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樓失火中的奇蹟

大樓失火中的奇蹟

文/ 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黃詩改寫)

當今以實證科學為主導的社會體系中,世人摒棄了很多正統的、神傳的東西,或者是對一些無法解釋的現象一概以「迷信」而論。希望透過發生在我家這個真實、超常的小故事,展現大法的神奇,使得有緣的世人能明白法輪大法真相,因為那是躲過天災人禍的唯一法寶。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晚九點三十分左右,我在家裏做真相資料。恍惚中聽到外邊傳來嘈雜的喀嚓喀嚓聲,但我沒太在意,繼續做真相資料。

一陣子之後,外邊的聲音越來越大,同時我還覺得身體像被電烤似的悶熱,細聽還有人的喊叫聲:「快點、快點、怎麼還沒來呢?還沒出來呢?」那時是晚十一點十分,我順手拉開窗簾,嚇了一跳,一團一團的大火苗就出現在我的眼前,當時我腦子嗡一下:這是怎麼了?怎麼回事?

儲存柴、煤的倉庫著火  救火車還沒來

冷靜下來一看,是樓下約有四百多平方的儲存柴、煤的倉庫著火了。樓下聚集了很多的男女老少,很多人急得高聲喊:「都打電話一個多小時了,怎麼救火車還不來呢?」我摸一下窗戶玻璃都燙手。

我們的住宅一共七層樓,我家住四單元三零一號。我聽到左側單元和前面一棟樓有些單元的窗戶玻璃,被大火燒炸得喀嚓喀嚓的聲音,以及玻璃從七樓往下掉的震耳嘩嘩聲。有的家窗框都已被大火燒空或燒焦了,保溫層也都燒得狼狽不堪。

我心想,家裏頭這麼多的大法書、師父法像、神韻光盤、真相資料等等,突然著起了這麼大的火,只有我一個人該怎麼處理?又想到我家是個學法點,是師父給我們創造了這麼好的環境,在中國大陸來說也確實是來之不易的。怎麼辦呢?

那一瞬間,我感覺師父就在身邊,我立即跪在很燙的窗台上,雙手合十、雙眼微閉,對著大火方向,求師父說:「師父啊!師父,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大法弟子,雖然弟子有很多很多的執著心沒有修去,還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只有大法和師父來歸正弟子,絕不允許任何邪惡與舊勢力來迫害及干擾弟子。請慈悲偉大的師父幫助幫助弟子吧!」

誠念九字真言及師父好  大火迅速拐彎轉移方向

我連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窗台燙得不得了,那大火比七層樓還高得多,直奔我家左側幾個單元及前樓的單元撲來撲去。眼看大火撲到我家時,霎那間,大火就迅速順著大風刮起的方向轉移了,立刻拐彎繞開了!

我真真切切地親眼見證了奇蹟!慈悲偉大的師尊為了呵護弟子家,將撲向我家的大火一次一次的隔開,為弟子承受著巨難,我的心真是很難過、很痛。我感受著師父的佛恩浩蕩,感激的淚止不住地流啊流,雙手合十,叩拜師尊!叩拜師尊!

(圖片來源:明慧網)

時間已經十一點二十分了,大火越燒越旺,救火車還沒來,我心有點不穩了,想把比自己生命都值錢的、很珍貴很珍貴的大法書迅速轉移。因為那時自己只是在感性上認知法,卻沒有真正在理性上法理清晰,也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所以對這場大火還有緊張和擔心。

我兒子和兒媳在國外,離我家不遠的兄弟姐妹們因沒有修煉,會不理解,所以我給一位同修打了電話。不一會兒同修急速趕來,但他並沒有開車來,我內心馬上升起了埋怨心、急躁心。轉念一想,我這思想是不對的,應該感激同修急速趕來才是呀。

同修看著眼前大火,就說:「沒事,沒事,肯定不會有事,因咱們有師父。看那大火一到這兒來就馬上繞著走了,真神奇啊!」同修給我加強了正念。

瞬間,大法的法理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1]對啊!師父為我承受巨難,幾次救過我的命,一切都聽師父的安排、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正念足了,跪在師父法像前連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別家被大火燒得狼狽不堪  我家只窗戶玻璃燒得裂開

不一會兒,救火車來了,大雨也嘩嘩地下起來了,風也越刮越大。因著火的面積太大,滅火的速度很慢。這時已近十二點,我帶著平靜心和同修一起發了十五分鐘的正念。起來一看,神奇又再次出現了!大火只把我家窗戶玻璃外邊的一層燒得裂開了,並沒有炸掉,挨著窗戶的大鍋蓋和電線都完好無損。而別人家已被大火燒得狼狽不堪,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大火雖然漸漸被熄滅著,但是冒出的黑、黃色的濃煙氣味很熏人,連對面的樓都看不見了。這場大火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六點三十分才被熄滅。第二天早晨下樓一看,唯有我家住的單元完好無損,其它單元被大火燒得很多家都住不了人了。

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巨大付出,弟子有驚無險。我深切地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唯有精進來報答師恩,繼續在修煉路上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這樣師父會多一些安慰,少一分操勞。弟子叩拜師恩!叩拜師恩!師父您真的真的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悉尼法會講法》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3/發生在七層樓大火中的奇蹟-322724.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