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罹癌後的命運  他們都說:服了我

改變罹癌後的命運 他們都說:服了我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是一位監理工程師,今年已是古稀之年,但七十歲的我耳不聾,眼不花,牙沒掉,腰板直,滿面紅光,精力充沛。退休後又被單位返聘,和年輕人一樣吃在工地,幹在工地,工作品質和體能都不輸給年輕人。

領導同事對我的評價是:「老田,服你了!」可是,誰又能想像,過去的我曾是一名即將走入棺材的癌症患者,我的重生都是因為法輪大法!

那是二零一七年的初夏,我腰疼得厲害,不得已只好去醫院檢查,幾經周折,終於在縣、市和北京大學醫院都查出了同樣的病情:我患上了腎癌!當時僅在北京大學醫院掛號、檢查就用去半個月,如果在那做手術還得再等一個月,出於經濟的考量和病情的緊急,我選擇在市醫院做手術。

手術前一天,我的一雙兒女抱著我哭成一團。看著淚眼婆娑的兒女,我真心為他們憐惜。

在他們小的時候,太太死於癌症(手術一年後死亡),孩子瞬間成了沒娘的孩子。孩子似乎是步上了我的命運,因為在我不懂事的時候,母親就病逝了。後來,我有了繼母,父親又英年早逝,也因為家族中出「少口」(方言:青壯年早亡之意),墳地為此挪過好幾次。但怎麼樣人為改變,似乎都擋不住命運大手的安排!

命運是可以改變的嗎?

就在全家愁雲慘霧之際,我想起了大姐!大姐以前可是有名的「藥罐子」,一大堆病,什麼冠心病、粗脖子病、腿疼,吃了二十多年的藥,越吃病越多。後來,她修法輪大法後,在很短時間內百病全無。

一九九七年法輪功學員在北京戒台寺煉功。 (明慧網)

大姐一見我們就興奮地說大法救了她的命,看著大姐親身的轉變,我們都相信。但她讓大家跟著一起煉時,我就沒往心裏去。而今,我想起了大姐,想起了大法,趕緊直奔大姐家,住著就不走了。

我姐妹八個,有同父同母的,不同父不同母的,還有同父異母的,我們的關係都很好。當大家得知我的病情和我的選擇後,八個家庭都為我捏了一把汗,當然,大姐除外。

俗話說:「有病亂投醫。」而我現在是有病不投醫,鄰里鄉親、同學、同事,都覺得我有點不可思議,背地裏議論紛紛。但就在這一輪的議論剛結束的時候,新一輪的話題又開始了。因為我通過兩個多月在大姐家學法、煉功,腰不痛了,癌消失了,身體完全恢復正常!

「老田,服你了!」

我的身體不僅比以前健康,我還有了意外的收穫:第一,戒了讓我眷戀一輩子的「老三樣」麻將、酒和煙,過去我努力了一輩子都沒戒掉,反讓我誤工、誤事一輩子,不僅領導批、家人勸,自己也下了好幾次決心,不但戒不掉,癮反而越來越大。可說來神奇,就在我專心學法、煉功的過程中,「老三樣」在不知不覺中全戒掉了。

第二,我去掉了強烈的爭鬥心。以前,我逢人遇事總要爭個高低對錯,七不服八不忿兒,通過學法後,我能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現在內心平和、慈眉善目,身心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

法輪功學員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煉心性。(明慧網)

也因為看到我天壤之別的轉變,身邊又有好幾個人走入了大法修煉。

第二年春天,我回單位上班去了,大家一見面都說著同樣一句話:「老田,服你了!等共產黨不管法輪功了,我也跟你煉。」有的向我借書看,有的想讓我教他煉功動作,大家都知道共產黨造謠抹黑的全是假的!

幾年過去了,在工地上我一直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不但沒人管,反而有人服我越活越年輕,並經常把我重獲新生的經歷講給大家。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新的人生,在感謝師父救度之恩的同時,也真心祝願更多有緣人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我一起走入嶄新人生的行列!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0/修法輪大法-癌症患者越活越年輕-440249.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