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我  再一次迎來新生

等死的我 再一次迎來新生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如果人活著就是為了等死,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可如果等死的人,又重新迎來健康的生命,這將展開什麼樣的人生?

晚期尿毒等著辦後事

曾經,我是一個患有腎病綜合症(尿毒症晚期)的重病人,醫生告訴我兒子:「回家吧,該幹點啥幹點啥吧,她想吃啥就給她做點啥吧,都已經是晚期了,治不了啦。」我和家人心知肚明,回到家,就是在家等著辦後事了。

每一天,能夠活著彷彿是恩賜,但活下來卻要等著死去,未免太過悲哀。後來,別人介紹我修煉法輪功,並拿來一本《轉法輪》,當時我不知道這本書將重新改造我坐以待斃的人生。

當時,我不認識字,小女兒就給我念書,念了一會兒我有點不耐煩了,吵嚷著說:「別念了,我都快要死的人了,有啥用?」沒想到孩子卻說:「這麼好的法,您不修我修。」於是她繼續往下念。

沒想到孩子卻說:「這麼好的法,您不修我修。」於是她繼續往下念。(圖片來源:明慧網)

突然,我覺得頭頂好像被一塊大冰塊猛擊了一下,接著身子就像要飄起來一樣,也有精神了,扭過身子就跟滿屋子來看我的人喊起來,我異常的舉動嚇住了屋裏的人。

當我正嚷嚷的時候,又感覺腰部像有人用錐子猛扎三下似的,倏地,我不吵了,也不罵了,反而覺得身子輕鬆了,便想下地。小女兒就問我幹啥去?我說想下地洗臉,想去外邊走走。然後,我姪女和女兒打來水給我洗臉,洗完臉我就讓她們拿來鏡子,當時我照鏡子一看嚇了一跳!

這哪是我記憶中的模樣啊?我根本不認識自己了,眼睛腫得只剩一條縫,臉腫得變形,披頭散髮,腰彎九十度,腿腫得像棒子,躺都躺不下,只能用被墊在腰部靠著,手腫得五個手指都分不開了,整個身體都變了樣。

放下鏡子後,就想吃些東西,婆婆說你想吃啥?我說吃啥都行,就是餓。婆婆急忙做了一小碗小米粥,我一下全吃了。婆婆一看我有點不正常,就和屋裏的人說:「兒媳婦恐怕不行了,有可能是迴光返照。」

女兒接著給我念大法書,這回我都聽進去了,當念到第二講時,天黑了。晚上我開始高燒,不知不覺睡著了。事實上,自從有病以來,我就沒睡過好覺,黑天白天都只能坐著。但當時我沉沉入睡了,還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上天了,在天上飛,聽到了鑼鼓喧天的聲音像演戲似的。

第二天,我決定去煉功點煉功,家裏人不讓我去,我說不行,誰也別攔著我。兩個孩子便把我扶去了。到那裏之後,別人煉功,我就坐在邊上看人家煉,別人讀法我就聽著,煉功點的人對我特別的好。回家之後,我又睡了一個好覺,當時,就感覺這法輪功太神奇了。

隔天,兩個孩子扶我去煉功點,等回來的時候,已可以自己走了,當時身體雖然沒有消腫,但感覺有勁,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到了晚上我又開始高燒了,等我醒來的時候,身體消腫了,滿身都是大紫包,大的有小碗口那麼大,小的也有拳頭大,全身都是,用手一摸還特別的硬,沒有包的地方就是一層皮。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幫婆婆做飯,婆婆擔心不讓我做,我說沒事,我能行。吃完飯後,我推起自行車就出去弘法去了,逢人就告訴他們大法好,能救人,發自心底的和碰面的人講了一天。

晚上,大紫包全沒了,身體一身輕。到了第四天就全好了,臉上還有紅暈,周圍的人都覺得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從此以後,我天天去煉功點學法煉功,走上了修煉的路。

從此以後,我天天去煉功點學法煉功,走上了修煉的路。圖為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得法之後,在我孫女身上還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七歲那年,在她的右眼角下邊長了一個瘤,上醫院看,醫生讓做手術。當時家裏也沒有多少錢,做手術也得幾千元。

我的孫女相信大法,我就讓她煉功。有一天,她和我一起煉功,等煉完功後,她一邊照鏡子一邊說:「奶,我丟東西了。」我說妳丟啥了?她用小手摸著眼角說眼角的瘤沒了,我一看真的沒了,就告訴她是師父給拿掉了。

去年,我娘家爸爸八十三歲時,得了腦血栓,我在那伺候了一個月,給他念大法書,並讓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漸漸他能下地了,現在全好了,什麼活都能幹了。前幾天,他孫女結婚,他在眾人面前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啊!」

有一次我和小女兒騎摩托車去漁場餵魚,回來的時候,由於急著回家,匆匆忙忙往家趕,在躲水坑的時候,摩托車失控,撞到了一棵大樹上。我的臉緊貼在樹上,胳膊掛在樹上,小女兒騎在我的肩膀上,鞋子甩出去二十多米,摩托車被卡在樹上拿不下來,可是我們娘倆一點都沒受傷,車子也沒壞。旁邊看見的人都說:「以為妳們倆這下完了呢,結果安然無恙。」

迷途知返 神蹟再顯

一九九九年,大法剛被迫害,我們當地煉功點黃了,由於不識字、學法跟不上,在一次送真相傳單時被警察抓去,在拘留所被非法關了二十四天。回來後,功不怎麼煉了,有時還玩麻將,忙著做生意賺錢。不長時間,以前的病又復發了,身體又和以前一樣。孩子一看我不行了,就要送我去醫院,兒子還說別死在家裏讓人笑話。

家人強行把我抬上車送去醫院,經過幾個大夫檢查,都說人不行了,要趕緊回家。這時我兒子又請來一位腎科的高大夫,她來到病房,翻開我的上眼皮一看說,按照這種病情人早就應該不行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她一聽就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不用吃藥、不用打針,妳幹啥來了?」

當時我聽到這就哭了,在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您還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啊,請您給我點文化,讓我認識字吧,我就把《轉法輪》全看下來,我就知道怎麼修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怕,什麼也擋不住我修煉的路。」

回到家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讓我看書。更神奇的是,從那天起,原來不認字的我,竟能把《轉法輪》這本書看下來了,讀法的時候,念得非常順暢,身體也很快恢復了健康。

我很明白,我的生命是師父給延續來的,認識我的人都說:「大法真好,妳的老師沒白救妳的命啊,妳好了還救別人,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妳的心真好、太善良了。」我告訴他們:「就謝謝我師父吧,是大法救了你們,請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啊!」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4/等死的我得到大法救度-436769.html

(本文主圖攝影:Alinda Tian)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