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警察的大哥主動退黨了

當警察的大哥主動退黨了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我的大哥是一名人民警察。從小到大,因為我們年紀差得多,總是玩不在一起,關係也比較疏遠,但我知道大哥總是用自己的方式在關心我。

大哥當上了警察 卻壞了脾氣

八十年代,大哥考入了警校,畢業後也順理成章成為人民警察。一開始,他也想做個廉潔的好警察,為民眾服務。但在社會這個大染缸中長期浸泡著,大哥逐漸沾染了很多不好的習氣,脾氣也越來越暴躁、易怒。他的面相也跟著變了,久而久之,大哥變成一副面貌凶惡樣子,小孩看了都會害怕。

一九九六年,我到北京求學,也因緣際會,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當時,我每次回老家,大哥只要一見到我就開始說風涼話,還干擾我煉功。現在回想起來,他大概當時已經聽到了風聲,才要我別煉了。果然幾年後,江澤民團伙就開始掀起迫害法輪功的巨浪了。

一九九六年,我到北京求學,也因緣際會,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九九九年四月,大哥突然被調離了刑警系統,進入了另外一個機關系統。表面看來,大哥得到提攜,平步青雲了。但實際上,我明白這是上天的安排,在中共發動迫害前,讓大哥調離第一線參與迫害的單位。或許,這也是大哥身為大法學員家人而獲得的福報。

事實上,大哥也的確因而躲過了不少災難,最後平安退休了。

從誤解到默認 大哥終於不再反對我煉功了

因為大哥聽信中共的抹黑,相信法輪功是X教,他認為警察真是在「維持社會秩序」。所以他總是嘲諷我修煉,老在我面前說一些他聽來的風言風語:說法輪功學員面對警察如何不妥協,又是如何堅強不屈。對於大哥的嘲諷,我儘量充耳不聞;但我心裏清楚,一定要想辦法讓他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零年,趁著大哥到北京出差,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給他講了什麼是法輪功,以及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

我告訴大哥:當初中共七個常委中,就有六個人反對迫害法輪功。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人大老幹部,對法輪功詳細調查後,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在年底向江澤民領導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但江澤民還是一意孤行,利用手中權力,勾結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硬是發動了這場違法違憲的迫害。

這一次,大哥平靜地聽我說完了,只是叮囑我要多加小心。

二零零一年,中共開始在央視及各大媒體開始大量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影片,大哥身為專業刑警,他馬上看出自焚案是造假的。從那之後,大哥不再反對我煉功了。

大哥身為專業刑警,他馬上看出自焚案是造假的。(圖片來源:明慧網)

警察朋友陸續遭惡報 大哥主動提退黨

又過了幾年,有一次回家,大哥一看到我,突然就問:「你們大法師父是覺者嗎?」我雖然好奇不修煉的大哥怎麼問了這樣一個問題,還是照實回答了。大哥一聽,就不再說話了。

我想,大哥一定是從那些警察朋友那裏聽到了什麼事情,只是他不說,我也沒有多問。

後來,我問了大哥:「您那些警察朋友,是不是很多人遭到報應了?」對此,大哥竟然沒有反駁。我之後輾轉得知:不久之前,大哥的兩個警察朋友開著車,車子卻突然發生爆炸,兩個人都活活被燒死了。身為修煉人,我明白天理昭昭,善惡有報,大哥的警察朋友們連番遭到報應,應該都是有原因的。

不過,因為大哥和我難得見一次面,我也一直都有點害怕他的暴脾氣;所以雖然我已經勸了全家人退出中共的相關組織(退出中共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卻始終沒有跟大哥提起。

二零零八年除夕,我們全家團圓,正吃著年夜飯。大哥又突然問我:「你們是不是在三退啊?」我又吃了一驚,調離警察單位之後,大哥似乎仍然默默關心著大法的動態呢。於是,我趕緊問他:「是啊,您要退嗎?」大哥回答得無比乾脆:「退!當然退!」

吃完飯,我又單獨和大哥確認了一次。大哥還是明確地告訴我:他要退黨;於是我當晚就上網幫大哥辦了三退。

平安退休的大哥 連家人都三退了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二十多年來,大哥身在中共體制內,雖然也遇過一些危險,但都能逢凶化吉。六年前,大哥知道了一些體制的內幕,因為實在看不慣官場的醜惡,就趁著工作屆滿三十年,早早退休了。

大哥退休後,終於可以回歸平靜的生活。每天在家鍛練鍛練身體、養養狗,他的面相也久違地變回原本溫和的模樣了。只是每次家族聚會,一定少不了聽他大罵中共。後來大嫂、姪子也都退出了中共的相關組織。

實際上,我的大哥正是中共這個獨裁體制的受害者;也是透過切身經歷,真正認識到中共邪惡的警察之一。中共把持整個國家機器,建政以來作惡多端。當越來越多體制內的人清醒過來,從內心拋棄中共時,中共這個邪惡的組織,又能存在多久呢?

中共把持整個國家機器,建政以來作惡多端。(圖片來源:大紀元)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2/警察大哥-「退,當然退-」-438867.html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