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在小縣城裏傳開

大法的神奇在小縣城裏傳開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叫張秀英,現年六十九歲,山東冠縣城北街人,在街坊眼裏我曾是個有名的「活死人」。為什麼有這樣的綽號呢?這要從我生第二個女兒說起。

因家裏重男輕女,第二個女兒的出生,給我帶來精神壓抑與健康崩垮的雙重打擊,甚至可以用「倍加摧殘」來形容。

我身體的各種痛苦不斷襲來,先後出現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胃炎、闌尾炎、胃下垂、高血壓、肝膽結石、乳腺增生、心臟病等,一米六的個頭在病魔攻勢下只剩三十二公斤體重。

全國多家醫院我都看過,多年用藥也不見好轉,最後北京301醫院與協和醫院的大夫都放棄地告訴家人:「別難過,回去想吃點啥就吃點啥。」言外之意我的生命已進入倒計時了。

可家人不能看著我等死呀,回家後又數次找巫醫神漢看過,卻也枉然。就這樣,我分分秒秒都掙扎在死亡線上。

多年枷鎖不翼而飛

從沒想過自己會有重生的一天,但實實在在發生了!那是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李洪志師父應冠縣縣委及氣功協會的盛情邀請來到了冠縣,並從十三日上午開始在冠縣老幹部活動中心給前來的患者調理身體。

我丈夫用自行車推著我來到那裏,我頭暈得不能排隊,丈夫讓我在一旁休息,他替我排隊,這時我見到師父在西廂房裏給人治病。

等到給我看的時候,師父慈悲地問我身體是什麼情況,然後讓我閉上眼睛,用巨手在我頭頂和全身拍了幾下(別人說聲音很大),猛然間,我全身發熱,出了一身透汗,感覺套在我身上多年的枷鎖不翼而飛,人一下就精神起來。

師父讓我睜開眼睛,我看到了殊勝的另外空間!師父讓我再閉上眼睛,等我再睜開眼睛,看到的是治病的現場。

就那一瞬間,我身上所有的病痛全部消失了!我高興呀!幸福呀!此時此刻我多想給師父磕個頭呀!多想圍著師父轉上幾圈呀!可心裏又想,別給老師添麻煩了!可當時沒有給師父磕頭,成了我今生最大的遺憾!

我說:「好幾年沒有騎自行車了,心裏有了想騎自行車的衝動。」師父說:「妳去騎吧。」就這樣,我騎上自行車在院子裏轉了起來,旁邊的人都在為我鼓掌。我太幸福了!

冠縣老幹部活動中心西廂房。安著鐵門的這個房間,就是師父當年給本文作者張秀英治病的地方。

我不僅一路騎車回到家,還能幹家務了!能上班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一下子在小縣城裏傳開了!

那時,我在心中發了一個願,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得法修煉!於是我參加了師父在冠縣舉辦的面授班,又參加了師父在臨清、濟南(兩個班)、長春、大連、哈爾濱、延吉、廣州等共九個面授班,那是我在修煉上飛速提高的時期。從此,我走上了弘法修煉的大道!

一九九八年,中共曾在北京、武漢、大連以及廣東省的法輪功學員中做過健康調查,受調的3萬1000名學員中,有98%在學煉之後健康狀況顯著改善。圖為中國各地法輪功學員煉功。

蓋著被子睡覺往起飄

在冠縣這期面授班上,師父講到什麼我的身體上就能感受到什麼,或有相應的變化和反應。當講到通大周天的時候,師父說:「大周天就是奇經八脈的運轉,整個身體走一遍。如果大周天通了,會帶來一個狀態:這個煉功人可以飄起來,丹經上寫的『白日飛升』就是這個意思。」[1]

就在這天晚上,我剛躺下,似睡非睡中,感覺自己身體起空了,身上還蓋著被子,竟連被子一塊起來了。

還有個奇事說一下,我騎自行車上下班,車架子及前後輪胎氣壓沒感覺有任何異常。不料三天後丈夫說:「這輛自行車五年多沒有人騎過了,該打氣了吧?」說著拿來打氣筒打氣,打不進去氣,漏氣,把氣門芯拔出來一看,上邊沒有套,所以打多少氣就漏多少氣,可我卻一直騎著這輛車上下班呢!

[1]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5/【慶祝513】回憶師尊當年蒞臨冠縣-442191.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