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人張延超  全村老少送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大好人張延超 全村老少送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綜合報導】在二零零二年那個春寒料峭、乍暖還寒的季節,奔騰的牤牛河憤怒的咆哮,綿延的拉林河悲哀的低吟,全村五百多人悲憤的哭聲驚天動地,十幾里外的村屯都聽到了西黃旗村人的哀鳴。

他們不敢相信一個上至八九十歲的老人、下至五六歲的孩子都喜歡信賴的好人,就這樣悲慘地離開了人世。

一個人被另一個人稱為「好人」並不出奇,可是幾十人、甚至幾百人都稱之為好人,那就難上加難了。而張延超,就是被幾百人稱為好人的修煉人,一個實踐「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二十年都過去了,他的好全村流傳,他的冤天地見證,而他的故事,讓我們從一九九七年的冬天開始說起。

枯瘦如材的人僅兩天就長肉?

一九九七年末,延超到哈爾濱市打工,遇到一位南方小伙子,他發現這個小伙子每天都趁著空檔看著同一本書。一天,小伙子也注意到延超的好奇和注目,他笑著將這本書推薦給他。

延超接過書一看,竟產生一種相見恨晚、與親人久別重逢的感覺。那天,從白晝到黃昏,他什麼事也沒幹,就坐在原地一口氣看完了《轉法輪》。放下書之後,延超長長吁了口氣,整顆心陡地亮堂起來,這可是一本教人返本歸真的寶書啊!

他的身體也在不久後產生強烈而超常的反應。那天,他無數次的跑茅廁,腹瀉得都脫相了,鄉親們送吃的、送藥的,還有人把車開到家門口要送他去醫院,可延超笑著婉拒大家的好意,他心中明白,這是大法師父管他了,是修煉中的一個狀態,每天該幹啥還幹啥。

兩天後,就僅僅兩天,一個精神飽滿、面色紅潤、生氣勃勃的延超出現在鄉親們面前。大家揉揉雙眼,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前天還形容枯槁、面色灰暗、瘦的都那樣的人,竟然只隔兩天就恢復到最佳狀態,簡直不可思議。鄰居大叔說:「人長肉也不能說長就長啊?法輪功太神奇了,真是不服不行!」

只顧澆別人的地  自家地只能種白菜卻豐收

一九九九年春,大旱之年,延超和鄉親們一起開始「澆地保苗」,延超家有一輛車,他就開車幫大夥拉水澆地。可地多車少,跟著他身後央求幫忙給拉水保苗的人一個接一個,而央求拉水的人家,有給錢的,也有不少不給錢的,可延超沒有任何怨言,每天起早貪黑,樂樂呵呵的為大家奔忙著。

當最後一家的地澆完了,按農時規定最後「澆地保苗」的時間也結束了,這時人們驀然發現,天天為大家拉水澆地的延超,他自己的大豆地竟然一滴水也沒澆上,一片充滿希望的黑土地,淪為了令人沮喪的撂荒地。

面對鄉親歉疚的神情,延超說:「沒事兒!再種別的唄!」話雖如此,種高產且經濟收入高的大秋作物是肯定不行了,只能種生長期短的大白菜了。在農家看來,種蔬菜的收入無法和經濟作物相比,張家的經濟損失怕是定型了。

張家的白菜很快出齊了苗,鄉親們和延超說,得買點化肥追上了,不然到秋後白菜不抱芯。可在這期間,有幾件事耽擱了他,等他有了時間,想買化肥的時候,天公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一下就是三天。等雨過天晴,綠油油的白菜長得將田壟給封住了,即使買回了化肥,也上不到地裡去了。面對這種情況,妻子盡是埋怨,延超說:「一切順其自然吧,種在地上,收在天上。」

日子一天天過去,沒上化肥的白菜長勢喜人,不僅個頭大,而且都抱了芯。到秋後,棵棵菜還都是滿芯,每棵菜份量都不輕。因為延超種的大白菜沒上化肥,吃起來口感好,生吃還有甜味,做熟了以後,軟而不爛,全村鄉親都買延超的大白菜作冬儲菜、漬酸菜。最後一算帳,收成還勝過了種大豆。

這個皆大歡喜的結果,真是讓人始料不及!大夥理解不了,這個看上去「事事不順,步步是坎」的延超,怎麼陰差陽錯變成了老天爺的寵兒了呢?延超的舅母快人快語,給出的答案最能服眾:「善惡有報,好人有好報,我們延超學大法,做好人,有十個人,連影子都得說他好,這樣的人就應該得好報!」

全村的人通過張延超的故事,對法輪大法有了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認識。

農家肥種西瓜大賣  收到假鈔立即撕毀

延超種西瓜的名聲很是響亮,他的好名聲是用他的真誠和善良建立起來的。

如何種好西瓜,對於一個常年生活在農村的農民來講,不是什麼高難的技術,也沒有什麼絕密的高招,區別之處就是心態。學了大法後,延超把做好人與種好西瓜緊緊聯繫起來,首先恢復傳統的種植方法,採用農家肥。

為此,他到各家去收購雞糞及其它有機肥料,加大了許多生產成本,在親戚、朋友都高喊「不值得」、「自找苦吃」、「多此一舉」之下,延超一笑了之,依然每天辛勤耕耘忙碌著。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延超迎來了收穫的季節,等到西瓜一上市,張家西瓜立即熱銷起來,人們評價:甜味正,沙口好,個大皮薄,能長期存放,多少年沒人種出這樣的西瓜了,鄉親們個個大快朵頤。

豐收的西瓜伴隨著延超來到哈爾濱市區,一車西瓜很順暢的賣光了。傍晚清點鈔票的時候,他發現了仿真度很高的三、四百元假鈔,當場撕毀這些假鈔。有些「好心人」勸他:「別撕,這錢挺像的,能花出去!」延超平靜地說:「我是修大法的人,別人害我,我不能害別人。」說著,近四百元假鈔化做了紙屑。

好心種好瓜,好瓜賣好錢,鄉親們這回看的更明白了,延超種西瓜,真是好心得好報!

他的車全村老少都說是「咱家的車」

延超家有輛機動車,這是全村大人小孩都知道的,有些小伙子親切的把這輛車叫做「咱家的車」。這是因為,全村人誰有事兒要用延超家的車,他都樂呵呵的滿足大夥的要求,誰求都好使,在這個事兒上,親戚們也說延超有點「傻」。

每到果菜成熟的季節,一些家中無車的鄉鄰就請延超把自己家的農產品裝他車上,捎到集市去賣,傍晚他還得負責把人接回來,而這一切都是無償的。這樣的事隨時發生,做了多少,他自己也說不清。

一次,一個鄰居請延超捎幾十袋化肥,回來時鄰居有點事沒能跟回來,化肥拉到家了,延超又當起了裝卸工,將幾十袋化肥扛到屋裡,鄰居千恩萬謝,延超笑著揮揮手,連他家的水都不曾喝上一口。

哈爾濱公安施暴  不到兩天就被打死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的迫害鋪天蓋地而來。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張延超因修煉法輪功在紅旗派出所遭到警察賈繼偉等多人毒打,惡警們除拳打腳踢外,還用白塑料管子(俗稱小白龍)毒打張延超,此種刑具能使人立即七竅出血,卻看不出外傷。

惡警行兇後,將傷痕累累的張延超,劫持到五常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當時第二看守所的警察劉某吃驚地說:「哎呀,這紅旗的賈繼偉比咱們還狠!」說完又夥同其他惡警對延超瘋狂行兇一個多小時,直到累了才罷手。

張延超遺照(圖片來源:明慧網)

當日下午,延超又被押往五常市監獄,再次遭到五常市公安局惡警等一夥的暴力摧殘。第四天,經歷了三輪酷刑摧殘後,遍體鱗傷、左腿被打斷的延超被拖上囚車押往哈爾濱市公安局七處。

四月一日,在哈爾濱公安七處一個不為人知、私設四十多種刑具的刑房裏,惡警們對什麼也不說的延超,進行了慘絕人寰的酷刑的折磨:上大掛、老虎凳、小白龍打、電擊……僅僅一天一夜,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據五常市「610」惡徒付秀春事後曾向人透露:「張延超在哈爾濱公安局七處,不到兩天就被打死了。」

遭活摘器官 公安為滅證脅迫家屬火化

自從張延超被送往哈爾濱後,家人便斷了他的音信,妻子關英華四處打聽,卻不幸被惡警綁架,遭劫持到惡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迫害了兩年。而她從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七日出獄後,便流離失所至今。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五常市公安局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延超的家人,要他們立即前去認屍火化。可等了兩天,只看見三番五次要他們簽字的人。四月三十日,在家人和聞訊趕來的鄉親們強烈要求下,才勉強同意看屍體。條件是:只准家人前往,看到屍體後就必須簽字,否則後果自負。

家人被二十多個警察帶到一間陰森恐怖的房間裡,昏暗燈光下,親人們看到延超的遺體慘不忍睹,一隻眼睛沒了,張著嘴,牙齒殘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條腿被打斷。據現場的人說,這個人已被送來二十一天了。

悲痛欲絕的家人堅決拒絕在火化書上簽字,哈爾濱市公安局七處的惡警們立即威脅,如不配合就當反革命抓起來。惡警並一再咬定延超是因絕食而死,並當著家人的面,從延超被解剖的遺體中,掏出血淋淋的內臟讓家人看,親屬們都嚇呆了。

那一幕,親人們永遠都無法忘記,一個被打死二十多天的人,為什麼官方非要給他開膛破肚?解剖了二十多天的人,為什麼身上鮮血淋漓?

好人的葬禮  哮喘老人:不去送良心過不去

當時,延超的妻子被綁架關押,女兒有家不能歸,延超的其他親人捧著他的骨灰回到西黃旗村時,全村人扶老攜幼,近兩百人參加了張延超的葬禮。

一位老人患有嚴重的氣管炎、哮喘,走不動也走不快,別人都到墓地了,老人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有人勸老人就不要去了,他說:「這樣難得的好人,我要不去送送他,我會良心過不去的!」

望著小小的骨灰盒,人們不敢相信,全村人都喜歡和信賴的好人,竟不明不白冤死的離開。此情此景,上至八、九十歲的老人,下至五、六歲的孩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憤,無不嚎啕痛哭。

奔騰的牤牛河在咆哮,蜿蜒的拉林河在哭泣,鄉親們的哭聲驚天動地。這哭聲是向蒼天的悲訴,更是向江澤民一夥的抗議和聲討!

鎮壓至今,中共以慘無人道的酷刑、滅絕人性的手段殺害了無數善良的修煉人,而西黃旗村公認的好人張延超,便是其中的一例。

蒼天有淚,鄉親無語!這染紅的中國大地,究竟還有多少孩童流離失所,多少好人含冤離世,多少家庭天倫夢碎?

註:(本文主圖取自John Lian/維基百科)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