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禪之地貪腐盛行  蒼天一算有誰能逃

封禪之地貪腐盛行 蒼天一算有誰能逃

文/明慧網山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方睛改寫)

泰山,五嶽之首,自古聞名遐邇,歷代君王在此舉行封禪大典,「封」為祭天,「禪」為祭地,是天子敬拜天地儀式的大山,用以昭示「德行於天下、受命於天」的敬仰。

如今,封禪之地,在江澤民一眾邪惡之徒瘋狂迫害信仰下,當官者藉機貪腐,以打壓信仰之名行中飽私囊之實。泰安幹休所所長趙健華作惡貪腐的實例,正是上天在清算並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

腦瘤病症無藥醫 走入修煉一身輕

馬玉蓮,曾任職山東省泰山幹部休養所財務科長,今年六十六歲。

一九九七年八月之前,她患了腦瘤,生命隨時都面臨危險,那時孩子還小,她不忍捨下孩子撒手而去,在醫治無門的情況下,經朋友介紹,馬玉蓮開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煉功後,不長時間,她腦瘤疾病,迅速消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在學法修煉中,馬玉蓮明白了人生真正目的和意義,感悟到修煉大法不僅能使人強身健體,還教人道德昇華,體悟到這是一部高德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變得更加真誠、善良、寬容,做事先考慮他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各方面的關係都很融洽。

所長貪污怕曝光 利用迫害當藉口掩護

當時馬玉蓮的上司趙建華,是山東省泰安第一幹休所所長和在第二幹休所任職,之後,在老幹部活動中心基建處負責基建。因趙建華貪污公款、斂財,怕事跡敗露,而馬玉蓮知曉單位裏的非法帳目,因此被他視為眼中釘。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澤民犯罪團夥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欺騙民眾、造謠抹黑法輪功後,馬玉蓮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趙建華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機會,以「法輪功學員」的名義,多次加害馬玉蓮,使她遭受了一系列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五日,趙建華,親自帶領公安人員將她從家中強行綁架,劫持到山東省「法制培訓中心」(淄博王村洗腦班)「轉化」、迫害。趙建華惡狠狠地對馬玉蓮說:「我就是叫妳去改改脾氣。」

馬玉蓮在山東省「法制培訓中心」被強行「轉化」期間,因拒不配合邪惡的要求,絕食抗議,被十幾個男人按在椅子上,從鼻孔強行插管灌食,粗魯的暴行,導致她鼻口皆出血,痛苦不已。惡人們還不讓睡覺,強行灌輸邪惡謊言污衊大法,並進行長達一個月的非人折磨。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圖片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二零零一年,馬玉蓮從「法制培訓中心」回來後,趙建華想把她從財務部門趕出去,因馬玉蓮不接受處分。從那時起,趙建華對權錢的私慾更加膨脹,財務上的事,不讓馬玉蓮管,局裏開財務會,也不讓她參加,怕她揭發他的違法犯罪行為,儘量不讓她接觸上級領導。

構陷善良編造謊言 所長夥同惡警綁架、抄家

二零零一年度考核晉級中,趙建華不僅不給馬玉蓮晉級。為了掩蓋自己違法犯罪行為,並在迫害法輪功上撈取政治資本,他背後胡編亂造不實謠言,矇騙不明真相的領導和群眾,陷害煉法輪功的馬玉蓮。

馬玉蓮成了趙建華財務貪腐的障礙,他千方百計、不惜代價製造事端迫害她,並宴請市「610辦公室」的酒肉朋友進一步構陷她。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泰安市「610」人員與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隊、泰山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等,聯合密謀,在無任何事實證據下,叫肥城市國保大隊把馬玉蓮綁架到肥城市看守所。

同時,一幫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將她家裏現金、存款摺、工資卡、首飾及手錶等物品掠走。當時她八十七歲的老父親正在醫院住院,沒人照顧。

惡警酷刑羞辱 堅持不轉化後被偷偷送回

惡警宋立波給馬玉蓮戴上手銬腳鐐,把她從肥城市看守所帶到石橫電廠附近山裏的一個武警大院。

在寒冬臘月裏,天降大雪,氣溫零下十幾度,扒掉馬玉蓮的外衣只穿著單衣,她凍得渾身發抖,肌肉抽搐,也不讓她吃飯、喝水,不讓她上廁所、睡覺,連續刑訊逼供五天六夜。期間,如廁大小號都有七、八個男警圍一圈看著,此流氓行徑,讓她羞憤難當。

惡警楊強說:我叫妳生不如死。肥城市國保大隊長張欽來,還說一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話。馬玉蓮被他們迫害得渾身浮腫、頭昏腦脹,腳腫得連鞋和襪子都脫不下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在逼供不出任何東西下,又把馬玉蓮非法關押進肥城市看守所。一個月後,肥城市國保副大隊長王瑞民和惡警楊強租了一輛紅色麵包車,偷偷摸摸地把她送回單位。

無理撤職停工資 教唆國保非法拘禁

趙建華藉此給馬玉蓮多項無理處分:撤銷職務、停發工資、解聘會計師職稱,一年內不准上班,一年後另行安排,以後不准從事會計工作等等。且在馬玉蓮被綁架的第一個星期,就停發了她的工資、福利,並把她辦公室的門鎖全換了。為怕馬玉蓮揭發他的腐敗和違法犯罪行為,還千方百計想把她送進勞教所。

他多次宴請泰安市「610」的人員,教唆肥城市國保大隊長張欽來,以退還被抄去的物品為由,誘騙她到肥城市糧食局招待所,非法拘禁九天。這期間,張欽來派了幾個男惡警,黑夜白天和她同吃同住在一個房間裏,還以馬玉蓮被搶走的錢去買茶葉喝。

綁架、勞教非法判刑三年 勞教期間不讓親人接見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七日,馬玉蓮被劫持到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三年期滿後,她因拒不「轉化」,被勞教所無端加期一個月,被關押到不「轉化」的五大隊。

中共大規模非法關押及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僅在中國是違法違憲,更是國際重罪。在海外沒有中共抹黑、迫害的環境,民眾自由修煉法輪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五大隊大隊長王淑貞,是從一大隊調過來的。在此,馬玉蓮吃喝拉尿都在一個小黑屋裏。她不承認勞教所的加期迫害,質問警察:「憑什麼給我加期?你們是違法的,出去我就告你們!」

王淑貞怕自己將來有麻煩,就拿出手機叫馬玉蓮給家裏打電話,說:「所裏叫她回家過年。」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二日(臘月二十三),因馬玉蓮不停地反迫害,勞教所惡警怕她出去後,揭發控告她們,就放她回家。這兩年多的期間,她們不讓馬玉蓮給家裏打電話,不讓見家人、孩子,連單位的新領導來看她,也不讓見。

三年多的時間裏,與她相依為命的女兒見不到媽媽,斷絕了生活來源,靠親朋好友接濟度日,九十多歲的老父親見不到女兒,天天為她懸心、擔驚受怕,親人們也都因她遭受迫害而飽受精神折磨。

國保再次綁架抄家 法院不准律師辯護違法冤判四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兩名外地法輪功學員來馬玉蓮家,出門不遠,即被綁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泰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李曉明、迎勝派出所所長徐亞輝等幾十個人包圍了馬玉蓮的家。他們翻箱倒櫃,將她家中大法書、真相資料、一部台式電腦、兩部手提電腦、兩部打印機、手機、DVD影碟機等物品盡數掠去。

馬玉蓮被綁架到迎勝派出所非法訊問,後被送進泰安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早期,案子由李曉明負責後來換成了畢欣。他依照市政法委、610和泰山區公安分局的旨意,歪曲事實,偽造了構陷馬玉蓮的材料。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泰山區法院對馬玉蓮非法開庭。當她戴著手銬腳鐐進入法庭時,即將出嫁的女兒見狀,失聲痛哭。

法庭上,馬玉蓮不承認邪惡強加的迫害,拒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泰安市政法委「610」不讓家人為她聘請的律師作無罪辯護,法院硬是違法判處她四年徒刑,並將她劫持到山東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入獄後,她被關進禁閉室,由包夾(看管法輪功的普通犯人)看管,逼著看邪惡錄像,每天被逼迫寫所謂「五書」(反悔書、決裂書、保證書、檢舉書、揭批書),長時間不讓睡覺、出屋、喝水、上廁、洗漱、洗澡、洗衣服,吃喝拉撒全在禁閉室。長期的精神摧殘、生活刁難,使她身心受到了嚴重傷害。

出獄追回退休養老金 惡人難逃善惡有報的天理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馬玉蓮出獄後,單位停發了她的退休養老金、醫療保險等一切福利待遇。她通過反覆找單位領導和有關方面協商,從二零一八年十二月開始,單位每月發給她最低生活費1400元。二零二一年九月,改成每月發1800元最低工資(按泰安市最低工資標準1900元/月的95%)。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左右,迫害馬玉蓮的所長趙建華遭惡報,在其購買的新房子電梯外,突然倒地猝死。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毫釐不爽。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人做了任何事都得自己承擔,宇宙的法理均衡著一切。

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及其爪牙們針對大法和修煉者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鋪就自己走向地獄和毀滅的路,最終都將受到法律的追究、正義的審判。

希望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及早回頭,停止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希望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及早回頭,停止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山東省泰山幹部休養所原財務科長馬玉蓮遭受的迫害-439567.html

(本文主圖來源:公有領域)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