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警察的三封信2】健康與良知

【改變警察的三封信2】健康與良知

文 /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就因修煉法輪功,經常被警察騷擾,還被綁架判刑。二零零八年回家後,被視為重點人,公安警察經常找上門來,說要把她關進市洗腦班,所謂的強行「轉化」,讓她有家不能歸。

姪兒在公安內部網上查到她是聯網通緝對象,她驚呆了。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好人為什麼要怕壞人呢?不就是怕被迫害嗎!

她決定用真名實姓寫信的方式,向有關部門講真相。她分別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零一四年八月和二零一七年三月,向公安、610、派出所發出真相信。他們原準備綁架她進市洗腦班的,連看管的包夾人都找好了,分管局長見她後,第一句話:妳的信我看過了。

結果,在正義面前,一次次警察們選擇了良知,為自己選擇了未來。也改變了她的煉功環境。以下是三封充滿正能量信的第二封:

第二封信:健康與良知

──給某縣公安局、縣610辦公室

你們要把我弄進洗腦班,同時是網上追查對象。很抱歉!我一直想不通這個問題。法輪功是什麼?你們可能真的不那麼了解。上次在我家初見,看得出你們也是性格比較爽快的人。當時你們對我的褒獎和要求至今記憶猶新。也許你們對我們還不理解,我想通過這種方式來表達我的思想。

法輪大法有著博大精深的法理,法輪功對強身健體是有奇效的。否則,除中國大陸少數惡人對其迫害外,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和那麼多的人怎麼都相信呢!

就說我自己,認識的人見面對我的身體免不了讚譽幾句,但過去的我沒有個好身體。在一九七九年縣體委派我去南京學二十天氣功,以後我自己又學過多種其它氣功,身體是有所改善,但治不了本。

一九九六年我到基層分公司結算財務,偶然看到上海幾大公園裏都有幾百人在煉法輪功。散場後,我問提錄音機的人:「這個功能否治病?」當場沒走的人都圍過來向我介紹,其中有胃癌的、有胰腺癌的、有肝癌的、有尿毒症的,這些人都很快受益好了。

我想我膽總管梗阻雖然嚴重(之前在上海第二軍醫大長海醫院住院二十天準備手術的)、還有胃潰瘍、失眠等多種疾病,但比起他們還是輕一些,我想也一定能好。

回來後邊學邊煉,不長時間真的感到無病一身輕。年底單位體檢時,正巧體檢憑據被我們局黨委書記看到了,他說:「這報告單上反映的都是年輕人的健康狀態,就連血管壁都很清晰啊!」

是的,真是奇蹟。我老伴也似信非信,要帶我到原檢查的醫院(上海第二軍醫大長海醫院)複查。後看我身體真的改變很大,最後老伴才放棄叫我去外地複查。

煉法輪功使我免去一次手術痛苦,也給單位節省了醫藥費。當時在縣院檢查出膽總管梗阻時,又經市第一人民醫院複查,專家醫師建議對我剖腹探測。隨即第二天單位用車送我前往上海長海醫院找專家複查,也在那時聽說煉法輪功治病有奇效。

法輪功被中共政權鎮壓前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就在我享受美好人生時,傳來了不幸的消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舉世震驚的迫害法輪功浩劫,處在劫難中的受益者,更想不明白為什麼在一夜之間將近一億人推到政府的對立面,因而出現了多人多次上訪。

法輪功學員憑著自己一顆「善」心,向有關部門反映煉功後身、心受益情況。我縣也有十多人上訪,被截回後關進當地看守所,縣電視新聞連續播放兩天。

我早晨上班時,單位徐總經理找我談話問:「昨天新聞播放那麼多法輪功人被送進看守所,他們去上訪不是找關嗎!」我說:「上訪被關本身就錯,再說,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不治之症或危重病人,修煉法輪功又重獲新生的。他們只是想去說句公正話,卻被非法關押。」

我接著說,就講我吧,別人怎麼知道我過去幾十年是怎麼度過的?就是最輕的感冒病例來說,平時發現身邊有感冒的人,我就趕緊躲開。只要我多待上幾分鐘,必定會感冒,一年也記不清有多少次在這個病痛中度過。

而且還伴隨著雙扁桃體發炎與喉嚨霉爛,從年輕時有好幾年我只能上半天班,發病時躺在床邊上,嘴只能張開,讓口水自動流,咽喉腫合在一起,更談不上吃東西。每次都要掛三天吊水後,體溫才能從40多度降到38至39度,然後慢慢恢復正常。剛舒服不久接著再感染,醫院院長及他死去的老父親都知道我是常客。

自從煉法輪功這十六年來,我再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片藥,一次感冒都沒有過。就連多年的慢性病(嚴重失眠、胃潰瘍、腰椎唇樣突出、關節炎、扁桃體炎等)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十六年中在單位沒報過醫藥費,醫療卡上也沒花過藥費錢。

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關押南通監獄三年半,過的是非人生活,也可以說是對身體的一次大檢驗。特別是二零零八年夏天,一批一批的犯人大面積的感冒了,醫護人員來不及發藥,監獄就用大水桶裝中藥,放在車間勞動場所,病人自己去喝,沒人問。

我所在房間大約二十平方米住了十二人,我年齡最大,其餘大都是中、青年人,她們輪流感冒,咳嗽不止,相互交叉感染。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我竟然沒有被傳染,連警察都感到意外。

她們在折磨我的同時,知道我是個已住進上海一家醫院病房準備手術的人,但通過修煉法輪功徹底治好了病。她們覺得這種說法不可信,但從我不感冒這事上,最後也不得不承認煉法輪功對身體健康是有好處的。

除了看到我的案例,她們十多年與大法弟子接觸中,也證實了這一事實,也耳聞目睹了許多因煉法輪功絕處逢生的神奇事例。

其實,「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提高心性、提高人的思想境界,使其道德回升,從而達到祛病健身的奇效。

「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提高心性、提高人的思想境界,使其道德回升,從而達到祛病健身的奇效。(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就說說學煉法輪功後,我在思想方面的轉變。在我們這個行業中,當時掌握單位財權的我,認為吃吃喝喝、過年過節收點煙、酒、茶這類的東西已經算是廉潔的人了,再廉潔就脫離現實社會了。

但得大法初期我明白「不失不得」的法理後,就開始拒絕不必要的吃請,婉言謝絕送禮,端正工作作風,儘量為基層單位著想,因而得到公司領導和員工的好評。

在後來的兩次被非法關押中,我切實體會到單位及鄰居們對普世價值的認可,同時也感慨「真、善、忍」這三個字在現實社會中的真正意義。「真、善、忍」是宇宙法理,不是一句口號,體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一切言行中。

我的小家庭是四十年前重新組建起來的,老伴是外地人,當時老伴帶有兩個年幼的男孩,一個互不相識的四口之家,能融洽在一起,和睦相處;送走四位老人,拉扯兩個男孩娶妻生子,得到兒、孫們的敬重,也得到姑嫂們對我的讚許和左鄰右舍的好評。

這一切都源自有一個好身體和從《轉法輪》寶書中學到的法理,才能夠在困難和痛苦中走到今天。

你可能會說:妳認為好,就在家煉,不要跟共產黨過不去。其實,九九年之前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人上訪過,都是早晨在大操場或公園晨煉後,回家該上班、該幹啥幹啥。

當遭受謊言迫害時,說句有良知的話,告訴人真相:法輪功是什麼?共產黨為什麼迫害法輪功?免得世人受毒害,讓世人在謊言中也失去做人的道德底線。其實這是法輪功學員的善舉。

我們認為自己從大法中受益了,應該把好事、真話告訴別人,即使這樣做必須冒著被抓捕、被迫害致死的生命危險,但我們仍希望人們能「了解真相」,從而使生命得到救度。只是當今社會說真話是要付出代價的。

回想我在二零零一年為說一句「真」話,有人問:「煉不煉?」回答:「煉!」被非法關押鄰縣看守所一個月,差點勞教。若說個「不煉」,用假話換取了所謂的外面自由,其實喪失了「良知」,還不自知。

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關押中,我明白獄警對我的精神折磨和肉體的摧殘,是為了達到「轉化」為目的。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2年的鎮壓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圖片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當時警察黃科長說:因為不轉化,我們工資、獎金都扣發了。那時我誤解了「善」的內涵,又覺得做好人也不應該在那個鬼地方吃苦,還連累了家人。我曲解了法,違心地被所謂的「轉化」了。

第二天,通過冷靜地思考:覺得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那「假轉化」意味著錯上加錯,不僅與「真、善、忍」大法的修煉背道而馳,同時也是對警察和世人不負責任的一種行為。

「轉化」?難道從「真、善、忍」轉化成「假、惡、鬥」嗎?那不正是當今社會狀態嗎?那不正是一些警察現有的表現嗎?如果一個好醫生醫好你的重病,使你起死回生,外界壓力迫使你罵這個醫生,你願意罵嗎?這不是明顯的不講道德、苟且偷生嗎?這不是人的行為。

警察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喪失良知,迫害修行人是犯罪,我配合他們這不是害人害己、助紂為虐嗎?「善惡必報」是天理,想到這,我失眠了,立即抗議監獄,聲明一切言行全部作廢。

監區惡警看到聲明後暴跳如雷,對我施加種種壓力,採取多種形式對我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其實,這都是預料之中的。我都快七十歲的人,一條命早晚都得死,沒心沒肺的活著那還算個人嗎?

當年在上海住院準備手術時,已經走過死關了,是大法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因此在精神和肉體遭到長期折磨時,心中反而平靜下來了,良知戰勝了邪惡,同時也看透了她們隱藏的真實嘴臉。

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看透這層理後反而增強我的意志,失去肉身留千古,失去良知找不回啊!後來省裏有個處長來南通專門做「轉化」工作,他們找我談話時,我把這些想法和經過跟他們講了,通過兩、三個小時對話,最後處長說:「妳這個人如果不是學法輪功,一輩子與我們司法部門無緣。」

中共用「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煽動世界人民仇恨「佛法」。把「4.25」上訪說成是「搞政治」。

中共用「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煽動世界人民仇恨「佛法」。(圖片來源:明慧網)

那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了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該文章以捏造事實、指明誹謗攻擊法輪功。文章在天津發表後,該地區一些法輪功學員期望通過和雜誌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影響。

因此,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反映實情。但天津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四十五人被抓捕。

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被天津市政府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釋放。就這樣法輪功學員懷著對政府的信任和期待自發的想通過「上訪國務院信訪辦」的途徑尋求解決。

四月二十五日,來自各地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

朱總理到機場送外賓回來後,法輪功學員代表提出三點訴求:「第一點是釋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學員;第二是提供一個合法、合理的修煉環境;第三個就是允許出版法輪功的有關書籍。」

朱總理很快就下令天津公安部放人,重申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

然而江澤民卻一意孤行地把「和平上訪」說成是「圍攻中南海」,欲加其罪、何患無辭。

江澤民卻一意孤行地把「和平上訪」說成是「圍攻中南海」,欲加其罪、何患無辭。(圖片來源:明慧網)

如今薄熙來、王立軍的遭報,拉開了清算迫害法輪功的帷幕!天算、人算都對參與迫害者不利。表面看,法輪功學員們在遭受著迫害,實質上世人遭受到更大的迫害。

為什麼?因為法輪功學員是在明白真相中,為了堅守做人道德遭受迫害的,而世人是在不明真相中,在謊言的欺騙中,用仇視心態、糊塗狀態下遭受毒害的。

兩者現在的選擇雖然不同,但將來的去向是天堂與地獄之分。這就是法輪功學員一次次冒著被抓、被非法關押、甚至被失去生命危險中還在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原因所在。

你可能也聽說了,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深得民眾的愛戴,收到各國各級政府給予的褒獎、支持議案和支持信函超過三千多項。只有中共在迫害。

現在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人都知道了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你們也更清楚惡首叫囂的「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已成為笑柄,世界上更多的人、團體和國家已起來反對迫害法輪功。

法輪功在社會上傳出已二十年,究竟是不是像電視、報紙、廣播中所宣傳的那樣,法輪功學員是什麼樣的人,你們在和法輪功學員的接觸過程中,心裏是十分清楚的。

在長達十多年的殘酷迫害中,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以暴制暴」的案例,即使在危及生命安全的情況下,也總是堅持善意的挽救施暴者的靈魂。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每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十分的善良,能夠為他人考慮,甚至包括警察對他們施暴時,他們仍說:「我並不恨你……」

你們想過嗎?社會上的人都在為金錢享受、奔波勞累,是什麼力量使他們放棄私慾,是他們證悟到了神的存在,是因為他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是他們知道今天的「法輪大法」的傳出非同小可!

其實你們已經看到了他們那顆對大法堅定的心,普通人能做的到嗎?因為他們知道「佛法」的珍貴!在他們中間有高級知識分子,有企業家,有社會各高階層的人,當然也有普通的工人、農民。

目前全世界都在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很多明白真相的各級職能人員,都知道在劫難中對法輪功的態度在決定著自己的未來。難道你們在「610」幹這項工作心裏真的踏實嗎?

其實,每個人的言行都是在善、惡間作出的選擇。人都會站在現在去看歷史,卻很少有人站在將來看現在。人生短暫,退出自己的位置,就會看得更明白,當歷史走過這一頁的時候,留給自己和未來的是什麼。

近年來天災人禍頻繁得驚人,人在難中都顯得非常脆弱、無助和絕望,只是聽天由命。人都想遠離災難保平安。

人人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我衷心的希望你們和所有的人,在這關鍵的特殊時期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遠離邪惡,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報,危難來時能逢凶化吉。衷心希望你們為自己及家人的未來──與正義同行、與良知攜手。

在新的一年即將到來之際,恭賀你們及家人新年快樂、闔家幸福安康!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改變修煉環境的三封信-35522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關聯文章:

【改變警察的三封信1】到底誰善誰惡

【改變警察的三封信3】怎樣才有光明的未來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