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真善忍 中國成叢林社會人人受害

打擊真善忍 中國成叢林社會人人受害

文/寅虎(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編輯)

中共對真善忍的打擊,讓人人都成了受害者。為什麼這麼說呢?

一、八零年代之後的社會矛盾掠影

在八零年代,從「文革」中復甦的中國社會,雖然物質貧乏,但道德水平還維持在一個基本正常的狀態;然而,僅僅在十餘年後,整個社會風氣和狀態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這個時間區間,正是中國社會最渴求道德回升的時間。

據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披露的一個數據:

由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法院系統處理民事申訴來信來訪共8萬3700件(次),上升到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二年的4224萬件(次),上升了近504倍。

在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紀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使中國社會猶如掉入一個漩渦之中。與上面數據相印證的還有:

據有關部門統計,一九九三年中國發生群體性事件約8700件起,一九九四年約1萬起,二零零三年則達到6萬起。也就是說,從二零零零年開始,群體性事件(特指百人以上的衝突性事件)驟升數倍。

二、原因探究

二十多年過去,當我們盤點這一段歷史時,發現一個清晰的脈絡: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中共公權力開始疾速膨脹,並迅速蔓延到中國社會的各個階層。

從一九九九年之後的二十年裏,中國社會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在下面,我們分別從事情的起因,公權力尤其是政法委對於中國社會的經濟、司法、社會環境等諸方面帶來的災難性影響。

(一)事情的起因

在八零年代,中國興起了氣功熱,到了九零年代,每天早晨在中國很多地方的公園裏、街道邊、廣場上,可以看到有人在煉法輪功。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在長春正式傳出,以真、善、忍為原則,有五套柔和而緩慢的功法。

因為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水平卓著,受到廣大民眾的歡迎,人傳人、心傳心。一九九八年,《羊城晚報》、《北京青年報》、《醫藥保健報》等大陸媒體也都做過很好的正面報導。美國、法國、瑞典等國家也都有人在學、在煉。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日,《羊城晚報》。
法輪功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然而,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丑類江澤民集團出於妒嫉,發起了對於法輪功的打擊,並妄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但是,基於社會各界對於法輪功的好評,大部分省市打壓法輪功並不積極。

(二)「610」組織的出現和作用

二零零零年底左右,江澤民在一次會議上提出,「610」打擊法輪功不理想,要求各地公安局要直接設立「610辦公室」。「610」是江澤民設立的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

自此以後,政法委的各個體系都設立了「610」,這就出現了公安兼任「610」大量出現,而在省市一級,出現了同級的政法委書記或副書記兼任「610」,而政法委書記,又掌管公檢法司。政法委書記還擔任同級中共黨委常委,這意味著各級610,能調度同級的公安、國安、司法、檢察和法院系統。

政法委凌駕於公檢法體系之上,使得中國法制撕開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裂縫。

在迫害之初,各級政府把迫害法輪功當成了最重要的「政績」,想升官表現,就要對法輪功下「狠手」。以至於中共邪黨官員和警察公開叫囂「殺人放火、偷東搶西我不管,煉法輪功就不行」。

中共邪黨官員和警察公開叫囂「殺人放火、偷東搶西我不管,煉法輪功就不行」。(法輪功學員畫作)

政法系統警察權力一支獨大,知法犯法,迫害好人,打擊真、善、忍修煉者。據《明慧二十週年報告》數據稱:「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這二十年來,在中國大陸裏被中共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總人次(一人多次被抓算多次)至少為250到300萬。」

罰款、抄家、開除公職、勞教、判刑、虐殺,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等,這是古今中外,歷史上都沒有過的邪惡與魔變。

莎士比亞在他的作品《一報還一報》中說過:「罪惡的行為,要是姑息縱容,不加懲罰,那就是無形的默許。」

古希臘哲人亞里士多德也揭示了社會上的因果關係:「世間重大的罪惡往往不是起因於飢寒,而是產生於放肆。」

(圖片來源:大紀元)

(三)探究結果:放縱公權力 危及社會百姓

中共對於法輪功空前的殘酷迫害,直接導致了政法、司法體系的潰敗。大陸整個公安體系執法犯法、執法亂法的現象十分嚴重。

據中國法學專家的研究,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報告等相關數據計算,中國普通民眾犯罪率為1/400;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200;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5/100。

公檢法司,本應是維護社會正義的執法者,然而現在他們的犯罪率卻是普通民眾的二至六倍!這些人在不斷地放縱權力、謀財害命中,一日千里地敗壞,警察監控和打壓良心人士、充當暴政的打手,在血腥強拆中自甘淪為掠奪者的馬前卒,製造了大量慘絕人寰的命案和冤案,給社會造成了全方位的、無法想像的傷害。

(四)以「土地強拆」為例

僅從土地拆遷舉例,中共江澤民集團憑借對於公權力的空前掌控,大搞「土地財政」,從中撈錢,致使土地強拆大量存在。

一九七八年的全國人大修改了《憲法》,加了一句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為國家所有。這句話在修改前後都沒有通告全國百姓。因此,很多人不知道,從那時開始,中國就變成了所有土地國有。

所謂國有並不是指中央政府所有,而是具體化到了每一級地方政府,這塊地在哪個地方政府管轄區,實際上它就變成了地方政府所有。各級地方政府根據這一條法律,就可以隨便支配土地。

但是,在九零年代期間,基本上中國還沒有發生因為徵地而起的明顯衝突,因為當時政府還沒有這樣大規模地去強拆。強拆是發生在九零年代後半期,一直到現在,情況越來越嚴重。

據中國國家信息中心的數據,二零零一到二零一零年,地方政府土地出讓金收入從1296億元增長到2.9萬億元,占地方財政總收入的比例也從16.6%上升到76.6%。換句話說,政府財政出問題,就從民眾身上徵收土地轉賣來賺錢。

在土地拆遷中,政法委是主要的幫兇,利用武警、公安打擊手無寸鐵的農民。據《華爾街日報》引用清華大學的數字,二零一零年中國發生了18萬起抗議和騷亂等群體事件,主要是土地強拆引發的糾紛。在這一時期,「維穩」費用超過了「國防」軍費,這是在世界範圍內,都未曾發生過的事情。

農民失去土地上訪,在政法委控制之下的法院,卻把法律當成了「擋箭牌」。據《中國青年報》於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報導,黑龍江省高院的內部文件指令省內法院,涉及農林土地糾紛類案件都得不到受理。事實上,在全國範圍內都是一樣,沒有聽說農民土地被拆打官司能贏的。

中共江澤民集團憑借對於公權力的空前掌控,大搞「土地財政」,從中撈錢,致使土地強拆大量存在。(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共對於法律的踐踏,使得社會失序,犯罪率上升。在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二零一零年《法治藍皮書》顯示,在二零零零年之前,中國犯罪率並不突出,但是在二零零零年之後,至二零零九年中國犯罪數量打破了二零零零年以來一直保持的平穩態勢,出現大幅增長。其中,暴力犯罪、財產犯罪等案件大量增加。

打壓真善忍 人人受害

在容不下真善忍的這樣一個社會環境中,人人隨時都可能變成強權打壓下的受害者。而且因為公平正義得不到彰顯,社會充滿戾氣,現在中國已是人人為敵的狀態,每個人處處提防,活得戰戰兢兢。

在《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寫到:「棄德崇奸,禍之大者也。」棄絕道德,放縱奸詐,就要釀成大禍啊!

在過去的二十年,社會道德下滑的程度,令人觸目驚心。看看當下的中國社會,物慾橫流,道德淪喪,老人跌倒沒人扶;人被車撞了,開車的非但不下車,反而再踩油門,從傷者身上碾過。

我們試想一下,如果沒有中共對於法輪功的無理鎮壓,沒有人權惡棍江澤民不計一切後果地打壓「真善忍」,人人都在內心要求自己,人人都自覺做一個好人,還會有老人摔倒不敢扶的事情存在嗎?

(法輪功學員畫作)

海南省司法廳原廳長在一次會議上,說得更直白:「當前犯罪年齡越來越小,犯罪率逐年上升,讓人痛心,如果人人都能約束自己,減少政府多大負擔。共產黨不讓有第二信仰,多一個信仰,少一個囚徒,對社會、對國家難道不好嗎?」

結語

中國自古講,物極必反,否極泰來。當一個事情發展到極端,必然會有新的變化出現。越來越多的公檢法人員,在經過二十多年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救眾生的感化之下,明白了真相,開始做出理智的選擇。

但是,還有不少被中共謊言迷惑的人,跟隨中共「清零」政策,仍然在無知地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糊塗事。

截至二零二一年一月,共計有47名「省部級」(又稱「中管」)政法系落馬高官,出現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榜」上。在二零二一年,又有近三十名中共政法委書記落馬。這意味著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惡行,註定將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打擊真、善、忍,給整個社會劃下了重重的傷痕,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我們呼籲,中共不等於中國,還法輪功清白。試想一下,在未來沒有了中共邪黨的華夏大地上,傳統復明,人心向善,道德回升,那將是一個多麼充滿希望的新天地!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8/【徵文】為何說打擊真善忍-人人都是受害者--437366.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