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抗武漢肺炎  對當前措施的深思  (上)

防抗武漢肺炎 對當前措施的深思 (上)

文/周雯(明慧之窗記者心篤改寫)

最近,世界多國又出現了新一波疫情。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截至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全球的武漢肺炎(COVID-19)病例總數超過二點一四億例,死亡人數超過四百四十七萬人。為了防範疫情,多國推行「疫苗護照」,促使人們打疫苗。

以前人們見面會問:吃飯了嗎?現在見面則問:「打疫苗了沒?」有很多單位規定不打疫苗不讓上班,也有些大學規定不打疫苗上學要罰錢,…,遭到了不少質疑和反對疫苗的民眾們的抗議。

據二零二一年八月七日以色列的官方報導,以色列成年人口九成都完成新冠疫苗接種。但現在有三千八百四十九例感染者,約有九成新確診病例是由Delta變異株引起,其中約一半的成年感染者已經完全接種兩劑疫苗。而重症就有三百二十四人,重症比例接近感染者的一成,而重症中有二百零九人已接種兩劑疫苗。

最近以色列約有九成新確診病例是由Delta變異株引起,其中約一半的成年感染者已經完全接種兩劑疫苗。(圖片來源:pixabay)

據二零二一年七月四日媒體報導,Delta變異株讓英國的COVID-19疫情復燃。百分之八十六點二的英國成年人接種了一劑疫苗,百分之六十四點三接種了兩劑,而近期死亡人數中有近五成是接種兩劑疫苗者。

二零二一年七月份,由中國南京和湖南張家界擴散至十多個省份的疫情,讓中國大陸人民再次陷入緊張狀態。他們感染的是Delta變異株,九成以上的感染者都是打過兩劑疫苗的,甚至還出現重症患者。對此,中國有關專家不得不承認,疫苗的作用有限。

打疫苗嗎? 選擇權應該在自己

由以上的數據可知,疫苗對於防止病毒擴散、感染和重症,效用仍待驗證。國際上各家的疫苗,因時間尚短,可說都還在實驗階段,不能保證其安全性以及有效性,都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事實和數據分析,以及,不以商業和政治目地需求為前提的理性研究。

在疫苗難以阻止病毒擴散的情況下,不少地區仍繼續沿用以往的管控措施,封區、封城、公共場所檢測健康碼等,甚至還強制打疫苗。但面對來無蹤去無影、不斷變種的病毒,這「封」好比「瘋」,這「堵」好比「賭」。

面對來無蹤去無影、不斷變種的病毒,這「封」好比「瘋」,這「堵」好比「賭」。(圖片來源:pixabay)

近期,不少國家出現越來越極端的趨勢,比如強制醫護人員打疫苗、強制教師打疫苗、強制私人企業公司雇員打疫苗,不打就開除,甚至連醫療保險都要對不打疫苗的人士提高保費……。

這些強制的措施來自於利益群體,包括政客、科技大亨、娛樂大亨等,目地是為了刺激經濟和保全各自政治利益,他們前段時間用「禁足、宵禁、社交距離」來控制人類社會生活,現在改用「全人類打疫苗」這個方式繼續控制。

事實上,打不打疫苗應該是個人的選擇。以美國為例,目前美國完全接種兩劑疫苗的大概是一半人口,只打一劑的也不到六成。

目前美國的疫苗僅僅基於臨時數據獲得了緊急使用授權(EUA),並沒有被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完全批准,而且對於出現的任何副作用,生產廠商輝瑞(Pfizer)和莫德納(Moderna)擁有完全豁免權,患者無法提起法律訴訟。

疫苗副作用值得重視

因為倉促推出疫苗,打疫苗引發副作用的新聞,在各個國家一再出現。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的數據,截至二零二一年六月四日,共有三十二萬九千零二十一份關於接種疫苗後的不良報告。

其中接種後死亡人數達到五千八百八十八人,住院一萬九千五百九十七人,急診四萬三千八百九十一人,門診五萬八千八百人,心臟病發作二千一百九十人,心肌炎一千零八十七人,殘疾四千五百八十三人,流產六百五十二人,嚴重過敏反應一萬五百五十二人,等等,其它還有貝爾麻痺症、血小板減少等症狀。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在其網站上的一封公開信中提到了來自世界各地反疫苗的流行病學家、傳染病專家、微生物學家們的看法。

他們非常擔憂疫苗帶來的副作用,並羅列了劇烈的頭痛、噁心和嘔吐、意識改變、語言改變、視力改變、聽力問題、不同部位不同程度的癱瘓,以及運動控制的喪失、腦血栓、心肌梗塞等不良反應。

在中國大陸,民間透露出因打疫苗而引發的死亡、得白血病,出現頭暈等症狀的案例並不少。

但中共為掩蓋真相,在各個地區出現疫苗不良反應後,就用謊言和暴力控制消息傳出;在越來越多的人發現打疫苗更容易傳染後又拋出「打疫苗不得重症」;看到打疫苗得重症的越來越多後,又拋出「打疫苗減少死亡」的說法安撫民心。(待續)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0/-42974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