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榜】河北獄警劉紫薇施暴二十年  多人致死致殘

【惡人榜】河北獄警劉紫薇施暴二十年 多人致死致殘

文/明慧網河北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慈璇改寫)

美國二零一六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及歐盟二十七國也陸續制定相關法律,制裁侵犯法輪功學員人權的中共官員和基層執行者,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

這些被制裁的對象,不少人都在明慧網《惡人榜》名單之中,凡是列在榜中之人可能隨時會被制裁。

《惡人榜》中的河北獄警劉紫薇,二零零一年夏天在保定市勞教所工作,擔任普通警察(小隊長);二零零七年七月調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任一大隊大隊長,後來再調往三大隊。

劉紫薇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採取體罰、毆打、性虐待、吊銬、針扎、電擊、剝奪睡眠、揪頭髮等殘酷手段,折磨不少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致死。

劉紫薇目前已被舉報,列入制裁的名單中,其二十年來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罪行,可謂罄竹難書。以下僅簡述數例事實:

一、劉紫薇在河北「保定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舉例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定興縣五十二歲法輪功學員李瑞英因張貼大法真相,被國保大隊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保定勞教所。

二零零四年,李瑞英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堅決抵制迫害,其間遭獄警綑綁在椅子上、上重刑(銬大板)、強行灌食、打針、輸液。被強制輸液時,隊長劉紫薇打她,並用電棍電她。

二零零四年九月被「保外就醫」,但由於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最後腦出血,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中共酷刑示意圖:釘大板。(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遭酷刑折磨的部分法輪功學員

1、二零零二年,隊長劉紫薇、朱曼帶領十多個牢頭,普教犯和猶大(已放棄修煉的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史貞樓下狠手。

她們把史貞樓拽進一間小屋裏,輪流打她耳光,直打到癱倒在地。她們又把她捆綁在鐵椅子上,繼續打耳光,用竹棍輪流抽打,並用電棍電擊。史貞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讓外邊好多人都哭了。

後來她們用膠帶把史貞樓的眼睛蒙上,把嘴封住,繼續毆打。就這樣從中午一直酷刑折磨到第二天凌晨兩點多,把人打到臉變形、渾身腫脹和青紫、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圖片來源:明慧網)

2、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高春蓮因拒絕看誣蔑大法的錄像,被隊長劉紫薇銬在椅子上不能動彈,任其由蚊子叮咬,因奇癢無比,引發噁心嘔吐,被吐出的髒物燻了三天三夜。

劉紫薇還夥同三個刑事犯打她,揪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四十多下。四個人輪番踢她的腿,劉紫薇狠命地踢她的腹部。最後她被打得臉部變形、腫脹不堪、口鼻出血,嘴裏被打爛,牙齒鬆動不能嚥食,滿地都是她的頭髮和鮮血,不能躺臥,直到怕出人命擔責任才罷休。

3、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開始大搜查,隊長們把法輪功學員陳秀梅僅有的一篇經文搶去,陳秀梅伸手奪了回來,犯人和隊長遂對陳秀梅拳打腳踢。劉紫薇用鞋底打陳秀梅腦袋,把陳秀梅打暈在地。

她們怕被人看見,讓人把遍體鱗傷的陳秀梅抬進一間屋子綁在床上輸液,讓不懂醫學的犯人、隊長拿針頭在陳秀梅身上亂扎。只要陳秀梅一動,隊長、犯人就劈頭蓋臉謾罵、毆打,打得陳秀梅渾身是傷,胳膊、腳被扎得青一塊紫一塊,沒一塊好地方。

二零零七年三月,指導員閻慶芬、劉紫薇指使張新憶和臧婉彤瘋狂迫害陳秀梅,手段極其殘忍。

她們長期把陳秀梅銬在鐵床上,呈大字形,手被銬出血泡,手腕被鐵銬勒出一道溝,手腫得像饅頭大小。把陳秀梅折磨得心跳加速,頭暈目眩長期不能睡覺,經常處於恍惚狀態,處於崩潰的邊緣。這種迫害持續了十七、八天。

4、二零零四年九月,易縣法輪功學員李雲霞因拒絕「轉化」,遭到勞教所獄警的各種酷刑折磨。李雲霞絕食抗議迫害,獄警劉紫薇等人把她的兩臂抻直銬在床架兩側的上方,她要求上廁所,劉紫薇不給她解銬,並用電棍電擊她。

二、劉紫薇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舉例

(一)趙燁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趙燁(四十二歲)從唐山開平勞教所轉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趙燁在勞教所拒絕奴工迫害,三大隊多個隊長逼她每天到車間罰站,一直站到收工,然後還要在大廳逼坐小板凳,持續一個星期。同年八月十五日至十七日,獄警呂亞琴、劉紫薇到暗室用電棍電、毒打趙燁近兩天,並用鐵片砍打,致使趙燁的右臂殘廢。

由於嚴重的營養不良與腹瀉,趙燁的身體出現脫水症狀,多次暈倒。趙燁至少兩次被劉紫薇施暴,被打成重傷,整個右臂都失去了知覺,無法正常洗漱。

二零一二年三月,趙燁被折磨得病情加重,已經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持續高燒達四十多度、骨瘦如柴體重五十斤左右,勞教所這才讓辦保外就醫手續,把病危的趙燁推給了她的家人。趙燁被抬出勞教時已奄奄一息,回家不久即含冤離世。

(二)遭酷刑折磨的部分法輪功學員

1、二零零八年七月,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法輪功學員路素華因為煉功,被大隊長劉紫薇等五、六個警察銬在暖氣管和窗戶上,強制把胳膊抻得不能再抻。

劉紫薇說:「不能讓她太舒服了,讓她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去。」路素華大喊「法輪大法好」,獄警就用毛巾堵住她的嘴並用膠帶粘上,然後劉紫薇和犯人劉娟打她的臉部,打得六、七天看不清東西。

2、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有一天法輪功學員王麗霞煉功被發現,隊長劉紫薇立即與江(蔣)姓女警將王麗霞帶到一個隱蔽的房間,劉紫薇一手薅住王的頭髮,一手用鞋底猛抽王的頭和臉,江(蔣)姓女警用電棍電擊王的陰部、乳房,電遍全身。

王麗霞被打得滿臉是血,她們怕被別人看見,給她換衣服以掩蓋自己的罪惡。王麗霞被關進監視室,右手被銬在上鋪鐵欄杆上兩天不能睡覺,連解小手都不給打開。

後來,每天晚上睡覺時給打開手銬,一直銬了一個月左右,只要發現王麗霞煉功,劉紫薇就將她暴打一頓。

3、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旬,劉炳蘭和劉麗因抵制奴工迫害,拒絕轉化,被罰關禁閉。

她倆被分別關在兩個屋子裏,用手銬將雙手反銬在床頭上,每天被劉紫薇及普教幾人輪流狠命毆打(上面用拳頭打面部,下邊用皮鞋踢腿、腰、肚子等處),不許上廁所,在褲子裏拉尿,整整折磨半個月。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至十二日,劉紫薇將劉麗以大字形吊銬在儲藏室的窗戶和暖氣管上整整九天九夜,讓劉麗以痛苦得生不如死。

隨後劉紫薇親自動手用高壓電棍電擊劉麗的乳頭和頭部,直到臉和鼻子被打破,鮮血直流。因被打和虐待折磨,造成劉麗聽力喪失、眼睛流淚不能看東西。

十五天後,劉炳蘭、劉麗因拒絕給劉紫薇個人洗被罩、床單,劉紫薇對她們二人拳打腳踢,各監室都能聽到叫罵聲和電棍發出的「啪啪」電擊聲。

4、二零零九年五月,因馮曉梅抵制寫所謂的「四書」(逼迫放棄修煉和詆毀法輪功及創始人的文件),勞教所一大隊獄警劉紫薇、王維衛、師江霞、谷紅葉等人指使普教打手朱麗英、劉娟等人,每天晚上折磨馮曉梅,不讓馮曉梅睡覺。

她們還把馮曉梅的雙腿強行盤起來,一直盤了好幾個小時,盤到馮曉梅的雙腿疼痛難忍的時候,幾個惡人打手開始踩馮曉梅的雙腿,劇烈鑽心的疼痛使馮曉梅發出淒慘的叫聲,樓道外面都能聽得見。

馮曉梅的雙腿腫得不能行走,獄警劉紫薇不但不讓她休息,還讓她繼續整夜罰站,不許睡覺,而且不許上廁所。

5、河北女子勞教所大隊長劉紫薇將一名未婚女法輪功學員王海旭扒光衣服,讓黑社會老大朱麗英和劉娟等人打她,有摁胳膊,有摁腿的,劉紫薇還唆使他人對王海旭進行性侵害。

劉紫薇甚至招來男警察,把王海旭和男警察單獨關在一間屋裏,使王海旭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6、劉紫薇在任一大隊大隊長期間,石家莊市一位名叫陳建華的法輪功學員,經常被普教打得撕心裂肺地喊叫,最殘忍的是讓兩個普教把她弄到洗澡間用牙刷刷她的陰道。

以上所揭露法輪功學員被獄警劉紫薇殘酷迫害的事實,可說只是冰山一角。二十年來其直接參與及唆使迫害的罪行之多,實無法一一贅述。但僅以上區區幾例,足可知劉紫薇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之殘暴、毫無人性,已達人神共憤、天理不容的地步。

劉紫微個人資料:

中文姓名:劉紫薇
姓名拼音:Liu ziwei
性別:女
職務職稱:由小隊長升至大隊長
工作單位名稱:河北省保定勞教所轉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工作單位地址:由保定市蓮池南大街1995號轉石家莊市石銅路
家庭住址:原籍河北省邯鄲市人,警號:1356101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2/原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獄警劉紫薇的罪惡簿-433865.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