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家煉功」中共就不迫害了嗎?

「躲在家煉功」中共就不迫害了嗎?

文/東方梅(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編輯)

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這件事,有些人說:「你們要覺得法輪功好,就躲在家悄悄煉多好,出來揭露共產黨這不是自找麻煩嗎?這是參與政治,破壞穩定。」果真是這樣的嗎?

有人這樣認為,恰恰與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還不夠普遍有關;同時,說這話的人其實是因為未明真相,無意中站在共產黨的立場上說話了,至少在這件事上如此。他們只看到了法輪大法的好處,卻沒看到中共的出發點與目的,以及法輪功弟子的危險處境。包括一些國際媒體也是這樣,所以有必要詳細說透。

抓權專政  罔顧國民利益

這邊先談談共產黨內心的恐懼。共產黨是一個內心充滿恐懼的邪黨,只能獨裁,不能與人共享政權。它把自己掌握權柄放在第一位,從來就沒有真正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多黨執政有利於國家的發展與繁榮,但不利於自己抓權柄,所以中共必然要一黨專政。

共產黨是一個內心充滿恐懼的邪黨,只能獨裁,不能與人共享政權。它把自己掌握權柄放在第一位,從來就沒有真正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共歷史上與國民黨兩次的所謂合作,都是騙人的伎倆,不論是北伐還是抗日,目的都是為自己抓權,哪管國家民族利益。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希望日本多占領中國地盤,事後毛澤東感謝日本人,也是因為日本人幫中共牽制、並消耗了國民黨的軍隊。

猜忌敵我  一律暴力消滅

其次,說說共產黨的恐懼和殘暴。中共以搞運動耍流氓起家,搶奪別人財產,土匪暴力;竊取政權後,它靠搞「利用一群人整另一群人」的整人運動,來維持其政權的生命力。

壞事幹多了,總怕報應,總怕被人看穿。看一群人多了就猜忌要奪它自己的權力,這是中共自身的恐懼心所致。它看誰都是敵人,對誰都可以暴力消滅,包括自己的「元老」、「同志」,一切只為獨裁和控制人的一切。

卸磨殺驢  為黨賣命亦難逃

再說中共出於恐懼和殘暴的攻擊習慣。中共搞運動整人都是主動進攻型的。比如鬥地主、文革、三反、五反、反右等等,無風起浪,晴天霹靂,有計畫有預謀,被整者不知不覺就進了圈套,就包括劉少奇、鄧小平、老舍這些精明人也不例外,不知怎麼回事就身陷囹圄了。

而且運動往往有內部指標,很多人先被內定了,表現再賣力也跳不出圈。整反革命時,毛澤東先定下「千分之一」的比例,就是要殺全國人口的千分之一,在這種前提下,被殺者是否該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完成指標的單位和個人,無法證明自己對黨的「忠心」。

營造輿論  踐踏道德法律

中共傾盡國力搞運動,嚴格控制媒體,搞輿論,製造謊言無底線。中共的元老鮮有善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被說得一無是處,黨的接班人林彪也成了叛徒。

先製造輿論,後跟著行動;先收拾「重要成員」,分步進行,各個擊破;再收拾一般成員,步步加碼,「對待階級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雷鋒語),「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人民的殘忍」(列寧語),根本就不講什麼道德法律。

對被渲染成「階級敵人」的人,怎麼懲罰都不過分,批鬥、打死、活剮、甚至吃掉,紅色恐怖瀰漫。據許多學者估計,和平時期三年餓死三、四千萬中國人,超過日本侵華八年殺死的人數(估約兩千萬人)。

對被渲染成「階級敵人」的人,怎麼懲罰都不過分,批鬥、打死、活剮、甚至吃掉,紅色恐怖瀰漫。(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大躍進」及「文革」末期的經濟幾乎崩潰。中共在和平時期至少害死八千多萬中國人。還有很多人受不起侮辱和精神折磨,自殺,跳樓、跳井、喝藥、上吊、精神失常。

最後,被定為專政對象的「分子們」,為了求得最後一點生存的空間,學會了整日膽顫心驚,不敢說不敢動,顫抖著屈服於共產黨的屠刀之下。

吹捧偉光正 泯滅百姓良知

我們知道,當一個人不再相信善惡報應時,他就很難守住道德良知,就會不惜對同類做出非人的殘忍行為。

而中共為了泯滅中國人的信仰、催化中國人的殘暴,它對民眾的無神論洗腦,是從娃娃抓起的。在這種環境浸泡下的人們,腦子裏被灌滿了幻覺,比如認為黨才是最「偉大、光榮、正確」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黨是親愛的媽媽」。

人們腦子裏被灌滿了幻覺,認為黨才是最「偉大、光榮、正確」的(圖片來源:大紀元)

被共產黨這樣洗腦教育出來的人,為了表現對黨的忠誠,打爹罵娘也不覺得彆扭;心中只有黨,沒有了良知,黨叫幹啥就幹啥,道德嚴重淪喪。黨的宣傳,煽動性極強,輿論搞臭被迫害者,人們被迷惑煽動地怒火滿腔,活活打死了「周扒皮」周春富(實際上是勤勞的實在人),差點打死扮演「黃世仁」的演員。

善良人的善良被踐踏和無底線利用。在中共竊政之後,中國人心中的良知、是非、善惡觀念,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被消滅著。消滅不了的,就直接從肉體上消滅。

這次,中共把矛頭指向了法輪功。

媒體抹黑有信仰、有良心的人

真正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對謊言、暴力和恐懼是不會盲從的。

因此,江澤民在公開迫害之前,就對法輪功定下了滅絕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和法輪功學員在家煉還是在公共場合煉,已經毫無關係。中共要消滅的是信仰、良心,以及堅守信仰和良心的人們。

其實早在一九九六年,中共就對法輪功開始了小規模騷擾,比如《光明日報》事件,一九九七年在全國範圍內公安內部開始調查,先把法輪功定位「X教」(注意,是內部定位,而不是法律規定。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再搜集「證據」,因為法輪功太正,結果始終「未」發現證據。

江派羅幹的連襟、文革時期以鼓吹「自然科學有階級性」迎合階級鬥爭形勢而一舉成名的運動痞子何祚庥,再次推波助瀾,先在北京幾次誣蔑未成,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上終於發表了誣蔑文章,挑起了「天津事件」,警察打人抓人。

天津官方也一反常態,不怕事鬧大,煽動人們去北京,口稱天津公安局沒權放人,只有北京能解決。

科痞何祚庥早已等候多時了,政府讓專人領著眾人,排成所謂「圍攻中南海」的陣形,這些居心不良的團夥還推翻了朱鎔基(不願受江擺布)平息事態的開明決定。

一切就緒,中共才開始了公開叫囂,誣蔑法輪功圍攻中南海,以此來刺痛「順民們」已習慣於向恐懼低頭的、被暴力和生存挾持著的政治神經,這時,被迫害者們早已成為中共伏擊圈內的目標了。

綁架人民仇視善良群體

江澤民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喊出「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一個政黨,要去「戰勝」一群手無寸鐵的信仰民眾,這正常嗎?中共不是劫道賊,也不是小土匪,善良人在家躲是躲不過的。

(繪圖:一民)

中共一手製造的抹黑宣傳攻勢,使大量的人們誤認為法輪功是社會的毒瘤,加之民眾早就被中共訓練,拿仇恨和暴力當家常便飯了,因而對被恨之入骨的對象是不當人對待的,法律和人權就更談不上了。

因此,即使討厭共產黨、對法輪功有點了解的人,也普遍覺得法輪功反對迫害是「拿雞蛋碰石頭」。

看狂風滿樓,必是山雨欲來。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功學員面臨的,就像羔羊面對凶殘圍攻的豺狼一樣,「在家不動」就安全了嗎?安全不了。

《九評》喚世人  識破中共謊言

面對共產黨高高舉起的屠刀,以及眾多盲目跟黨走的民眾,不講真相就等於坐以待斃,必須得奔走相告,幫人們從謊言製造的麻痺和迷幻中醒來。《九評共產黨》深刻揭露了中共的本質,所以傳播《九評》這本書,對幫助人們走出誤區是很有必要的。

順便一提,這兩年中共再次針對法輪功搞「清零」運動,一來是堅持煉功的人還很多,二來是它不想放過在家偷偷煉的人,你繼續煉就說明你和中共不是一夥的,那它怎麼會放過你呢?這也證明在家煉不是出路。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惡,這根本不是在搞政治,更不是在破壞穩定,而是在巨大壓力下的善良行為,是維護自己和他人的基本生存權,也是為了維護真、善、忍與正義。

面對掌握生存資源的邪惡中共,無所畏懼地揭露迫害和不同流合污,才是真正的修煉心性,是佛性的體現。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徵文來稿】「躲在家煉功」中共就不迫害了嗎--439512.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