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蠍子與白蓮花  從《布娃娃》動畫片說起

毒蠍子與白蓮花 從《布娃娃》動畫片說起

【明慧之窗記者陳柏年報導】白蓮花與毒蠍子能不能共存?在上帝的國度裡他們各安其所,欣欣向榮。然而在魔鬼的國度裡,只剩下億萬毒蠍子肆虐橫行,容不下一朵白蓮花。

《布娃娃》(Rag Doll)這部動畫片,2021年7月7日,獲得加拿大雄獅獎(Leo Awards)動畫片類別四大獎項:最佳動畫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和最佳美術指導。魔鬼的國度容不下白蓮花,是我看完《布娃娃》後的感想;去年看李雲翔導演的《求救信》時,就頗有感觸,觀看《布娃娃》時,感觸更深。

圖片來源:大紀元時報

孫毅用生命見證的《求救信》

《求救信》描述修煉法輪功的孫毅,他2008年被關入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連不修煉的妻子都被抓入洗腦班,不得已要求離婚。

在勞教所的孫毅,每日在骯髒、刺鼻的監牢工作15個小時製造萬聖節飾品,他得知這些產品將被出口到國外,就用英文寫著一封又一封的求救信,想盡辦法夾帶在包裝盒中寄到國外,揭發這場迫害。他說自己很難熬的時候,會讀著妻子那封要求離婚的信,並抬頭看著牢裡的月光,感覺那是與家人唯一的聯繫。

兩年半後孫毅被釋放,他仍舊堅持修煉。2012年,孫毅用英文寫的「求救信」被美國婦女茱莉發現並公諸於世,中共殘酷的勞教體制曝光在外媒的報導下,廣受各方譴責。

發現自己的信引起盛大迴響,也為了揭發馬三家勞教所的邪惡,孫毅同意了一個危險的任務--與海外導演李雲翔秘密合作拍攝記錄片。他們除了實地拍攝之外,還以自述與動畫的方式,重現孫毅在馬三家勞教所經歷的煉獄般的生活、酷刑,以及書寫求救信,寄送到美國的過程。

看著影片,除了驚嘆孫毅的繪畫才能,也被電影所呈現的一切震撼不已。在冰冷、恐怖的監獄中,孫毅經歷了幾個月「五馬分屍」的酷刑折磨,昏厥後醒來再虐待;也被懸掛在利如刀割的手銬上,被迫好幾天長時間站立不准睡覺、腳踝水腫如大腿。這些幾乎陷入瘋狂的虐待,只要他肯低頭,只要他說一句「不煉了」,折磨就會停止,但是他從未屈服。

那麼文弱瘦小的人,是怎麼承受過來的?原因超乎我們的想像,或者是我們如何也無法想像。即使孫毅在影片中說過,他曾經想要放棄,但是想到:「我要死了嗎?不,我離死還很遠呢」,就這樣一分一秒,日日月月的,撐過來了。

看著、聽著這些陳述,我們還是難以想像,並在詫異與不解中流下淚水。就像我們無法理解,一封妻子要求離婚的信,為何被他那樣珍惜,無怨無恨的看了又看,讀了又讀。我們也無法理解,到底為什麼這樣一個善良且別無所求,只願信仰自由的好人,會被迫害到親友被抄家、妻子要與他劃清界線,朋友不願收容,淪落到流離失所的地步。

影片是那麼平平淡淡,又是那麼驚心動魄。我們看到孫毅與當時迫害他的獄警友善互擁。是什麼讓孫毅如此雲淡風輕?面對過去,獄警流下悔恨的淚水,說孫毅的遭遇「有良心的人沒法看下去。」那麼當年,是什麼迫使他鬼迷心竅,成為這個犯罪結構的一部分?


因為他的信引起壯闊波瀾,迫使中共在2013年終結了勞教所制度;即使他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在2016年成功來到印尼,與地球另一端的茱莉會晤,留下了珍貴的友誼長存;即使他抱有熱切的企盼,可以在不久的未來,在自由的天空下與妻子重逢,不再有被抓捕迫害的恐懼;即使他是一位如此多才多藝、善良勇敢,令人欽佩的英雄,無論在哪一個國家都應該被珍惜與敬重,孫毅還是逃不過中共的追殺。

這樣美好的人, 2017年與中共特務見面不久後就離奇去世,享年五十歲。我不斷想起影片中,家人為他慶生時說的話:「算命的說他五十歲以後就好了。」或許在暴政下,什麼也不能算數。

無窮的希望,隨著一個聖潔的靈魂消逝了。他在中國的時候始終無法以真名示人,死後悲痛的家屬也被禁絕進一步了解死亡原因。我不明白偌大的中國,為什麼容不下這樣一個人。(求救信連結網址https://www.letterfrommasanjia.com/zh-hant/)

從《布娃娃》到真實中國

相較於紀錄片的真實深刻,《布娃娃》則以又困難又細膩的「定格動畫」呈現故事。呈現的畫面那麼美又那麼真:觀眾一開始,就進入了一個虛幻的世界:拿著畫筆的布偶媽媽和布偶女兒,一起幸福快樂的生活著。布偶媽媽是個畫畫高手,她巧筆一揮,紙上的布娃娃栩栩如生,再用畫筆點亮眼睛,布娃娃竟然從紙上跳下來了!布偶女兒抱著布娃娃,好不開心。

但是邪惡來了!當窗外黑雲湧動,雷電閃現,媽媽將女兒藏入木箱,在一陣打砸聲中、女兒瞥見媽媽最後一幕是被惡警勒頸的畫面,然後世界陷入黑暗,布偶媽媽從此失蹤。又驚又懼的布偶女兒踏出木箱後,家中早已面目全非。此後她只有與布娃娃相伴,開始了流浪生涯。

女兒永遠記得,布偶媽媽是如何賦予娃娃生命的,因此她拿出一張遺留下的畫紙與畫筆,學著媽媽的畫畫的樣子,畫了又畫,就想把媽媽畫回來。但是她的筆觸歪斜稚嫩,從來也沒有成功過。

這段時期,黑雲與閃電不斷跟隨她。於是我們看到她被孤兒院逐出而流落街頭,被廢棄物回收的雇主拒絕收容,只能孤身在寒雨中的荒廢建築物中棲身,在生日的時候,只能在厚厚的雪地裡砌成媽媽樣貌的雪人,孤伶伶的與布娃娃為伴,度過自己的生日。

春去秋來,布偶女兒長大了。她畫得越來越好。雖然媽媽從沒有活過來,然而紙上的媽媽不再是布偶媽媽,是真人的樣貌,甚至活靈活現的,穿著仙女袍服打著煉功手印。
  有一個詩人說:「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或許透過年齡增長,女兒漸漸明白,媽媽已經活出真正的生命,不願當個沒有靈魂的布偶,才在這個人人甘為布偶的世界裡被迫害。

故事的最後,完全用真人呈現。布偶女兒化身成一個面目清秀的女孩子,在類似監獄或勞教所的地方埋首工作。面對著惡警的電棍威逼,眾人噤聲之際,她無畏的站起,打出除惡的蓮花手印,畫面就終止在這一刻。

落入現實中的女孩子,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遭遇呢?我們實在不敢想像。或許她會像孫毅一樣,始終不肯屈服。也或許她會像媽媽一樣,就這麼消失在人世。然而這兩種結局都無法令人滿意。

我們真正想看到的是,歷經千辛萬苦之後,孫毅能快樂的在陽光下生活,而善良的女孩再與媽媽重逢。但是在現實的中國,這是不可能的了,就像觀眾們無法想像,眼前的惡警會對眼前白蓮般的女孩放下警棍。

在中共統御的國度裡,人們只能當布偶。中共殘酷的扼殺了一朵朵聖潔綻放的蓮花,任由毒蠍當道。白色的蓮花理應美麗的盛放在這個世界,讓有眼睛的人能見、有話語的人能言。一個容不下白色蓮花的國度,與煉獄有什麼兩樣呢?也只有永遠沈淪在罪惡與毀滅之中了吧。(布娃娃連結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2Fx4UTc8Tg)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