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下肢癱瘓到行走自如

從下肢癱瘓到行走自如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無法忘記那一天,那是我人生中走入悲劇的日子。一九九六年正月十二,我在熟人介紹下,找了一私人按摩大夫,治療我的腰椎盤突出問題,當時我抱著希望而來,卻沒想過會帶著絕望回去。

當天才沒過多久,我的身體就被按摩按癱了,導致神經截斷,雙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後來緊急送到醫院做了全椎板摘除手術,但只解除神經壓迫的劇烈疼痛感,其餘都沒有改善。我的腰以下失去知覺,雙腳內翻,右腿沒有意識地悠盪,醫生說:「沒辦法了,出院吧,聽天由命吧。」

就這樣,我在醫院住了一個月零九天後,被擔架抬回家。回家後的我,只能仰臥,不能側翻,兩腿就像馬路上的電線桿一樣粗,兩腳就像穿了千斤重的鐵鞋一樣重,離地總有一尺多高的感覺,就像踩在棉花上,坐下也像坐在棉花上還坐不了。

因腰部以下沒有知覺,兩腳就像在冰窟窿一樣涼。我用暖水袋暖腳,可因沒知覺,又把腳後跟燙出水泡 ,最後爛了一個大洞,流膿又流血。

那時,孩子又小,丈夫還有哮喘等多種疾病,自己失業之下哪有錢治病?眼睜睜看著自己變成生活無法自理的活死人,那心情真是萬念俱灰,只想一死了之啊!可跳樓吧,腿還走不動,就這樣死不了也活不成,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我不再是廢人了!

出院時,醫生說一百天是最佳恢復期,所以家人和親朋好友都抱著一線希望給我找這個看、找那個看,針灸、按摩、打扎神經絡素等(一針一百元),還找了一個假氣功師,老遠就說著:「她神經斷了一根,我治不了。」最後又找了市裏最權威的神經科專家給看,也說:「沒有別的辦法了。」還有一些大夫一開始說能治,到後來都說不行了。

就在這時,家裏親戚為我送來了兩本寶書《轉法輪》和《法輪功》,雖然我當時只能躺著看一兩頁,休息一會兒再看,但我心裏想著,無論如何我此生就走法輪功這條路了。於是,我每天看幾頁書,再艱難地下地依著暖氣站兩三分鐘,按《法輪功》書中的動作圖解,比劃著煉功。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雖然我如此緩慢地學著煉著,但我的身體也慢慢有了好的變化,有時一看書腿上的神經就跳一下,這可是之前不曾有過的感覺。

原本,我一直想找那個私人按摩醫生打官司。因為他按摩第一天就導致我癱瘓,是哥哥背我回家的,疼得我一天一夜尿不出尿來。當家人把病情告訴他後,他不但一分錢沒給,也沒來看一眼。之後,我的心裏一直不平衡,老想和他打官司,一打坐這念頭就往上翻,怎麼樣也排不掉,可腿一拿下來,啥也想不起來了。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八日,我參加了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學習班。一九九七年初,十一歲的兒子放寒假後,扶著我去附近公園找煉功點,我們找了二十多天才找到。到煉功點不長時間,我就參加了小組學法,一週三天,和大家一起學法切磋。

中國大陸學員煉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學法中,我看到師父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1]「人的元神是不滅的,那麼你在生前的社會活動當中,可能就欠過誰,欺負過誰,或者做過甚麼不好的事情,那個債主就要找你。」[1]

一陣子過後,我對他的埋怨與執著徹底放下,也不想它了。這時,奇蹟出現了,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左腿突然間變得輕鬆,也不像電線桿那麼粗了,一個星期後換右腿變得輕鬆,而腳後跟底那個流膿流血又腥又臭爛的大洞,也在不知不覺中長好了。

當時,我那激動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我深深體會到師父所說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

發生在我身上實實在在的巨大變化,讓我和身邊的親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妙和殊勝,我要告訴世上所有的人,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再造了我,使我從一個廢人再度成為健健康康的正常人!

1998年12月31日,深圳的《深星時報》刊發當時引起熱潮的法輪功報導。 (明慧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5/修大法見證奇蹟-從下肢癱瘓到行走自如-438558.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