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年前和平理性 二十三年間善良堅忍(上)

二十三年前和平理性 二十三年間善良堅忍(上)

【明慧之窗記者楊靜言綜合報導】「紀念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在二零二二年的四月中旬至四月底,從亞洲的臺北、香港、東京、首爾、雅加達、吉隆坡、新加坡,到大洋彼岸的美國各地,從北半球的加拿大各大城市,到南半球的紐西蘭、澳洲和秘魯,從動盪的俄羅斯到中立的瑞典,從西歐的英國、德國、比利時到北歐的丹麥、挪威,從南歐的西班牙到拉丁美洲的巴西……全世界幾十個城市的市中心或者中使領館前,都能看到這樣的橫幅。

不僅是今年,在過去的二十三年裡,幾乎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前後,法輪功學員都會在世界各地舉行和平集會、遊行、功法演示、簽名徵集以及燭光夜悼等。他們在告訴人們:在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於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和平理性的萬人自發請願期間都發生了什麼,爲什麽這一事件被讚譽爲「永恆的道德豐碑」。

同時,也告訴人們:在這之後的不到三個月,中共開始了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血腥迫害,而這場迫害持續至今;告訴人們: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不要助紂為虐;還告訴那些支持法輪功學員的民眾:他們並不孤單,在海內外法輪功學員持之以恆的反迫害努力中,越來越多的人明白真相後支持法輪功和所有遭受中共迫害的無辜百姓,他們為反迫害簽名,為法輪功發聲,共同捍衛信仰真、善、忍的自由。

真相是指路燈,二十三年來,越來越多的人們從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堅忍中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以下是各大洲部分城市紀念「四‧二五」活動掠影。

在亞洲: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齊聚台北市政府廣場前,舉辦紀念「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圖為法輪功學員集體大煉功。
因應港府的「四人限聚令」,二零二二年香港法輪功學員以二至四人一組共同舉橫幅方式,紀念法輪功學員「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為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三周年,日本法輪功學員在東京舉行和平反迫害遊行,經過東京的多個繁華街區。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韓國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位於首爾明洞的中國總領事館前舉行紀念「四﹒二五和平請願」二十三週年紀念活動。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活動,紀念「四‧二五」。圖為學員們在集體煉功。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雅加達大使館前打坐,並徵集簽名,要求制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在北美洲: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美國紐約法拉盛街頭,逾兩千名法輪功學員舉行盛大遊行,紀念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三週年。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省府大樓前舉行紀念「四‧二五」上訪二十三週年活動。圖為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省府大樓前集體煉功。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舊金山總領事館前,紀念「四‧二五」。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溫哥華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的藝術館門前集體煉功,紀念「四‧二五」。

在大洋洲: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紀念「四‧二五」新西蘭法輪功學員在奧克蘭市中心奧提亞廣場集體煉功,場面祥和。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在悉尼市政廳(Town Hall)前集會,悉尼民眾讚佩「四‧二五」精神。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王子橋(Princes Bridge)上,舉辦活動,傳播法輪功的真相,紀念「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事件二十三週年。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澳洲昆士蘭法輪功學員向過往民眾展示真相橫幅,還展示了五套功法並設立徵簽台傳播真相,獲得民眾支持。

在歐洲: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六日,英國法輪功學員在倫敦聖馬丁廣場展示功法,傳播法輪功的真相。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日,愛爾蘭部份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共大使館門前舉行活動,紀念「四﹒二五」萬人上訪二十三週年。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法輪功學員們在斯市諾貝爾博物館旁傳真相,向民眾演示法輪功優美祥和功法。
俄羅斯伊爾庫茨克法輪功學院在中國領事館前舉行了單人抗議,呼籲停止迫害。
德國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中領館前和平抗議。

在南美洲: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秘魯法輪功學員在位於聖伊西德羅區(San Isidro )中共駐秘魯大使館前的阿方索-烏加特公園(El Parque Alfonso Ugarte )集體煉功。

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那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在各地紀念「四‧二五」的活動中,有很多當年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回憶了自己難忘的經歷。

和平上訪的起因:天津無故抓捕法輪功學員

在澳洲堪培拉中共領館前的活動中陳女士講述了和平上訪的起因——天津法輪功學員無故被抓。一九九九年的四月,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的連襟、僞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主辦的一本雜誌上刊文攻擊法輪大法,天津法輪功學員向該雜誌編輯部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的親身經歷後,雜誌社曾同意將文章撤下。但後來傳來消息說,根據上面的指示,不能撤。

不僅如此,四月二十三日晚,七輛大卡車載著全副武裝的武警開進天津教育學院,要清場留在那裡等候編輯部決定的法輪功學員們。「他們下了車就挑釁性地踢我們,我們都非常有序,把人行道讓出來使他們通過,武警們在人行道踢兩邊的法輪功學員。」

陳女士回憶說,「當時的氣氛很恐怖,我們想大法師父教導我們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儘管武警們踢我們,踹我們,毆打我們。」

隨後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無故關押。陳女士最後說:「我們去市委要人,天津市政府稱鎮壓命令來自北京,天津解決不了,讓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反映情況。」

四月二十四日,這個消息在部分法輪功學員中傳開了。大家怎麼做的呢?

去上訪的初衷:讓政府瞭解真相 相信政府會做出明智決定

參加芝加哥中領館前集會的法輪功學員程婉瑩說,她是在二十四日晚,在和其它法輪功學員一起煉功後聽說大法弟子在天津被抓的消息。於是她和其他學員相約,第二天去府右街的上訪辦反應情況。

她回憶:「當時我是懷著一顆急切的心情去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法輪大法的美好,相信國務院領導一定會做出明智處理。我們到達時府右街的人行道上已經站了不少人,從北面南面還在不斷湧進,大家鴉雀無聲。」

原北京武警部隊警官、昆士蘭法輪功學員徐春雷在活動現場回憶了自己的經歷。他在部隊得知天津事件及上訪的事後,就請假去上訪了。他談到:「當時我們去的目的很單純,就是希望政府主持公道,讓大家能合法修煉法輪功。」

知道「六‧四」和中共的各種運動的人在去向政府反應情況前都會惦量一番。法輪功學員知道,去上訪可能意味著什麼。

參加紐約紀念四‧二五活動的潘軍,當年參加上訪時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大四學生。潘軍說,他去之前也想過當年「六‧四」發生的悲劇,但是他想:「法輪功就是教你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義務教功,沒有任何政治企圖,所以我想,應該堂堂正正的站出來去上訪,去澄清事實真相,要求放人。」

上訪的當天:警察引導 萬名學員祥和有序

來自北京、天津甚至四川、遼寧、新疆及其它地區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警察的帶領下圍在了中南海的周圍。參加休士頓紀念活動的大衛先生說:「我的親身經歷是,警察在安排路線,我們只是去上訪。警察安排的第一個路線是引領法輪功學員從府右街與長安街交叉處往北走,警察引領另一條路線是從府右街往南走,以一種包圍的形式在中南海西門附近會合。」

很多參加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對四‧二五當天平和的氣氛記憶猶新。當年的清華大學教授王久春,在紐西蘭奧克蘭市中領館前回憶道:「到東西長安街時,路的兩側全是法輪功學員非常整齊有序的在煉功。沒有人喧嘩,都是靜靜的,學員主動帶垃圾袋隨時收集垃圾。廁所也有學員自發的隨時打掃,自發主動協調,到處都乾淨有序。上訪結束時,警察丟在地上的煙頭都被撿走了,地上乾乾淨淨,連一片紙屑都沒留下。萬人上訪現場殊勝、祥和、互相謙讓、次序井然。」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當天,萬人上訪現場殊勝、祥和、互相謙讓、次序井然。警察們都很放鬆。

但就在法輪功學員靜靜的站在人行道上等候中央結果期間,還來了更多的警察。同在奧克蘭市中領館前的申娟回憶說:「當天有攝像車來回不停地攝像。大概三點多,人群中傳閱著一些紅色的傳單,大意是:讓聚集在中南海的學員趕快離開,否則後果自負。當時大家都沒有動心,仍然安靜地站著。」

「一會兒,只見從一輛開來的防暴車上,跳下一群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他們大概兩米一個,排成一行,和學員們面對面的站著,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過了一會兒,這些警察好像接到了甚麼命令似的,又莫名其妙的離開了,一切又都歸於平靜。我感到學員們的從容、祥和與宇宙的能量融合在一起。」

問題解決後萬人有序離開

或許正是法輪功學員的平和、安靜、有序,讓中共特色的清場無法發生。

當天晚上九點多,現場的法輪功學員得知時任國家總理會見了學員代表,應允了學員提出的三點要求:(1)釋放天津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2)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公開出版;(3)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原北京武警部隊警官徐春雷說:「事情解決了大家就都回去了,回去的時候每個人都把自己的隨身物品還有垃圾清理的很乾淨,對現場沒有一點破壞行為,當時各國的記者也有報導,包括後來部隊裏內部傳達時,也說過這個方面。

原清華大學教授王久春回憶說:「我們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車上,汽車司機笑臉豎起大拇指說:『你們太偉大了,中國有希望了!』」

中共一意孤行,血腥迫害法輪功

當國際社會讚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行為時,當法輪功學員認為一切都將回歸以往的平靜,可以繼續集體學法輪大法的書籍、在戶外不受干擾的煉功時,中共政權卻打算動用所有的國家機器讓法輪功在三個月內消失。

在費城的紀念活動中,當年也曾去上訪的龔沁華說:「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法輪功學員看似是在爭取自己的信仰權利,實際他們也在為所有的人爭取信仰自由的權利……但是,一向信奉無神論、以假、惡、鬥為準則的中共邪黨還是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展開了血腥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在全國各地非法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

但法輪功在三個月內沒有消失,而是時至今日,依舊如四‧二五上訪時一般,學員們理性,平和的講述著真相——他們從修煉中身心受益,於人於社會都有益,卻遭到中共血腥迫害,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殺戮。他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夠瞭解真實的情況,不再受中共謊言的矇蔽。

華府集會時法輪功學員王春彥發言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她曾是從事國際海運的私營企業家,因為堅守良知和信念,和兩個姐姐王春榮、王春英多次被中共非法判刑、勞教,在馬三家和遼寧女子監獄總共被非法關押了十六年半。

迫害至今仍在繼續,深受其苦的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還包括他們的家人,更是中國社會、乃至世界各國。

(接下文:二十三年前和平理性 二十三年間善良堅忍(下)

有關「四‧二五」萬人上訪事件的更多詳情,請參與明慧專題:

「四•二五」上訪真相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9/紀念四﹒二五-昆士蘭法輪功學員傳真相-44186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5/新西蘭紀念「四﹒二五」反迫害二十三週年-441699.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9/堪培拉學員紀念「四﹒二五」-呼籲停止迫害-441869.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6/美國會議員四﹒二五發聲明敬佩法輪功學員-441744.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7/紐約盛大集會-紀念「四﹒二五」永恆的道德豐碑-441814.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