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警察的三封信1】到底誰善誰惡

【改變警察的三封信1】到底誰善誰惡

文 /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就因修煉法輪功,經常被警察騷擾,還被綁架判刑。二零零八年回家後,被視為重點人,公安警察經常找上門來,說要把她關進市洗腦班,所謂的強行「轉化」。

那兩年她有家不能歸,後來姪兒在公安內部網上查到她是聯網通緝對象,她驚呆了。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好人為什麼要怕壞人呢?不就是怕被迫害嗎!她決定用真名實姓寫信的方式,向有關部門講真相。

於是她分別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零一四年八月和二零一七年三月,向公安、610、派出所發出真相信,他們原準備綁架她進市洗腦班的,連看管的包夾人都找好了,分管局長見她後,第一句話:妳的信我看過了。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結果,在正義面前,一次次警察們選擇了良知,為自己選擇了未來。也改變了她的煉功環境。以下是三封充滿正能量信的第一封:

第一封信:到底誰善誰惡

──給某派出所警察

今天是所謂的三八婦女節,也是全國人大會議的第三天,作為70多年走過來的婦女,作為曾經是市人大代表的我,今天收到你們特別的「待遇」──你們派出所警察在中午11點20左右來到我家,手裏拿著筆和手機,說是來看看我。

我正在挑菜做飯,一下子就想起丈夫曾經說過的話:「我知道法輪功好,但自從一九九九年被迫害以來,政府把我們家搞得不得安寧。」我心中很明白,讓學法輪功的人沒有一天好日子過,脅迫他們放棄修煉,才是來看我的真正目的。

我的丈夫就是在脅迫中、心生惶恐中而迷失了方向,失去了生命。

年前丈夫被當地縣醫院查出胰腺癌,我得知這一消息痛苦萬分,我知道這個病在醫院是百分之百沒救了。幾年前我的大姪兒(五十歲)也是胰腺癌在上海治療中死亡了。

雖然明知送醫治癒的機會也很渺茫,但我和兒子仍商量著是否去上海長海醫院手術。因為迫害前後,丈夫也斷斷續續煉過兩個多月的法輪功,在去之前我徵求過丈夫本人意見:能否考慮煉法輪功?他就說了上述一番話。

他在重症病房時,我還三次徵求他的意見:能否邊醫治邊煉功?可是他說:「現在唯有法輪功可以救我的命。但是我要是好了呢,政府也會找麻煩的,你們就是例子;我要是好不了,兄弟姐妹和兒子都不會原諒妳的,那給妳造成的壓力太大了。」就這樣,丈夫在上海醫院兩個多月的治療中去世了。

我丈夫想得很多,在他與我朝夕相處的四十多年中,他親眼看到我的身體變化,雖然在二十年前我得的不是癌症,但那也是經過多方醫院查證,最後在上海長海醫院專家會診為「膽總管遠端梗阻」,一種需要手術治療的重症。

我因而住進醫院接受做手術前的各項檢查。住院的二十多天期間,接觸了法輪功,免去手術之苦,也為單位節省了一大筆醫藥費。再後來,通過煉法輪功我的多種疾病,如:經常感冒、嚴重失眠、胃潰瘍、風濕性關節炎、雙扁桃體炎及喉嚨霉爛等都不翼而飛。

但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卻因學的人眾多而遭當政者打壓。多少人無辜被迫害,多少人無辜遭毒害。我丈夫也因為我多次被迫害而不敢選擇法輪功試一試。

我在被迫害中也曾經給公安局、610辦公室寫過信,今天一併寄給你們,請你們從百忙中擠出時間認真地看一看,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對社會、對自己和家人負責,同時也是對我們有一個正確的理解,知道我們到底在幹什麼,也是對我們負責。

我衷心希望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二零一七年三月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改變修煉環境的三封信-35522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關聯文章:

【改變警察的三封信2】健康與良知

【改變警察的三封信3】怎樣才有光明的未來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