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煉功三天 一身痼疾全消

得法煉功三天 一身痼疾全消

文/賢慧(明慧之窗記者方睛改寫)

有句話說:「生不逢時」。對我來說,真是應驗了這句話。一九四九年中共篡權後,開始「地、富、反、壞」的批鬥運動,我的祖父是「地主」,因此一家老小被從祖輩辛辛苦苦建造的家園中掃地出門,祖父母相繼含冤去世。

出生苦命被收養 吃苦幹活還要被打罵

我出生不久,生父、哥哥相繼被病魔奪去生命,於是生母改嫁,把我送給一對貧農老年夫婦收養。

從小吃苦,在大飢荒年代,靠抓老鼠、割樹皮、拔野菜才活過來,記得,有一次,爬到樹上摘樹葉,掉進水塘,差點丟了性命。

到小學年紀,還遭小同伴的譏笑和辱罵。當他們睡足吃飽快活玩耍時,我就開始幹大人的活了,每天都在打豬草,拾柴,拾糞等,尤其在三伏天、三九天,每次幹完活回家就遭養母一頓打罵。

在夜晚,躺下睡覺時就想:我怎麼如此命苦啊!一覺睡下去吧,永遠不要醒來。

生活勞苦幸好能讀書 婚後因百病纏身婚姻不睦

小學上了七年,只是掛個名,什麼也沒學到,但養父母還是讓我讀書。一九七六年,高中畢業後,我上了最後一屆「社來社去」的大學。畢業後,留在城裏工作。第一個月的工資三十多元錢,就給養父母買了兩塊布,各做了一套衣服。

本以為,結婚後,可以擺脫苦難和丈夫過恩愛的婚姻生活。不料,事與願違,舊病──胃病,關節炎,瘧疾等經常復發;新病──風濕性關節炎、頭痛、肝炎、膽囊炎、婦科病、心臟病、貧血、血小板減少、腎盂腎炎等等,又找上我,新舊病痛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災難,夫妻之間的感情裂痕也越來越大。

為治病離家打工 巧遇氣功治病機緣

一九九二年三月,為了尋找治病的良方和生路,我帶著滿身的病,離家去了深圳。一年後的三月份,在深圳打工期間,偶爾,看到國家氣功協會在深圳市政協禮堂,舉辦各種氣功的氣功師帶功報告。我想,國家級的氣功大師們都來了,說不定能夠找到治病的良方。

第一天晚上,看見一個氣功師講了幾句就開始表演。當時還覺得很神奇,就像《轉法輪》書中舉的例子:「他讓你把胳膊伸出來,對著這隻手的合谷穴吹口氣,使它從另一隻手的合谷穴出去,是感覺一股風,再一摸,它不那麼疼了。」那時就想,在全國十幾個氣功大師裏邊肯定能找到能治好我的病的人。

第二天晚上,和兩個同事一起去。當一位身材魁梧高大、年輕瀟灑的氣功師一走上講台,立即全場起立,掌聲雷動。坐下後,只聽到那位大師說:「我今天只講法,不做任何表演……」,後來,我就睡著了,睡得很香,一直到被同事喚醒,睜眼一看,全場的人都站著,我也趕緊站了起來。

只聽大師說:「我給你們每人治一種病,你們每個人想自己的一種病,如果自己沒病,可以想家人身上的一種病,我喊一二三,你們就一起跺右腳。」

當時我想,「男怕腎、女怕肝」,我滿身的病就肝病最厲害,就想肝病吧。正想著,只聽大師說:「大家準備好了嗎?」台下齊聲說:「準備好了!」

大師說:「好,大家聽好了,一、二、三! 」只聽「咚」的一聲,我也跺了右腳。大師說:「好,請大家坐下。」唉!不知不覺中我又睡過去了。

被騙回家無奈錯失緣分 還清債務卻也百病纏身

第三天,家鄉來電話說養父病危,要我趕快回去。雖然,心裏不想錯過治病的機會,可是又一想,養育之恩不能不報呀!第四天,乘飛機趕回安徽老家,沒想到,竟是被騙回去的。

一進家門,就看見養父好好的,我一下像卸了氣的皮球,這一來一回,花去我好幾個月的工資,身心疲憊不堪,連脾氣都沒好意思發。

隔一年,一九九四年,我在內地省城創辦了小型私營企業,剛剛還清債務,老病加新病,又是多病纏身,三伏天穿棉衣曬太陽也不出汗、還得過惡性瘧疾、出過四次車禍,那時,四十多歲的年紀,看上去就像七十歲的老太太。

還因為到廟裏燒香拜佛,又招來附體,整天活在死亡的邊緣,承受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限。

終於再續前緣 修煉三天無病一身輕

一九九八年五月份,一位法輪功學員多次勸我煉法輪功,我說:「妳也別勸我了,我這身體已經無可救要了!」可她不厭其煩的勸我。直到半年後的十二月份,為了活命,我很不情願地拿起了《轉法輪》,就隨意跟著煉了起來。

動作剛學會,第三天晚上,一覺醒來,全身衣服濕透了,連被子床墊都濕了,起身沖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被褥又睡去了,睡得很香。一早起床,神清氣爽,全身輕鬆,我當著同修的面高興地喊:「我得法了!我好了!師父管我了,我什麼病都沒了!這功真厲害,太神奇了!」

後來,在辦公室看師父講法錄像,看著看著,不禁脫口而出:「師父,我見過您!」話一出口,淚如泉湧,那種心情無法言表。

瞬間,想起在深圳市政協禮堂,師父讓我睡覺,實際是在給我調整大腦,拿掉一吹風就頭痛難忍的頑疾,一跺腳去掉了我的肝病。師父說每人只去一種病,卻給我去了兩種無藥可治的頑疾。

李洪志先生1993年10月在中國法輪功廣州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李洪志先生在廣州講法傳功學習班。(圖片來源:明慧網)

那時,得法走入修煉才三天,師父就去掉我近二十種病,並把我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我心中充滿著感恩。

我想對師父說:「我的一切痛苦與魔難都是在償還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債,是您使弟子脫胎換骨,給了弟子第二次生命,一切都是您的苦心安排,在您的看護下,弟子走過了這二十多年的反迫害之路。弟子一定修煉如初,精進!再精進!走好最後的路。」

弟子謝師恩!獻小詩一首:

少年受人欺,
中年病纏體,
老年得大法,
隨師歸故里。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9/得法三天-脫胎換骨-436812.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