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遺言:別錯過一世可修成的大法

父親遺言:別錯過一世可修成的大法

【明慧之窗記者子嫣綜合報導】在一九九三年的一天,住在黑龍江的袁玉(化名)見到了來訪的久未見面的哥哥,兄妹倆高興地閒話家常之後,兩人又說起父親交代的遺言,說要他們找到木子李和「三寶」的事。

哥哥說:「怎麼現在還沒有消息呢?」袁玉流著淚說:「我身體這麼不好,看來,我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父親遺言 尋「三寶」

袁玉的父親是一位信佛的教書老先生,對一些預言古書,如《推背圖》等頗有研究。她從小就喜歡聽父親講述那些古代修煉人成神成仙的故事。

父親多次說過同一句話:「等到木子李傳『三寶』的時候,就可以一世修成神佛,跳出六道輪迴了。」自此,袁玉就一直盼著那位大佛早日出世傳「三寶」。

父親直到臨終前,還一再囑咐袁玉和哥哥:「活佛木子李傳『三寶』,看來我是趕不上了,你們能趕上個邊。到時候,可別錯過啊!」

苦難的前半生

十八歲那年,袁玉出嫁了。夫家是貧困農民,才剛嫁過去,就得承擔起全部家務,而且還只能吃剩飯,但也都吃不飽。由於長期的體力透支,又加上營養不良,袁玉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

袁玉從頭病到腳,有時患起頭疼,還噁心地直吐,頭上經常得繫著一條大手巾;眼睛經常紅腫,看東西模糊,幾乎要失明了;風濕病使兩條腿彎成羅圈形,疼得不能正常走路,三伏天也得穿棉褲。

最嚴重的是肺心病,這病一到冬天就更嚴重了;一旦得了感冒,更是上氣不接下氣,那只有去住院的份了。她也曾經到醫院做過檢查,報告出來後,醫生說她罹患了十幾種病。

袁玉覺得快要活不下去的時候,就想起父親囑咐的話:「要等到活佛木子李傳『三寶』。」這個信念一直支撐著她,一天一天苦苦挨著沒有倒下。

由於「三寶」一直沒有下落,於是兄妹兩決定廟裏皈依。臨行時,女兒給了袁玉五百元錢。沒想到她在坐客車要去廟的途中,錢就被小偷給偷走了。路費沒了,她只能轉頭回家了。

由於心中萬般鬱結,袁玉回到家後,竟一病不起。她的兒子找到一位在醫院當副院長的朋友給她診斷,並做了全身檢查。

副院長對她兒子說:「我們是老朋友,和你說實在話。你媽全身都是慢性病,治這個病,引發那個病。回家後,她想吃啥,就給她吃點啥吧。」聽完醫生的話,兒子無奈地帶著媽媽出院回家了。

兒子帶著「三寶」回家了

一九九四年十月的一天,在城裏上班的兒子突然回家了,一進門就說:「媽,我這次回來,就是教你煉功來的,這功法太神奇了。我剛煉了半個月,就覺得全身舒服;雖然我沒去醫院檢查,可我沒吃藥,也沒有難受。」

袁玉的兒子以前身體也有病,罹患了一種叫「再生障礙性貧血」的病症。後來又因輸血,感染上了乙肝,幾個大醫院的醫生診斷為沒有治療價值了,他只能一直在用藥物維持著。

為了他的病,袁玉不知哭了多少回了,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他的病。這回看著紅光滿面的兒子,還一臉高興的樣子,袁玉那顆一直懸著的心落地了。

袁玉繼而又想到:「這孩子怎麼了,他以前不相信神佛啊!怎麼煉起功來了?」過去,袁玉一跟他講起佛家故事,他就說:「媽,我不信,哪有神啊?」

接著兒子打開包,一邊擺弄著錄音機,一邊說:「媽,這叫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功法,正好你信佛,你就煉吧。我還給你帶來了法輪功創始人李老師的教功錄像帶。」

一聽是佛家功,袁玉就覺得很親切,又聽到功法的創始人姓李,心裏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高興。

當兒子把法輪功的教功錄像一放出來,袁玉第一次看到教功的師父時,就感到特別親切,好像在哪兒見過這位師父。奇妙的是,她的眼睛看東西也突然清亮起來了。

當電視上出現「真、善、忍」三個字的時候,袁玉不自覺地喊了一聲:「哎呀!這不就是我要找的傳世『三寶』嗎?」頓時,一股熱流貫穿她的全身,她激動得眼淚嘩啦嘩啦地流了下來。

看完教功錄像,六十歲的袁玉就開始跟著兒子學煉五套功法。

修煉法輪功 朋友說:比以前年輕了二十歲

回想自己早年時,那段坎坷的人生路,曾經多次想到了死。袁玉說:「面對丈夫的吵罵,公婆對我的不公,生活上的困苦,自己心裏一直氣憤、怨恨難平。」

聽完了師父的講法,袁玉明白了一些道理:「原來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一切苦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債造成的。還清了業債,才能真正跳出六道輪迴,回歸天國。不想承受苦難,就是不想還債啊!」

袁玉按照真、善、忍去修心的時候,身體很快就出現了很大變化。一開始,她吐出一些像爛肉一樣的東西;接著發高燒、拉肚子等,但她一點也不害怕,因為她知道這是師父在給自己淨化身體。

兩個月後,袁玉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走路總像有人推著一樣,輕快得想要跑起來。她到鄰村去洪揚大法時,走了二十多里的路也不覺得累。夏天也不用穿棉褲了,臉色變得白裏透紅,很多人都說她比以前年輕了一、二十歲!

不久,袁玉全家有二十多人都走入了大法修煉。村人也耳聞目睹的親眼見證,特別是看到袁玉和她兒子、大女兒的身體變化,讓全村人都很震驚。之後,多位鄉親和村民也都一起來修煉大法了。

法輪功教導人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加上五套平和功法,修心煉身,不僅為廣大民眾帶來袪病健身奇效,同時幫助人們提升精神道德層次,明白生命存在意義。(圖片來源:明慧網)

有一位跟袁玉同年的親戚,身上也有很多病,走路彎著腰。她修煉大法後,師父不斷給她消業。在她消業最嚴重的時候,全村子的人都在傳說她快不行了,得準備後事了。

袁玉的兒子去探望,並問她說:「您認為是消業,還是認為是病?您要覺得是病,我立即就送你去醫院。」

她堅定的說:「我這不是病,你給我買點好吃的吧。我寧願相信大法,死了,我也是得大法了。」神奇的是,幾天後,她的病不但徹底好了,她的腰也直起來了!

村民們喊:「謝謝法輪功!」

有一年冬天下大雪,袁玉村裏所有的路都被大雪封了。送公糧的車出不了村了,眼看公糧再不送去,他們村就得被罰錢了;在鎮裏讀書的不能上學了,有病的孩子也去不了醫院了。

那時,村裏已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輔導員就召集學員討論,結果大家都願意去清理積雪。各人拿著自家的鐵鍁、掃把,把整個一條道上的大雪很快清理了,道路兩邊的雪堆的有一人來高,當天公糧就送走了。

村民們都向他們邊招手,邊高興地喊:「法輪功好!謝謝法輪功!」村書記說:「什麼共產黨員,真不如法輪功學員。」

自從法輪大法在那裡傳開後,連不修煉的人都在發生著變化。以前常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比如有人因為丟東西罵街的,或者鄰居兩院爭執打架之類的事,就漸漸越來越少了。

其中,袁玉的一個年輕親戚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把自己前幾年從別人家偷的門和其它東西都送還別人了,還當面道歉;有的學員還把多占別人的地退了回去。諸如此類的事發生了很多。

村子裏的壞事變少了、好事變多了,這些村民們都知道、都說:「法輪功太好了!」

六十多歲的文盲能認字、能寫字了

寶書《轉法輪》請來了,可袁玉不識字怎麼辦呢?在很多學員一起學法時,她只能聽著同修念書;袁玉說:「啥時候自己才能認識字啊?我心裏那個著急呀!」

回到家袁玉給師父上香,跟師父說:「師父,大法這麼好,可弟子不識字,這可咋學啊?我一定要識字。」接著她只要碰著身邊識字的人,她就捧著書問。

後來,只要袁玉認真地看著書上的字,字就漸漸越變越大,眼睛也變得清亮了。她知道這是師父看她誠心想識字,所以就幫了她。慢慢地,她認識的字就越來越多了。

袁玉讓七歲的外孫女教她怎麼寫字。外孫女說:「姥姥,得這樣拿筆。」孫女把筆放在她的手裏,讓她攥住,然後把著姥姥的手說:「寫字先寫左邊,再寫右邊,這樣一個字就寫完了。」

那些天,一有空,她就練寫字,連睡覺都夢到自己在練習寫字。說來真神奇啊!就這樣,袁玉學會寫字了。她最愛抄大法書,竟然把厚厚的一本《轉法輪》抄寫完了一遍。

我一定跟師父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江澤民與中共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全村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了看守所,袁玉家也成了被迫害的重點,公安逼迫他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

袁玉被綁架到縣裏看守所,當警察把大鐵門關上時,那「噹」的一聲巨響,震得她全身發抖。這時,她耳邊立刻響起了師父的話:「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

瞬間,她那個害怕的心就消失了,袁玉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感恩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被非法關押了兩個月,期間她對法輪大法的堅信一點也沒有動搖。

二女兒到鎮政府要求釋放父母,女兒說:「原來我父母的身體一直不好,都有重病,煉功後病都好了,為啥不讓煉?你們不放人,如果我媽媽有個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們。」最後,他們無條件放袁玉回家了。

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越來越瘋狂,袁玉的大女兒被迫流離失所;作為村醫生的大女婿被非法勞教,後來被迫害得出現了癲癇病症狀,無法再行醫了,家裏有四個還很小、都在上學的孩子。

而袁玉的兒子本來在市裏上班,已經被提升為處級幹部,也被非法勞教,後來又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被開除了公職;兒媳也被綁架勞教迫害,孫女無家可歸,整天睡在網吧。

有一些被中共惡黨電視宣傳毒害的鄰居說:「為什麼非得信這個(法輪功),把幾個子女的前途都給毀了。」

袁玉的心裏真是有苦難言啊!她從小受信佛的父母影響,只做善事從不傷害人。修煉法輪大法後,一家人都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

大女婿當大夫,有的村民看病、拿藥,常年不給錢,再來看病時,大女婿照樣還給治病拿藥;兒子的獎狀掛了滿牆,是被公認的好幹部。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犯了哪家的法呀?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反迫害 講真相

袁玉的兒子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中共惡黨怕承擔責任,才用擔架把他抬回家。原來身強體壯、體重一百五十斤的人,回來時只剩六十多斤,瘦成皮包骨。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兒子又活了過來,法輪大法再一次救了他的命!

二零零九年,袁玉的兒媳又被綁架。袁玉在小女兒和孫女的陪同下,去城裏派出所講真相要人。警察迴避不理。她和孫女倆就拿著展板和真相資料,去市場講真相,發真相傳單。

市場裏的人,都過來圍著看;袁玉就告訴大家,他們一家人修煉法輪功而受益的事實,以及兒子和兒媳被迫害的經歷。看了真相的市民,都為他們一家的遭遇感到憤憤不平。

消息傳到了派出所,就派警察來阻止他們。為保護展板和真相資料不讓警察搶走,祖孫倆被警察撕扯,他們把袁玉推倒在地上,仍不罷手。

一位買菜的市民憤怒的對警察說:「你們這是人民警察嗎?也太不像話了!她這麼大年紀了,你們這樣對待她,你們家沒有老人哪?」警察說:「你別管,你知道啥!」那位市民說:「我就知道『法輪大法好』!」

警察一看氣氛不對勁,就都跑回派出所去了。袁玉也沒有被嚇住,反而是有一些市民陪著攆到派出所,警察把大門鎖上了,不讓他們進去。

後來,袁玉又抱著展板到市裏最繁華的超市喊冤,揭露迫害。很多市民看了真相展板,都發出了善念。有個男子說:「老人家,我們同情你,但幫不了你什麼忙。你去市政府找市長、市委書記,不給解決,你就往地上一躺。」

有的人罵共產黨養的警察太沒人性了,還有的人聽後跟著抹眼淚;有的人往他們的兜裏扔錢,袁玉說:「不要錢,只要你們知道我們是好人就行了,能幫我們喊冤更好。」

沒過幾天,警察就把袁玉的兒媳無條件釋放了。

袁玉說:「我能在花甲之年,在十惡毒世中得到這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真是太幸運了。」只要有緣相遇,她都會講述等待「三寶」、修煉大法的神奇故事,告訴人們千萬別錯過這萬古難遇的修煉機緣。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5/我是幸運的大法徒-43475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