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什么跟孔子过不去

中共为什么跟孔子过不去

文/掸封尘(明慧之窗记者黄诗编辑)

孔子(公元前551─479年),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人(今山东曲阜),祖籍宋国栗邑(今河南夏邑)。

孔子在古代被尊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被后世统治者尊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祭祀孔子成为国家最高级别的「大祀」,是国之大典。孔子的儒家思想对中国和世界影响深远,被列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

孔子曾受业于老子,带领弟子(相传有弟子三千,其中七十二贤人)周游列国十四年,弘扬仁政理念。晚年修订六经 ——《诗》《书》《礼》《乐》《易》《春秋》。孔子的学说和思想,集中体现在《论语》里。《论语》以「仁」为核心,全面阐释了儒家「仁、义、礼、智、信」的思想精髓,成为中国历朝历代的治国宝典。

中国五千年文明史,自孔子以后,如果少了一个朝代或明君,历史失不了大体。然而,如果少了中华圣人——孔子,这两千多年历史将失去道统,也减少许多人性的温暖与光辉。

中共红卫兵挖孔子墓

「文革」(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毛泽东的文革干将康生画了一张曲阜孔庙的印象图,然后把图交给北京造反派头头谭厚兰,指使其去那里造反,并说:「该砸什么就砸什么。」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七日,谭厚兰率众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誓师捣毁「孔家店」,以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率领二百多人到曲阜,联合当地造反派成立「彻底捣毁孔家店革命造反联络站」,召开捣毁孔庙万人大会,以「造孔家店的反」口号大肆破坏。

从十一月九日至十二月七日,他们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字画900多轴,国家一级保护文物70多件,珍版书籍1700余册,砸毁包括孔子墓碑在内的历代石碑一千座,捣毁孔庙、孔林、孔府,毁孔子塑像。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还刨平孔子坟墓,挖开孔子第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和陶氏、王氏的合葬墓,将其曝尸批判数日后焚毁。为了更快掘开墓穴,他们还动用了雷管和炸药。

孔子墓被挖,孔庙、孔林被破坏,这是一件连日本人侵华时都没干的恶事。它挖掉的不仅仅是孔子及其后人的坟墓,更是斩断了中华文化绵延两千多年的传承。用「罪大恶极」都不足以形容中共。

孔子墓被挖,孔庙、孔林被破坏,这是一件连日本人侵华时都没干的恶事。(明慧之窗)

著名经学史家周予同教授(公元1898-1981年),被专程押到「捣毁孔家店」现场,被逼亲自动手挖孔子的坟墓。还押著当地各级领导干部和参加过一九六二年「孔子讨论会」的学者,陪孔子塑像游街,称之「为孔老二送丧」。

祖坟被挖,祖先遗骨被焚毁,都是奇耻大辱。这也是孔子七十七代衍圣公孔德成(公元1920-2008年),一九四九年移居台湾后多次拒绝中共邀请、誓死不再回曲阜,甚至不愿面见做了中共官员的姐姐孔德懋的原因所在。最后一位沿袭衍圣公称号的孔德成,直到去世,他都没有得到中共一句郑重的道歉。

一向自诩为「伟、光、正」的中共,如何能道歉呢?中共又什么时候对它历次运动中迫害过的民众道过歉呢?原因就在于中共的本性就是以消灭中国传统文化、残害百姓为己任的。

因此,中共只要存在,不仅国无宁日,百姓更无宁日——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中共毫无人性的疫情封控,让全中国人对此再一次有了切身体验。中共「批林」

中共「批林」

一九七一年的「913」空难,又称林彪事件,引爆了中共「批林批孔」运动。林彪与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有什么关系?

原因是林彪在党内斗争中失势,中共在清查林彪住宅时,发现了儒家经典的语录片段。中共的《红旗》杂志这样写:「从一九六九年十月到一九七零年一月,在不到三个月内,林彪和他的死党连续写下几条条幅:『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 「林彪说什么『中庸之道』是合理的。」 「林彪十分欣赏孔子的『小不忍则乱大谋』,把它抄录下来,挂在墙上。」

一九七三年七月,毛泽东曾说:林彪同国民党一样,都是「尊孔反法」的。毛认为,法家在历史上是向前进的,儒家是开倒车的。其实,毛泽东对孔子早有成见。

一九一九年七月,毛泽东在他主编的《湘江评论》创刊号,发表四则揭露康有为等人「尊孔」的短评,这是他最早的「批孔」文字;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毛泽东曾对外宾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消除孔夫子在各方面的影响;毛泽东在写给郭沫若的诗中有这样的贬低句子:「孔学名高实秕糠。」

一九七三年八月七日,中共《人民日报》经过毛泽东批准,发表中山大学一教授的文章《孔子──顽固地维护奴隶制的思想家》;一九七四年一月十八日,毛泽东批准中共中央1974年1号文件转发江青主持选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大肆诬蔑孔子的「克己复礼」。全国自此开始了「批林批孔」运动。

在这期间,有的学校召开「批林批孔」大会;有的画家把中共诬蔑孔子且形像被夸张丑化的连环画,临摹到村子十字路口的整面墙上;有些单位请中学教师给大家讲点孔子的事情,以便人们批判「孔老二」。

中华圣人,在中共当政的疯狂年代,就这样成为被中共驱使下的愚民们「舌尖儿上的小丑儿」。

中共「孔子学院」让圣人蒙羞

「一个穿著太极装,戴著眼镜的冬烘先生,慢条斯理地打著太极拳。后面的小老外们也东倒西歪地跟著比划,有的出右脚,有的踢左腿,有的吐舌头……」这是新闻曾经播出的海外「孔子学院」的教学镜头。

全球首家孔子学院,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正式设立。一位汉办官员称,孔子学院不是开设孔子思想课程,而是借孔子之名在全世界推广汉语。事实上,多家孔子学院主动宣传中共的说教,传播中共党文化,包括教老外唱歌颂中共的歌曲等。

各国孔子学院根本不传播孔子学说,而是大谈中共的歪理。

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奥地利格拉茨大学的孔子学院,在其主办的一次高峰对话会议上,该校教授居然大谈自己在马克思就读的波恩大学进修哲学的求学经历,并一开篇就引用马克思说的话;而泰国东方大学的孔子学院则组织中泰两国师生、志愿者,在十月一日那天收看中共篡政60周年的阅兵式。

二零零八年,「孔子学院」预算就高达人民币16亿元,此后更是一年更比一年多;而国内希望工程历经二十多年,也才募集50来亿。这么大把撒钱到国外去搞教育,怎么就舍不得花点钱在自己祖国的花朵上?香港学者吴三兴认为,靠赔本赚吆喝的「输出软实力」,只能使海外侨胞感到心寒、更加鄙视或离心离德。

香港学者吴三兴认为,靠赔本赚吆喝的「输出软实力」,只能使海外侨胞感到心寒、更加鄙视或离心离德。(明慧之窗)

业内人士透露,「孔子学院」其实是「三无学院」—— 没有法律保证、没有学术资质、没有校舍教师。

在运营上,每一所孔子学院的共同点是——巨额亏损,亏损的最重要原因是运作模式与财务状况不透明。也因此,孔子学院一方面成了中国政府填不满的窟窿,一方面又成了教育部官员任意提取各国货币的取款机。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举办的「第六届孔院大会」,被邀请来的各国青年歌唱家所唱的曲目,多为歌颂中共的「红歌」。当时中共宣传部长李长春曾说过:「孔子学院」是中共「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孔子学院大谈马克思、庆祝中共篡政以及高唱党的「红歌」,都在向人们证明一个事实:孔子学院徒有虚名。它就是一个打著孔子旗号招摇过市的半调子培训机构,不仅不能弘扬中国文化,反而有辱圣贤。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一部揭露中共海外「孔子学院」内幕真相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在加拿大安省的贝勒维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全球首映。竞赛评委对《假孔子之名》的评语是:「影片展现了令人震惊的细节、险恶的用心以及一位平民英雄,揭露了数十亿美元打造的企业背后的真相。」

揭露中共海外「孔子学院」内幕真相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假孔子之名》官网)

结语

中共为什么跟孔子过不去?因为孔子的学说「仁、义、礼、智、信」是人间正道,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中共的共产主义、斗争哲学是歪理邪说,只能害人、毁家、误国、乱中华。

中国传统文化是道、儒、释三教为核心的文化,构筑了中国人道德的基石。而「文化大革命」的「大」,其实是「完全彻底」,说全了应该称之为「完全彻底革掉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的命」。中共为达到这目标,十年文革中把它分为两步走。

第一步先灭佛教道教,以「破四旧」为名从僧人到寺庙、从经典到文物毁灭;也就是从精神到物质,彻底铲除人们对神佛的信仰,从而确立中共无神论、唯物论统治地位。

第二步再灭儒教,开始了「批林批孔」,把「仁、义、礼、智、信」从人们心中连根拔除,让中共的斗争哲学、独裁暴政大行其道。

一九四九年,中华传统文化之一的孔孟学说与中共代表的马列共产邪说狭路相逢。中共政权在手,要建立其党文化一统天下,势必要对孔子大动干戈。这是中共跟孔子过不去的根本原因。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6/中共为甚么跟孔子过不去-344329.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