像觸電一樣,好像電流瞬間貫通全身,通體舒暢。

聽老學員說,修煉中身體會不斷地淨化。有一天,就在學煉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在沖灌時,手指尖就像觸電一樣,好像電流瞬間貫通全身,通體舒暢。(圖片來源:明慧網)

接下來一週的時間,開始上吐下瀉。巧妙的是上班工作沒事,到家就一趟一趟的跑廁所,不過精神一直挺好,親人、同事都沒發現任何異樣。

就這樣,長年的那些不知名的毛病、症狀竟不知不覺就沒了。沒有了病魔的纏繞,我精力充沛的工作、生活、學法、煉功、日子過得真好。

有一天,一個老學員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十二月二十八日師尊在廣州辦最後一期傳功傳法班!師父以後到國外傳法去了。」我說:「我想去!我真很想去!」

但當時正是年底,而我的崗位這時工作量大,一般不准假。我就是想去!先試試吧。真好,批准了!領導、同事、家人都支持,真順利。按常理,真是不可思議!

很快,收到廣東省氣功科學硏究協會通知信。火車票也極順利就買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前,我們一行十幾人趕到廣州,傳法班在天河體育館舉行。報到時,有好幾百位沒買到門票的學員,望眼欲穿地在體育館外面等待。有的老學員就把自己的票讓給新學員。

法輪功在中國洪傳的盛況。(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那幾天參加學法班的感受是:第一天,右肩右腿疼,小腹有東西轉。第二天,眼睛怎麼也睜不開,還打呼嚕;旁邊的學員拍醒我,眼睛還是睜不開,接著睡,後來就清醒了。第三天,後背發涼,冒涼氣。第四天,上身右側以前因藥物過敏的部位又返出來,但很快就徹底好了。

廣州回來以後,具體日期記不清了,已停經五年的我,有一天,突然感覺腰酸、肚子疼,就是正常月經周期的反應,還真是來月經了,排出的是黑色的血塊。過後,還有兩次,但一次比一次輕。。

我從苦熬等死到無病一身輕,我只想說一句:法輪大法就是好,真善忍就是好。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6/幸運參加師尊在廣州舉辦的最後一期講法班-436847.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