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在人間 山東女監利用刑事犯濫施酷刑

惡魔在人間 山東女監利用刑事犯濫施酷刑

文/明慧網山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李佳改寫)

山東省女子監獄爆出慘絕人寰的迫害!獄警自己不親自動手,在各監區挑選一些刑事犯殘害法輪功學員。刑事犯本身就犯下重刑,包括坑矇拐騙、貪污受賄、殺人放火、黃賭毒淫等刑事案,獄方再將其培訓成沒有思想的機器人,教唆她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有:王文麗、湯瑋瑋、李春玲、董雪、鄒玉嬌、張耀勻、魏務翠、崔東君、盧夢、於霜霜、許苗苗、杜蘆莎、李俠、龐佃珍、劉秀芹、江平、叢萍、楊麗萍、於愛榮、張靜、周洪曼、姜曉豔、楊怡、孫麗潔、崔佔蘭、黃義翠、李玉潔、李偉、劉園園、賈秀蓮等,她們雙手都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前武警「所長」淪刑犯 曾將善良人折磨至死

犯人王文麗,女,六十歲左右,因為與黑社會勾結,被判刑十年零六個月。

王文麗到山東省女子監獄十一監區後,一直在一西和二西充當惡警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此人心狠手辣,又是武警出身,會拳腳,很多學員被她暴力行兇,致傷致殘。

在監獄中,王文麗曾經不止一次地在施暴的刑事犯們面前炫耀,說自己在青島看守所當警察(或副所長)時,曾經領著幾個人,把平度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蕭素敏活活折磨死。

蕭素敏過世之後,看守所連夜把遺體送到了青島海慈醫院,與醫生相互勾結,把遺體插上呼吸機後,才通知其家屬;謊稱那位學員是得了急症搶救無效死亡。

二零一八年,六十多歲的濰坊法輪功學員徐有芳,因為喊「法輪大法好」,被王文麗抓著頭髮,拽倒在地,拖著走,邊拖邊罵,一邊叫囂著「不信治不服你」,一邊招呼刑事犯:「快拖去醫院灌食,把你的喉嚨戳爛,看你還喊不喊。」這時來了兩個刑事犯用拖車拉走徐有芳。

各式酷刑「轉化」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不讓如廁、暴打、下藥

另一個刑事犯湯瑋瑋,威海人,因詐騙被判刑十九年,此人身高馬大、品行惡劣,典型的勢利小人。她被獄警安排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小黑屋」長達九年的時間,積累了大量迫害學員的陰險和暴力手段,於二零二零年二月份被獄警提拔為轉化大組長。

刑事犯江平,青島人,高官情婦,因經濟案被判十四年。此人為人歹毒,很有整人手段,為了減刑,她拼命討好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被獄警提拔為紀律大組長。

四十多歲的濰坊法輪功學員李祖平(李祖萍),因堅持不「轉化」,在小黑屋,受盡了王文麗、湯瑋瑋、江平等人非人折磨。

後來,李祖平被送到醫院野蠻灌食,刑事犯聶俊青、湯瑋瑋、李俠等把李祖平綁在床上,捏著鼻子灌水,把饅頭掰成一塊一塊的,塞到她嘴裏後,用小勺往嗓子眼裏搗,故意用勺子搗她的舌頭、嗓子、牙齒。同時擰她、掐她、打她,還用最難聽的語言侮辱她。

這些惡行也沒能讓法輪功學員李祖平屈服。惡警們就將李祖平關進了沒有監控的浴室,指使犯人江平、王文麗等輪番對其施暴。

這些暴徒們每天對李祖平拳打腳踢,用鞋底打頭、打臉、揪頭髮,讓李祖平兩腳並攏或站軍姿,稍一動,就用木棍打她的小腿,還偷偷在她背後對著她的小腿猛踹一腳,李祖平就會重重地摔在地上。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3/cigwcwy6s7oasgqmcg.jpg
惡警們就將李祖平關進了沒有監控的浴室,指使犯人江平、王文麗等輪番對其施暴。(圖片來源:明慧網)

她們還不讓李祖平大小便,李祖平經常都不得不排排泄在褲子裏,整個人都被折磨得脫了形,滿身是傷,渾身惡臭。

王文麗在暴打李祖平時,還不停地叫囂:「不轉化就別想活著出去,你們法輪功打死白打死!打死了,我們不承擔任何責任,還有功。」

她們還偷偷地在李祖平的飯菜裏下藥,導致李祖平整個人迷迷糊糊,身體癱軟。強行「轉化」迫害後,李祖平被人拖進了監舍。

監獄「培訓」迫害折磨的各式手段

犯人李春玲是原濰坊市的一個副市長,因受賄罪判了七年刑。受獄警指使,一名背叛信仰的人,名叫付桂英,對李春玲進行了長達兩年的強化「培訓」。付桂英手把手教李春玲學、看各種殘酷迫害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

二零一七年,李春玲當上了監舍長。二零一八年九月,付桂英出獄後,李春玲接替了「轉化大組長」的角色。

泰安法輪功學員李和珍,五十多歲,入獄後,分到李春玲的監舍。李春玲以她「轉化不好」為藉口,指使崔莉莉和蕭玲(湖北人,背叛信仰者)對李和珍嚴管,李和珍經常被她倆拖到廁所,拳打腳踢,值崗的刑事犯對此熟視無睹,有時還幫著這兩人呵斥李和珍:「不聽話就是揍得輕了,再不聽話就關小黑屋!」

李和珍的腿被打得腫得像大樹。李春玲不但不讓其抹藥醫治,還專門讓人打她傷重的地方,還長期罰站,再疼也不讓坐下,後來,李和珍的腿都化膿了,還不准她說。

李春玲經常把李和珍關進廁所,讓監舍裏,所有的人輪流打她臉,踢她腿,辱罵她,誰要是不打不罵,全監舍的人就要都打罵這個人。這也是付桂英教給李春玲和所有猶大們(背叛信仰者)的最惡毒治人招術,叫「群起而攻之」。

後來,李和珍實在受不了了,有一次,趁著發放藥品時,沖到衛生員面前,當著許多人的面,撩起褲子,讓衛生員看。

獄警看到這事掩蓋不住了,才讓人送李和珍去就醫,她的腿已經感染化膿,抽出了很多膿血,兩個月後,才出院。

直到出獄時,李和珍的膝蓋以下還都是黑的,疼得不能蹲下。獄警明知李和珍是被打的,卻為了包庇李春玲,強迫李和珍撒謊說是自己在浴室摔的。

法輪功學員在自由社會以及中國社會的處境對比。(圖片來源:明慧網)

真實迫害案例

膠州的法輪功學員吳曉翠,五十多歲,文化局出身。剛進監舍時,說她轉化不好,就是頭腦有問題,吳曉翠被崔莉莉和蕭玲拖到廁所裏,暴打頭部,疼得吳曉翠直喊:「打人了,打死人了!」

門外值崗的崔佔蘭、楊潔、黃義翠、王春華等刑事犯不但不制止,還趴在門上奸笑著,說:「頭腦不清醒,就得打,揍得輕了,就得狠揍!」

平度的法輪功學員張秀美,七十多歲,因文化水平不高,常寫錯字。崔莉莉等猶大強迫她重寫,哪怕只寫錯一個筆畫,都得重新抄寫。

晚上十點半監舍熄燈休息時,這麼大歲數的張秀美還每天被逼著搬凳子到監舍門口,藉著走廊的燈光,一遍一遍重寫,凌晨三點之前從未睡過覺,早上六點之前就要起床。

每天早上都有厚厚一摞寫錯字的廢紙。白天,張秀美一直被罰站不准坐下。

這些猶大在李春玲的教唆下一直用這個惡招折磨法輪功學員張秀美,企圖讓她屈服。在三樓學習室時,張秀美也一直被罰站,由於睡眠嚴重不足,站著也會打瞌睡,被監視她的猶大又打又擰,還跺她的腳。

法輪功學員李建美被猶大付桂英迫害成殘疾,腰腿一直疼痛,不能自己行走。有一次,她的大腿根部長了個大疙瘩,疼痛難忍,她見到衛生員李玉潔,就要求去醫院看病。

當時犯人江平正好當紀律大組長,她不讓李玉潔報告獄警,故意拖延看病時間。李建美疼得整夜睡不著覺,呻吟聲傳出很遠,江平看到這事瞞不下去了,才不得不上報獄警,帶她去醫院治療,此時李建美的腿腫得很粗,大疙瘩已經化膿。

招遠的法輪功學員趙玉紅,經常被湯瑋瑋、鄒玉嬌、董雪、張耀勻等折磨打罵。有一次,犯人董雪(蓬萊人,因搶劫被判刑七年)把趙玉紅打倒在地,用腳又跺又踢,直到累得打不動了,才住手。

趙玉紅被打得滿地打滾,起不來了,被拉到監獄醫院檢查,她被董雪踢斷了三根肋骨。這是一起嚴重的獄內再犯罪事件,可是董雪打人是獄警指使的,十一監區的獄警們不但沒上報處罰董雪,還想辦法為董雪掩蓋,開脫罪責。獄方不讓趙玉紅的家人追責,只是象徵性地扣了董雪八十分,就把這事給壓下去了。

泰安的法輪功學員王秀平,因不「轉化」一直被關在小黑屋內,鄒玉嬌(東北人,組織賣淫罪)日夜監視著她,經常打罵,不讓大小便,王秀平常常被逼得排泄在褲中,還不讓換褲子洗澡,弄得小黑屋臭烘烘的,更遭到鄒玉嬌和值崗刑事犯的辱罵。

在食物中下藥 破壞中樞神經

青島的法輪功學員宋雲,在小黑屋被湯瑋瑋、張耀勻打得臉上、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頭髮被一縷一縷地被揪下來。

刑事犯崔東君日夜監視宋雲,從沒給她個好臉色,對她非打即罵,看到宋雲拒不「轉化」,就偷偷在飯菜裏放破壞中樞神經的藥,從此宋雲變得反應遲鈍,精神失常,時常無緣無故地面帶驚恐,全身發抖。

在一次打飯分飯時,盧夢和崔東君在偷偷往宋雲和趙玉紅的菜碗裏放藥,邊放邊說:「行了,吃了這個藥,就老實了。」

崔東君對殺人犯周洪曼(青島城陽區人)說:「以前真沒把這藥當回事,沒想到這麼厲害,吃了就見效。咱們洗澡的時候,你沒看到陸雪琴,她胸以下的皮膚都是黑的,就是吃這個藥吃的,到現在還沒變過來。」

在飯菜裏偷偷下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是獄警指使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慣用的伎倆,很多大法學員拒不「轉化」,都是被下了這種藥後,變得反應遲鈍,精神失常,渾身無力。

在飯菜裏偷偷下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是獄警指使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慣用的伎倆,很多大法學員拒不「轉化」,都是被下了這種藥後,變得反應遲鈍,精神失常,渾身無力。(圖片來源:明慧網)

強迫劈腿、擰胳膊酷刑 越無人性越受獎賞

在獄警的暗中指使下,大多數不寫「五書」(背叛信仰的聲明)的法輪功學員,在小黑屋中,被這幫刑事犯施加各種酷刑。

其中一種酷型是劈腿。不管學員年齡大小,身體狀況如何,硬把兩條腿分開,劈成一字形,把兩腳別在塑料凳的空當裏,一個凳上坐一個人。

這種劈腿特別痛苦,很快就能使人疼得渾身冒汗,暈死過去。她們就鬆開一會,等學員緩過氣後,再給劈開,反覆多次來回折磨,直到學員被逼寫「五書」後才罷休。

再如擰胳膊,刑事犯把人按倒在箱子上,一個人踩著腿,兩個人把胳膊從背後擰到後腦勺上,這時,刑事犯湯瑋瑋經常會用筆尖猛戳學員的手指肚,直到雙手鮮血直冒,再把筆塞到學員手裏,抓著她們的手在紙上寫污衊大法和師父的惡毒語言。

很多學員都受過這種酷刑。法輪功學員王華、李愛華、隋英、姜淑娥、吳建平、郭秀清等學員的胳膊擰過之後,腫得很粗,有的一年多,還疼得不敢動。

這些身強體壯、兇狠惡毒的殺人犯、搶劫犯、詐騙犯、毒犯等各類刑事犯人到了監獄,不但沒有受到教化變好,反而經過十一監區獄警的強化培訓,個個都被打造成了毫無人性、專門迫害善良人的暴徒和打手。

她們的殘暴惡毒,都是獄警授意縱容的,這些人在行兇時,都在獄警的監控之下。獄方不是看誰遵規守紀,而是看哪個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最賣力。

最殘暴無人性的反而會受到獄警的獎賞,表面上是這些人在行兇,實際上是獄警在害人,而獄警又是在執行中共的命令,互相勾結,狼狽為奸。

上面的這些在監獄的迫害事例只是小小一部分,還有很多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沒有被曝光出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0/山東省女子監獄利用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439885.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