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雜院裏「為人著想」的故事

大雜院裏「為人著想」的故事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不知道您是否還記得當年胡同巷子裏大院發生的事?如今,雖然高樓多了,胡同少了,鄰里之情也淡了,可真、善、忍的故事,仍一直在大雜院裏流傳。

這個大雜院裏有五十多家住戶,原來的老住戶都搬走了,大多都是租房的。我住在大院的裏邊,和我的鄰居門挨門,兩家走一道巷。原來鄰居買上樓之後,搬走了,他們的房租給了她的小姑子住。

我們兩家都是女的在家帶孩子,她男人在外地打工,我丈夫也不常回家。她搬來幾年了,我們一起走的巷,她從來沒有打掃過,巷內有大風刮過來的垃圾、夏天下雨存的水、冬天下的雪,都是我一人掃,她從不幫忙。

有一次我打掃的時候,心裏有點生氣,嘴不由得就嘮叨上了:「這麼髒,她從來也不掃一掃。」但我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煉人,遇到這種事能是偶然的嗎?向內找,我想這是怨恨心,得修去這怨恨心。」

有一天,天空下著很大的雨。過了一會兒,雨停了,我拿掃帚去掃巷裏的水。正掃著,我的兩個孩子說:「媽媽,他們怎麼不掃啊?怎麼每次都您掃?她們也走啊!」我直起腰,笑著對孩子們說:「因為我們是修煉人,要處處為別人著想啊。」

鄰居家的男人從外地回來住了幾天,見我經常打掃外面的小巷。一次,我正在打掃,他從外面回來看見了,很不好意思地說:「我媳婦忙,沒時間掃。」我說沒事,因為她忙,我有時間。在這住了七、八年了,我們相處得還不錯。

把別人的媽媽當做自己的媽媽

今年四月份,好幾天沒見鄰居回家。有一天,她從外邊回來,剛到大院,我看見她了,我問她這幾天去哪了?她說:「我媽媽生病住院了,我在醫院陪媽媽呢,今天回來拿點東西,還要去呢。」看著她疲勞的樣子,我十分同情她。

她媽媽出院後,沒有回自己家,就到她家住著養病。我上街看見有賣水果的,就順便買了一盒草莓去看她。進門一看,只有她媽媽一人在家。

她媽媽不認識我,我自我介紹說:「我是您閨女的鄰居。」她熱情地說:「快坐這兒,還讓妳惦記我,還拿東西。」我坐下,她拉著我的手,很激動。

看她身體還虛弱,我說:「好好養著,歲數大了,可得有個好身體啊!現在住院可住不起啊,藥費太貴了,咱老百姓靠種地,一年也掙不了多少錢,還得靠兒子、閨女。」

後來,我跟她介紹法輪功,讓她記住九字真言、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保平安。她聽得很認真,但也說她不識字。我告訴她:「那就好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神佛保平安。」臨走時,我送給她一個護身符,讓她裝身上、保平安。

誠心誠意念動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圖片來源:明慧網)

有一年自來水改造,我們大院挖水管溝,水管安好了,水管溝也埋好了。可那幾天下雨,我們巷外邊的鄰居家門口埋好的水管溝被水沖出一個洞,租房的人用土給填上了。過幾天下雨,又衝出一個洞。這次租房的人沒有用土填,而是用木板給蓋住了。

把別人的事當做自己的事

因為他家門口比較低,下雨時,水都往那洞裏流。房東不在這住,租房的人是做生意的,每天在外邊賣水果回家很晚,也沒時間弄,長期這樣下去房子會受到影響。我想,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得幫他們把這活給幹了。

有一天,我見租房人的婆婆在他們家,我跟他們說:「院裏有別人家不要的小石子,我們拿桶把它提來,把門口的坑填上吧。」他們很高興,和我一起去抬石子,往坑裏填。

那坑還很深,也不是一下、兩下能填好的。我平時也不幹什麼力氣活,這一幹,還真是累得夠嗆,因為我一個人用鐵鏟往桶裏鏟,她婆婆只跟我抬,也不幫我鏟,石子也不好鏟。

我想我是修大法的,就多幹點吧,讓她少幹點,她歲數大了。等把坑填好後,我已累得滿頭大汗,但我心裏舒坦,因為我能為別人著想了。

我們大院有一個公共廁所,人們上廁所時,把手紙扔得哪兒都是,時間長了,就髒得下不去腳,經常是大院裏歲數大的阿姨打掃,年輕人從來沒有一個主動去打掃過。

我想,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也是大院的一分子,也得處處為別人著想,從今以後,看到廁所髒了,我就拿起掃帚掃掃,乾乾淨淨的,大夥上廁所方便多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9/在大雜院裏生活-修出為別人著想的胸懷-441421.html

(本文主圖來源:維基百科)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