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三省迫害未歇  黑龍江八十一歲張成花離世

東三省迫害未歇 黑龍江八十一歲張成花離世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東北三省黑龍江、遼寧、吉林一直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區域。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二零年,東三省共有一千六百五十七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致死,超過全國總迫害致死人數的三分之一(因大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仍沒有曝光,此數據為嚴重低估)。

個別來看,黑龍江、遼寧、吉林迫害致死人數分別為五百九十一人、五百七十一人、四百九十五人,占全國遇害人數的第一位、第二位、第四位。

近期,東三省又出現多起真名實姓的嚴重迫害案例。

長期受迫害 黑龍江密山市張成花離世

張成花離世時八十一歲,生前是牡丹江農墾管理局八五一一農場糧油公司退休工人。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時,她剛出家門不遠,就被從黑色轎車下來的幾個人劫持,被密山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罰金一萬(人民幣,以下同),被關進黑龍江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養老金也被扣發。

經過多年無休止的迫害,張成花承受了巨大的精神與身體的摧殘與折磨,為了要回養老金,更是為討回公道,她身心疲憊地奔走於各個相關部門。有的人生出憐憫,表示關注;有的不屑一顧;有的無禮蠻橫地推脫,一直未予解決。最後她終於倒下了,於二零二一年十月上旬含冤離世。

張成花家住密山市福隆小區。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多年的農業生產勞動,給張成花帶來了一身疾病,嚴重的糖尿病、肺炎、腎炎等疾病,使她失去了勞動能力,花了很多錢也治不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張成花在極度的痛苦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久治不癒的疾病通過學煉法輪功不治而癒了!她發自內心地感謝法輪功,也希望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分享給農場的每一個人,給家庭和鄰里帶來莫大的好處。

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創編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自1992年5月傳出以來,參加修煉的人已有上億之眾。圖為中共鎮壓之前的晨煉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多次關押迫害、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九月,農場黨委書記李利,把整個農場煉法輪功的人都找來,逼迫他們放棄信仰。

張成花不肯放棄,李利和公安分局蕭志忠強行勒索她兒子五千元「保證金」,又派了兩個警察在她家門口看著她。幾天後,李利又找她,讓她簽字、做「保證」,她不簽。李利就逼她姑爺簽名,才算了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張成花為維護信仰自由,走上天安門廣場,要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誰破壞大法就是犯罪。她在北京被李利和公安局警察趙舟抓回來後,直接關進農墾局北山看守所半個月,之後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李利和蕭志忠又來逼問她還煉不煉,她不屈地回答:「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為甚麼不讓我們煉?不是說信仰自由嗎?我有病時你能替我遭罪嗎?」李利被問得無話可說,就利用手中的權力,再次把她抓進看守所,非法關了兩個多月才放回家。

同年十二月份,她因送法輪功真相資料,再次被綁架關押進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初,被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回家後,李利等人再次派兩個警察每天在張成花家門口監視她的出入,並且以她被勞教過為藉口,不給開工資。她對李利說:「我不是罪犯,你這樣做是違法的。」

由於張成花不斷索要工資,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公安局610頭目蕭志忠說:「你不是要工資嗎?我領你去。」

待張成花把工資拿到手後,蕭說:「妳得把一年的勞教工資拿出來,還有送妳去哈爾濱勞教所時的車費也得你付款。」

張成花當然不同意。蕭就強行從她手裏拿去五千六百一十八元,也沒有給開收據,她多次索要未退還。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密山市四名法輪功學員在三梭通鄉寧安村講真相時被綁架,張成花當晚被釋放回家,其他三人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法輪功流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國保警察綁架、構陷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左右,張成花在街上,密山市國保大隊副大隊長玉海穎突然從後面把她抱住,然後就開始翻張成花的兜,將兜中的真相資料和真相幣(五十元)一起搜走,拽著要到張成花家中嘮嘮。

張成花不走,玉海穎就打電話叫來一輛車,來了小李、小習等四人,把張成花拽上車拉回家,進屋就開始翻,犄角旮旯都翻了個遍,把翻到的小冊子等放在地中間拍照,又打電話叫來四個警察在樓道裏站著。

張成花被強制帶到密山市第一派出所。第一個人來問張成花時,她什麼也沒說。李剛又來問這些東西是從哪來的?張成花說不能告訴你。國保大隊長李金林問張成花,也沒問出啥,就氣急敗壞地走了。

下午,張成花的孫子、孫女到公安局要人,簽了「監視居住」後就放回家了。玉海穎誘騙和恐嚇張成花的孫女說,簽個字、按個手印就讓你奶奶回家,否則就送進看守所。

不明身分的人把張成花兩次騙到檢察院,說:「做個筆錄按上手印就沒事了,回家煉功吧!」第二次檢察官說:「簽名按上手印我們把案子就退回公安了。」善良的她再次上當受騙。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國保中隊長李剛帶了三人,沒著裝,謊稱燃氣管道人員,並帶著錄像機,強行把張成花拉到密山法院。張成花說:「你們騙人!」,他們說:「不騙妳也不開門呀!」

在法院裏的幾個人又欺騙張成花,她由於多次受騙,這次沒有相信他們的謊言。

非法判刑入獄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時,張成花剛出家門不遠,就被從黑色轎車下來的幾個人劫持。中午吃飯時,她沒回家,家人找不到人,很著急。到了下午四點左右,家人才接到雞西看守所的電話,告知張成花被非法判刑一年,並處罰金一萬元。整個開庭過程僅僅十幾分鐘。

密山法院下達非法判決書,聲稱密山市公安局偵查員在其家中搜查出法輪功宣傳品八百三十四份,以所謂「利用某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冤判當時七十七歲的張成花一年刑期,並處罰金一萬元。

家人已經聘請了當地律師,上訴到雞西市中級法院。但是律師與法院合謀,多次欺騙家人。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家人去中級法院打了多個電話,終於有一個人接了電話,不報姓名,謊稱案件還沒有到達中級法院。

次日,家人先去看守所,得知中級法院已經去見過張成花了。隨後家人又去中級法院,見到刑庭的楊宗遠,要求家人代理辯護,楊宗遠同意並且要家人的辯護詞,並且說可能不開庭。四月二十八日中級法院維持一審的枉法判決。

張成花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養老金也被扣發。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至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的一年冤獄期間,張成花領取的養老金,二零二零年九月份開始,被八五一一農場社會保險事業管理局非法扣回,同時還多扣發了每年百分之五的浮動工資。

遼寧工程師欒長輝  遭非法判刑四年

遼寧省葫蘆島市渤海造船廠工程師欒長輝,於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上班時,被龍港區邊防派出所所長孫玉柱等綁架、構陷,十一月二十四日被連山區法院非法庭審。十一月三十日家屬接到葫蘆島市連山區法院的判決書,欒長輝被冤判四年。

目前欒長輝家屬正在為他上訴至葫蘆島市中級法院。

欒長輝為人誠實厚道,他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準則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助人為樂。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多次榮獲優秀獎;在單位受到上司的賞識,同事的尊敬。在家他是個孝順的兒子、慈愛的父親,受到親朋好友的讚譽。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欒長輝正在上班時,被葫蘆島市龍港區邊防派出所所長孫玉柱等綁架。八月三日,龍港區檢察院王福飆對他非法批捕;九月二十四日,連山區檢察院龍膽將迫害案起訴到連山區法院。

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兩點,欒長輝被連山區法院非法庭審,開庭現場在葫蘆島市看守所,連山區檢察院公訴人是龍膽,主審法官是李福山。

開庭之前,律師和作為親友辯護人的家屬一致要求法庭去除欒長輝的械具,摘掉手銬,法官竟然以「看守所有內部管理規定」、「沒有鑰匙」為由拒絕,直接違反了最高法院關於械具的相關規定。

開庭過程中,公訴人龍膽沒有對用作構陷的任何「證據材料」出示原物,只出示了扣押清單和幾張照片。家屬辯護人要求對所有構陷材料當庭出示、辨認、質證,公訴人和法官不敢直接答覆、含糊其辭。

就公訴人的非法指控,律師和家屬辯護人當庭進行了全面有力的駁斥。律師和親友辯護人一致要求法院公正執法,立即無罪釋放欒長輝。

整個非法庭審時間僅為一小時,草草走過場,如同應付差事。非法庭審結束後,主審法官李福山稱不用再開庭即可宣判。

自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到十一月二十四日,連山區檢察院龍膽夥同連山區法院李福山,不到一個月已經對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他們是高華、王彥東、趙煥珍、欒長輝。

抓捕、關押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本來就是違法犯罪,相關司法機構不僅不予禁止,還放任這種違法行徑繼續發展至「公訴」、「庭審」、「判刑」,是「罪上加罪」。

遼寧劉愛華和任鳳芹 非法判刑後上訴

另二位遼寧省遼陽市法輪功學員劉愛華和任鳳芹,於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被綁架、構陷,分別被非法判刑三年、二年後上訴,二審於十一月二十六日在遼陽市中級法院開庭,一直沒有宣判。

劉愛華和任鳳芹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被遼陽市警察跟蹤。劉愛華被綁架、非法抄家,非法關押在遼陽市看守所。

一月二十九日,劉愛華被遼陽燈塔市檢察院非法批捕,後被非法起訴到遼陽燈塔市法院。劉愛華被非法關押七個月後,於八月十一日,被燈塔市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審,當日未宣判。

九月六日上午九點,劉愛華被燈塔市法院第二次非法開庭,十幾天後被非法判刑三年。任鳳芹被非法判刑二年。

一審宣判之後,劉愛華和任鳳芹提出上訴,卷宗移到遼陽市中級法院。二審一直沒有宣判。

劉愛華被非法關押期間,弟弟離世,家人遭威脅調查。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8/長期受迫害-黑龍江密山市張成花老人離世-43435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9/遼寧葫蘆島市工程師欒長輝被非法判刑四年-434545.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8/遼寧遼陽市劉愛華和任鳳芹被非法判刑後上訴-434508.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