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外协」访谈录:中共迫害法轮功 残酷而隐秘(上)

「监狱外协」访谈录:中共迫害法轮功 残酷而隐秘(上)

文/明慧网通讯员(明慧之窗记者李佳编辑)

中共监狱在走向「企业化」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需要与监狱外面一些单位合作。合作过程中,需要外面单位的技术人员或者管理人员协助。这些技术人员或者管理人员,对于监狱来讲,属于外部的协助人员,因此称之为「监狱外协」。

明慧网大陆通讯员认识一名监狱外协「华经理」,既懂技术,又善管理。因为公司与各种监狱常年合作,华经理得以出入中共各种监狱长达一、二十年。华经理茶余饭后,信口所谈的狱中奇闻,已经每每让人咋舌,而二零二零年疫情爆发以来,他对我全面透露的关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黑幕,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残酷而隐秘

记者:华经理,你从前谈到中国监狱,都是一些普通刑事犯的事情,关于法轮功的狱中遭遇,只字不提,现在你却主动要谈谈法轮功的情况,这是为甚么呢?

监狱外协:主要还是因为疫情的触动。实话告诉你,要不是听从狱中的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忠告,我可能去年就被这场疫情夺去了生命。这个事情,有时间,我们再详谈。我今天想说的一个话题是,中共利用监狱对法轮功实施迫害的特点。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可粗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明目张胆;第二阶段,鬼鬼祟祟。就是说,起初阶段,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吧,有那么七八上十年的时间,中共的迫害是有恃无恐的;这之后,尤其是二零一二年以后,直到现在,迫害就比较隐秘了。

迫害的残酷性依然没变,迫害的方式却大大变化了。讲一件事情你就明白了。五年前,有个法轮功学员L,在监狱遭受熬鹰刑,近十个包夹轮班折磨,十五天十五夜不许L合眼,不许L改变坐姿,L都没有屈服。这个迫害够严重的,我因为与包夹特别熟,他们总是和我套近乎,指望我从狱外带点违禁品进来,烟酒现金手机之类,所以对我无话不谈。

(明慧网)

这十五天的折磨,白天是在监区车间的库房里,普通犯人无人知晓,只道是严管罢了;晚上,是在该监区宿舍楼的四楼电视房里,十点以后,轰走犯人,电视房就成了通宵行刑房,强制L一坐一个通宵……

记者:连续十五个通宵,不许闭眼睛?

监狱外协:当然,一闭眼睛,就是一嘴巴或者一个栗暴(注﹕意思是用握成拳头或半拳的手指骨节敲击人头)。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各种折磨,难以尽述。我是局外人,看著也挺难受的。我就在车间里转来转去,散散心。看著车间里的服刑人员,心说,看吧,这些人将来都是见证者啊。

我走到一个叫小白的犯人边,平时小白和L是狱中好友,常见他们在一起散步聊天。我趁他休息的时候,在机器轰鸣声中,悄悄跟小白说:「这是甚么世道,L,吃的是地狱的苦头啊!」我原以为他会说,「是呀,这共产党也太坏了!」结果你猜他说甚么?

他居然一脸茫然地问:「怎么了?发生了甚么?」哇,我当时被震惊到了,连忙问:「L十五天不许睡觉你不知道?L被整得快疯了你不知道?」他认真地摇摇头,「不知道啊,没人跟我说。晚上看完电视就点名,点名就睡觉,早上醒来就集合去车间,埋头赶任务,不知道啊。」

记者:原来这样啊,监狱里面的人,也不许了解真相,不许传播真相。那一起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是应该很清楚吗?

监狱外协:这又涉及一个监狱机密,法轮功学员在起初阶段,是集中关押,一人之事,众人皆知。后来,监狱不断收到真相信件和电话,就改换了对策,把法轮功学员分而治之,十几个监区,一个监区丢几个,这几个还处于隔离状态,往往一个监区小分队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

记者:如此这般,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相,知情者就少之又少了。

监狱外协:是的。真相都被中共有意屏蔽了。我为甚么赞成法轮功讲真相,你不讲,真相是不会自己跑来的,这不是搞甚么政治,法轮功讲真相,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有知情权,但是这个真相来之不易,浸透了法轮功学员的血泪,就更应该珍惜。

二、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牢中牢」

记者:华经理,法轮功学员近年来在监狱里,基本分散在各个监区,处于隔离状态,甚至一个监区一个小分队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监狱主要是出于甚么考虑呢?集中管理不是更节省成本吗?

监狱外协:成本对于中共来说不重要,达到目的是第一位的,我观察了一、二十年,终于搞明白,中共的真正目的不是摧残法轮功学员肉体,而是诛灭法轮功学员的精神,为此可以不惜代价的。

监狱不算,全国有多少个关押法轮功的窝点?每个窝点有多少个迫害的执行人员?这二十年来,总的开支是多少万?如果这个数字公开的话,是很吓人的。中共在这方面的投入,截止今日也没有停止过呢。

记者:那还不是拿著人民的血汗钱迫害人民中的一个群体。分散管理,法轮功学员和普通服刑人员是一样对待吗?

监狱外协:当然不一样啦!

记者:我听一个警察朋友说过,他说:法轮功嘛,在监狱里,日子过得好得很。每天搬个小凳子坐在那儿学习,学习完了,就随意,想干活儿就干活儿,不想干活儿就看书种花、琴棋书画,混到释放。一般服刑人员哪有这福气?

监狱外协:呵呵,如果是这样,又何必叫监狱,直接叫福利院得了。这是假相。中共监狱的名堂多了,其实,被投入中共监狱后,不仅法轮功学员要「学习」,任何服刑人员都要「学习」。那为甚么一般服刑人员「学习」了,照样当牛做马地做奴工,独独法轮功学员「学习」了就可以随意?不那么简单。

记者:是啊,这个里面一定有名堂。

监狱外协:招数很多,但是都有一个基础──「牢中牢」。

记者:我听说,在监狱里有禁闭室,被服刑人员称之为「牢中牢」,各种酷刑的实施,就是在这个「牢中牢」里。

中共对这群佛法修炼者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政策。(明慧之窗合成)

监狱外协:「牢中牢」的说法,可以说是源于禁闭室。严管才用得上禁闭室。比如在监狱里打架斗殴,或者吸毒贩毒,乃至私藏现金手机等,都要严管,关禁闭。短则半个月,长则一年半载。

但是法轮功学员一下监区,当日起就要实施严管,最少一个月吧。这是个监狱里的潜规则,监区警察拿不出严管的理由来,就不能送到禁闭室去。都送去也关不下。那么就在监区的地盘上私设起「牢中牢」来。

记者:监区地盘上的「牢中牢」,也是一个禁闭室一样的小房间?

监狱外协:那形式就多种多样了,不一定要是独立的房间。加之监区的服刑人员所待的任何房间,包括卫生间,也是不许有门的。就没有必要是独立的房间了。

晚上一般是在监区宿舍楼的楼道最里边的一间监室,监室没有门,就挂一张床单下来,让人一看就知道,哦,迫害法轮功的特别行动又开始了。

那白天得去车间,无法这么隐秘了,监狱警察也不管那多,「牢中牢」一划就成,有时在车间放材料的库房,有时就在车间的一个角落,有时在车间大门外的空地上,建造一个「牛棚」。

记者:「牛棚」?这是中共「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东西了。现在还有?

监狱外协:监狱是个奇怪的地方,至今饭前一首歌里,还有《社会主义好》、《学习雷锋好榜样》……「牛棚」啊,戴纸筒高帽子啊,游斗啊,文化大革命的一套,还经常上演。

记者:这现代「牛棚」又是怎样的构造呢?

监狱外协:谈不上甚么构造,避人耳目就行。有个监狱的某监区的地盘有三大块儿,一块儿是监舍楼,一块儿是车间房,一块儿是户外棚。这棚子是多功能的,里面有坯料库,有成品库,有工具房。

有一次「牛棚」是建在成品库里。先搬去一些沉重的半个立方的成品箱,露出一片空地来。就在空地上,又用成品箱堆成四面墙,构成一间窄窄的小房儿。小房两个平米大小,两米多高,四四方方,没有房顶,上方是棚顶,留有一道窄窄的门。成品箱黄褐色,进门坐下,如坠陷阱。抬头是高高的棚顶,环顾是黄黄的四壁。这就是现代「牛棚」了。

「牛棚」内冷板凳一个,无屉木桌一张。「牛棚」是监区管教指挥囚徒堆砌而成,「牛棚」内冷板凳硬硬的,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就坐上面,值班的事务犯进门后,搬几个成品箱把门堵上,就这样从早上六点开始,到晚上九点结束,七八个事务犯轮班监视著一个法轮功学员,并在一个软面抄上记下监管对像的一举一动。时间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半载,才宣布解散,而发生在这里的任何迫害真相,似乎就随著「牛棚」的拆除,一并化为乌有了。

记者:可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从前纳粹的那些事,文革的那些事,不是也都有真相曝光吗?

监狱外协:是啊。这个真相,目前潜藏在许多目击者心里,一旦时机成熟,证人证词将会如潮水般,汹涌澎湃而来。

待续

【关联文章】

「监狱外协」访谈录:中共迫害法轮功 残酷而隐秘(下)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5/「监狱外协」访谈录-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残酷而隐秘-444508.html

(本文主图:法轮功学员画作《囹圄中的大法徒》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