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冬張學思晚年最悔恨的一件事

傅冬張學思晚年最悔恨的一件事

文/鐘聲 (明慧之窗記者李維安改寫)

人做了什麼,就會有什麼樣的回報。所以,選擇走什麼樣的路就至關重要。傅冬和張學思年輕時為了對中共表忠,出賣了自己的靈魂,晚年都為了曾經誓死為共產主義獻身而深深懺悔。

被女兒傅冬出賣 傅作義損兵折將

抗日名將傅作義久經沙場驍勇善戰,但一九四八年的某一天,他懷疑自己真的會打仗嗎?為什麼腸枯思竭想出的戰術,都在中共軍隊的掌握之中。後來他才知道,原來最信任的女兒傅冬(原名傅東菊),把他所有的機密,都鉅細靡遺的傳送給了敵方。難怪對手用兵如神,把自己打得處處被動,狼狽不堪。

傅冬一九二四年出生在山西太原,她是傅作義將軍(當時華北地區的最高指揮官)的第一個孩子。

傅冬大學畢業後,應聘進入天津《大公報》成為一名記者,經常刊登一些別人不敢登的文章,傅作義感覺到女兒很可能受了共產黨的影響。

事實上傅冬就讀高中和大學時就已加入中共的外圍組織,一九四七年在天津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所有人一加入了共產黨,就會有黨性勝過人性的表現。

一九四六年國共談判破裂,中共就曾命令傅冬竊取父親保險櫃裏所有機密文件。傅冬用了幾塊巧克力哄騙五歲小弟弟順利拿到了保險櫃的鑰匙,將最重要的軍事材料拍攝下來傳給了中共。

由於被傅冬出賣,傅作義的許多軍事行動屢屢失敗。傅冬趁機勸父親投共,傅作義原本對中共並無幻想,他曾公開說共產黨會帶來殘酷、恐怖與暴政,但形勢導致傅作義不得不接受了中共提出的秘密和談。一九四九年二月,傅作義得知原來是自己的女兒出賣了自己,當即痛罵她「不忠、不義、兩姓家奴」。

傅冬、原名傅東菊 (明慧網)

一九四九年後,傅冬在人民日報社任記者。文革期間,中共將她打成「反黨」的「階級異己分子」,殘酷批鬥。原因是有人在調查傅冬的歷史時,發現她入黨的細節很不清楚。

晚年的傅冬生活十分清貧,甚至可以用窘迫這樣的詞彙來形容,微薄的退休金幾乎讓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中共沒有讓她享受高幹病房待遇,傅冬菊只能住每天四百元的「特需病房」。

「特需病房」的兩個護工每月上萬元,傅冬根本付不起。前些年公房房改,私人可象徵性交錢購買,她都拿不出,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還多次向她催逼房款。

當年傅冬堅決聽黨的話,執行黨的命令,背叛了父親和國家,不但自己下場淒涼,甚至還殃及後代。

晚年的傅冬曾說,想寫一本父親的回憶錄,但最終沒有動筆,她說隨著歲月的流逝,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親當年的做法,但為時已晚。

生前,有記者曾對她說:「傅作義將軍的一生是很值得寫的……」她岔開話題說:「茶已涼了,要不要我給你沖點熱水?」父女兩人的感情再也回不到當年了,還寫什麼寫?人一走茶就涼啊……,二零零七年,傅冬病逝。

張學思覺悟:加入中共是自招惡魔纏身

在中共唆使下發動西安軍事政變的張學良,在很多人看來是「千古罪人」。而政變後為中共拋棄的張學良也看清了中共的面目,並對自己的所為深表後悔,並在晚年稱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

同樣受中共欺騙的張學良的胞弟張學思卻是在臨死之前才幡然醒悟。張學思是張學良的四弟。少年時即社會主義思想影響。一九三三年即秘密加入中共,並受中共派遣到廊坊東北軍六十七軍特務大隊做兵運工作。

中共建政後,張學思先後任多處軍校、大學校長、副校長、海軍副參謀長、海軍司令部黨委書記等職,還幾次受到了毛和周恩來的接見,仕途是一帆風順。

張學思(維基)

然而,文革爆發後,張學思被批執行剛剛被打倒的羅瑞卿的「資產階級軍事路線」,並要其交代所謂房產不清的問題,並罷免了其海軍司令部黨委書記的職務。一九六七年七月,張學思被關進北郊衛戍區某團的一個營區里一個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裡。房子很陰暗,水泥地面十分潮濕,屋子不通風,很悶。

在關押期間,張學思除了寫信給海軍黨委質詢原因外,還給周恩來寫道:「我背叛了自己出身的階級,在黨內遵循毛主席指引的道路走了三十年,在工作中雖然曾有過這樣那樣的缺點和錯誤,但是我以黨性和生命向黨保證,我絕不是叛徒、特務、反革命分子……我已向海軍黨委寫了三封信,至今無回示也無人與我說話,因此給您寫了這封信。」但他依舊沒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一九六八年,張學思住進了醫院。最終診斷結果是:(一)全身血行播散性結核;(二)肺原三心臟病營養不良。雖然病重如此,但他還是被送回了密不透風的小屋子裡,沒有新鮮的空氣流通。張學思請求將窗上的牛皮紙撕下,但被拒絕;希望吃水煮土豆,也被拒絕。

一九七零年,張學思病情惡化,但由於其長期被折磨,病情加重,於當年六月二十九日含恨離開了人世。臨死前,長期處於昏迷狀態的張學思已然說不出話來。不過,當他見到在延安最好的多年摯友鄭新潮時,眼神一亮,似乎清醒了許多。

他把床頭的鬧鐘推到地上,女監護員聞聲拿來紙筆,他遂仰臥在病床上,憤然寫下了「惡魔纏身」四個大字,鄭新潮反覆追問:是病魔纏身吧?他擺擺手,又將四個字重寫了第二遍。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為上了中共這個惡魔的當所致。

(原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31/ --422754.htm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