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愛面子的心 身邊的人默默地轉變了

放下愛面子的心 身邊的人默默地轉變了

文/希言(明慧之窗記者方睛改寫)

我出生在農村,性格比較內向。上學的時候,學習成績較好,一直是學校同年級的拔尖生。從小學、中學一直到大學,都是當地的重點學校、重點班級,且一直擔任班幹部,多次獲得「優秀學生幹部」等稱號。大學畢業後,受學校推薦,找到了一個人們認為的好工作。

工作幾年後,自己負責的一個科研項目,作為項目組組長,還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

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年紀輕輕,就得了很多疾病:偏頭疼、蕁麻疹、神經衰弱和胃潰瘍等,修煉法輪大法後,都好了。身心恢復健康,工作更加得心應手,性格也變得開朗起來,人際關係也得到很大改善,多次獲得「優秀工作者」稱號。

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年紀輕輕,就得了很多疾病:偏頭疼、蕁麻疹、神經衰弱和胃潰瘍等,修煉法輪大法後,都好了。(圖片來源:明慧網)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被非法勞教迫害三年多,被酷刑暴力「轉化」,因此,胃潰瘍復發。從勞教所出來後,我重新走入大法修煉之中。此後,又多次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胃潰瘍時有反覆,最後發展成胃穿孔住院手術治療。

出院後,我認真反思自身的修煉,多年來,一直受到很多人的尊重和讚揚,自尊心、自信心都很強,還特別在意別人是否尊重自己,發現怨恨心是造成我眾多磨難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怨恨心的起因,就是愛聽好聽話、不讓說的毛病。於是,我下決心認真實修自己,去除這些不好的人心。

同事接二連三的痛罵 笑臉相迎向內找自己

我單位有一位同事,與我同住一幢住宅樓,平時上班吊兒郎當的,以前和我在一個部門呆過,關係比較熟悉。

他在職工食堂遇到我,開口就罵:某某某,你是不是覺得挺牛?你……一頓髒話潑面而來,食堂裏的眾人都看向我們。

我笑著說:你也來吃飯哪!他又一頓臭罵。我沒吱聲,臉上一直帶著笑容。他一邊說一邊往食堂外走出去了。我去飯台上取上飯菜,坐在飯桌前,吃了起來。但心裏有點兒埋怨的思想在翻騰:這個人怎麼這麼沒素質呢?開口就髒話連篇罵人。

過了幾天,他和幾個人站在我們住宅樓下的大門口聊天。我下班回家,他看到我,又是一頓臭罵:某某某,我聽說你……隨後又是一堆髒話。

這回,我沒動心,推著電動車站在那兒,笑著聽著他罵,他一邊罵我一邊與其他人說話。一直等到他罵完了,我才推著車子走進院內。

我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他為什麼罵我呢?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仔細一想,覺得他不好好幹工作,就會吹牛,有點兒粗俗。在背後跟別人說過他的壞話,面對他時,也有不願意與他多說話的心思。我發現自己,原來有那麼一點看不起他的想法,看來今後得多尊重善待他了。

又有一天,在去職工食堂吃飯的門口遇到我。他突然指著我大聲指責:你什麼工作都不幹!你就是吃白飯的!你說說,你幹什麼工作了!要你有什麼用!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指責。

我瞠目結舌,直愣愣地看著他,心想:他調到了別的部門擔任領導,我跟他已經沒有工作上的關係了,他不應該干涉啊,我沒吱聲。這時,他可能也感覺有點尷尬,趕緊指著我身後一位老領導說:我說你呢。我「哦」了一聲,閃身進了食堂。

事後,我也想過可能是我做錯了什麼事導致的,後來,突然間明白了:因為我以前與他在一個工作小組工作時,擔任的是群眾監督的角色,但基本不管事。後來他因為工作失誤,被單位一把手批評過,他可能是怪我監督不到位,沒給過他提醒,不負責任吧。

放下愛面子心 如何被稱呼已不動心

說起來有點兒可笑,我開始工作後,人們叫我小某(我的姓,比較少見)或某哥,我接受。但直呼我姓名,我就有點兒不高興,直呼我名字,我就老大不高興了,認為別人不尊重我。

因此有時我就給人臉色看、有時不搭理人家,甚至不配合工作。有時,甚至羨慕那些有職位的人,能被稱呼某科長、某處長等,自己就不行。前些時,人們稱我老某,還有一絲的不快呢,因為我覺得,我修大法後顯得比較年輕,我還不老呢!

現在,我把這些不讓人說、愛面子的心都去掉了,別人叫我什麼,都不動心了,能做到心無掛礙,笑臉相迎了。

現在,我把這些不讓人說、愛面子的心都去掉了,別人叫我什麼,都不動心了,能做到心無掛礙,笑臉相迎了。(圖片來源:pixabay)

為他人著想 改變自我為主的思想

一天,我在衛生間洗完頭髮,有水濺到地上,忘了用拖布擦掉。太太進衛生間,一看,開口就罵:「你看,這兒就像洗了牛犢兒了,濕漉漉的,說也不聽,每回都這樣。賴圪垯子!」(方言,比「賴皮」還壞的人)

我心想:不就是沒擦地嗎?怎麼就成「賴圪垯子」了?

但轉念一想,確實是自己不對。以前也出現過這種情況,是我不長記性。心想:「以後可得做好。」趕緊去衛生間把地面擦乾淨了。

一次,我中午外出參加了一個大學同學女兒的婚宴。回來後,太太問我:「外面天氣冷不冷啊?」我說:「不冷。」她就沒多穿衣服,上街了。

回來後,她就說:「三十多年了,也沒聽你說過一句真話。外面本來很冷,你就說不冷。」我說:「外面本來就不冷啊!我騎電動車回來的,沒感覺到冷啊。」

過後,我心想:「她比較怕冷,我沒有設身處地地考慮她的感受。我感覺不冷,對她來說,可能就是感覺冷。」接著想到,多年來,我說話、做事,很少考慮她的感受,可能給她造成了比較深刻的印象。以後,說話、做事得多考慮她的感受,多設身處地的為她著想。

向內找自己 妻子不再惡語相對

有一段時間,在家裏,我無論說什麼做什麼,太太總是開口就罵或厲聲呵斥。開始時,總是強忍著不還口,但渾身難受,表情僵硬,呼吸粗重。心想:「怎麼我說什麼、做什麼,她都罵我?」

有時,明明是她不對,她還罵我。有時,在心裏回罵,有時甚至想出手打她一巴掌。但我知道這些惡念不是我,我告誡自己要「善」、要「忍」。同時發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和她背後操控她的邪惡、邪靈,後來,她的言辭就緩和下來了。

漸漸地,我學會了向內找。我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咱就說一般的,我要幹甚麼幹甚麼,現在這件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認識到,可能是我老是用自己的觀點去判斷事物的好壞,決定要幹什麼或怎麼做,沒考慮她的感受,無意中給她造成了傷害。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圖片來源:明慧網)

於是,以後家庭生活中的事,我不再武斷地自己決定幹什麼或怎麼做,而是用商量的口氣提出建議,能做就做,不能做就拉倒。她再說什麼,我就能做到心無波瀾,笑臉相迎了。我再說什麼、做什麼,她也不再像過去那樣惡語相對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8/去掉只愛聽好聽話、不讓人說的毛病-439116.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