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媒体专访移植专家 揭中共活摘罪行

以色列媒体专访移植专家 揭中共活摘罪行

文/以色列法轮功学员 (明慧之窗记者改写)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二十三周年之际,以色列议会电视频道播出了对著名心脏移植专家雅各布・拉维教授(Dr Jacob Lavee,本文主图右)的专访,拉维教授介绍了他和研究夥伴发现的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最新证据。

拉维教授是以色列舍巴医院(Sheba Hospital)心脏移植科创始人和主任,曾担任以色列移植协会主任。专访中,新闻节目主持人伊曼纽尔・艾尔巴兹-菲尔普斯(Emmanuelle Elbaz-Phelps)询问了拉维教授最近进行的研究课题,即中共仍在进行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

拉维教授说:「我和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博士研究员马修・罗伯逊(Matthew P. Robertson)进行的研究,对近十二万篇涉及器官移植的中文专业文章进行了搜索,涵盖了中国不同时期、不同地方,采用了计算机技术(处理搜索结果)。我们在这些文章中寻找一些句子,这些句子将显示从供体身上摘除器官时,或者具体地说,摘除心脏时,是否按照医学和移植界公认的常规方法进行,即只有在死者被确定为脑死亡后才进行。」

「我们发现在二十五年内发表的七十多篇文章中,文章本身、文章作者(即医生)的写作和签名都非常清楚地表明,他们摘除心脏时违背了医学伦理学中的公认原则,即没有首先确定供体是否脑死亡。这意味著,在摘取器官的过程中,摘取心脏本身就是杀死这些人的方式。这些发现的意义在于,这些人被处死的方式实际上就是通过在摘取器官的过程中切除他们的心脏。」

拉维教授继续说:「这些由中国医生签名的文章表明,医生本身就是杀死供体的人,这就是为甚么我们文章的标题是『通过采购器官杀人:中国违反了供体不能是活体这一规则』(Execution by organ procurement: Breaching the dead donor rule in China)」。

七月二十五日,以色列国家公共电视频道「Kan 11」转播了这次采访。

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以色列议会电视频道对拉维教授的采访截图。

以下是记者在采访中提问(简称:问),和拉维教授的回答(简称:答)。

问:这些文件是否对公众开放?

答:我们这里说的都是公开发表在中国期刊上的医学文章,我们包括了这些文章的链接,任何人都可以打开并阅读这些公开发表的中文文章。中国医生可能没有意识到,在写这些文章时,他们承认了自己就是杀死供体的人。

中国当局声称,截至二零一五年一月,他们已经完全停止使用死囚的器官。中共当局从未承认它使用了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的器官。

我和罗伯逊之前的一篇文章,就是在二零一五年一月的这个公告之后发表的。如果他们真的停止使用了这些死囚的器官,而依靠医院里死者的器官,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自愿捐赠,就像全世界都接受的那样,那么移植的数量应该会急剧地下降。但我们在之前的这篇文章中表明,移植数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了急剧的无由来的增加。也就是说,从共产主义政权那里获得的数据是不可信的。

问:为甚么(中共当局)专门从法轮功身上活摘器官?你的研究中是否指出了这一点?

答:作为一名心脏移植专家,我不认为自己是社会学方面的专家。我们发现在这些文章中,没有提到供体被判处死刑的事实。我个人没有关于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的信息,但中国法庭(在伦敦举行的人民民事法庭)的判决书听取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十份证词,并明确裁定,毫无疑问地,中国正在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问:是不是因为法轮功学员都是身心健康的人?

答:他们提倡真、善、忍的原则。你刚才问为甚么中共镇压法轮功?为甚么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开始镇压,并宣布有计划地消灭他们,通过把他们关进集中营并出售他们的器官——对这个问题有很多解释。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他们(法轮功学员)是移植业的重要和主要来源。在中国,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包括(卖给)每年从世界各地来到中国的医疗游客,为当局赚取了数十亿美元。

我和同事们为防止以色列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做出了一些贡献。二零零八年,我们与以色列议会卫生委员会和卫生部合作,启动了《器官移植法》,完全禁止了以色列病人到中国做器官移植。自从二零零八年以来,没有一个以色列病人到中国旅行并带著器官回来。至少我们以色列人已经完全不再参与这种可怕的反人类罪行。

问:在研究和发表期间,你是否收到过生命威胁?

答:我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在医学杂志上发表关于这个问题的文章,我在对媒体的许多采访中谈到了这个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我接到过一位以色列律师的电话,他介绍自己是一个亲中国的以色列人协会的代表,要求我停止这项活动。我联系了卫生部法律办公室,此后他就销声匿迹了。

当我担任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的主席时,我组织了一次关于器官移植的大型会议,会议在埃拉特举行。

我邀请了加拿大犹太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会上发言,他自己也对中国活摘器官做了研究。我请他告诉我们他和大卫・乔高的研究结果,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了《血腥活摘(Blood Harvest)》一书中。中国大使馆通过外交部想阻止大卫・麦塔斯的到来,但我告诉他们,他们不可能阻止。大卫・麦塔斯将在会议上发表演讲。我建议他们派一个中国大使馆的代表来,代表确实来了,并说这是一个反共宣传,但在几分钟内,观众就要求大使馆代表离开讲台。

结语

值得一提的是,拉维教授第一次接触到中国的活摘器官问题是在二零零五年,当时一个等待心脏移植的病人告诉他,他不想再等了,他的保险公司告诉他说,三周后的某一天、某一时间,在中国的一家医院里,一颗心脏会被移植到他的体内。

拉维教授问他是否知道这意味著甚么,病人说他没有问。后来这位病人确实去了中国,并在预先安排的日期和时间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

【延伸阅读】

从12万份论文中找到新证据 活摘真相浮出水面

日本评论员目睹活摘 供体是21岁法轮功学员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7/以色列教授在媒体专访中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447375.html

(本文图片来源:明慧网;本文主图:明慧之窗合成)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