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沉迷物质享受 金融精英人生大转变

曾沉迷物质享受 金融精英人生大转变

文/明慧记者章韵(明慧之窗记者金弘怡编辑)

出生于北京、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黄杉,是一名物质优越、很典型的大城市独生女。成长过程中,她曾在注重现实利益的社会中迷失。是甚么让这个外表光鲜的年轻人走入大法修炼?她的生活和人生观又如何改变了呢?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

从小就知大法好 天安门自焚伪案骗不了她

黄杉六岁时,记忆中的妈妈患有非常严重的血液病。她说:「我只记得妈妈突然就被送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用我的理解记得医生的嘱咐是:『你不能碰你的妈妈,只要一碰她,她就会流血不止。』」

所以,黄杉那时就算是去医院看望妈妈,也不敢碰她。「其实那时我心里是很难受的,虽然我很小,不知道妈妈到底怎么了,可是我感觉到了她在慢慢离开我,我甚至都不能让她简单的抱抱我。」

可是不久,她的妈妈出院了,而且身体越来越好。「又过了不久,妈妈开始每天下班后就带著我去一个公园,那里有很多叔叔阿姨,爷爷奶奶,还有不少和我一样的小朋友。我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或者大人们读书时,我就在一旁听著,或是躺在妈妈身边睡觉。」

后来黄杉才知道,那时妈妈是修炼法轮大法了,是在和学员们炼功学法,妈妈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再也没有去过医院。

后来黄杉才知道,那时妈妈是修炼法轮大法了,是在和学员们炼功学法,妈妈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再也没有去过医院。图为1997年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戒台寺集体炼功。(明慧网)

那时的黄杉还很小,「但是我知道大法好,因为大法救了我妈妈,让她有了健康的身体。」

但是,突然有一天,电视里出现了很多关于法轮功的新闻(编注:天安门自焚伪案),「那时我还在上小学,字还认得不是很全,就知道有个烧焦的男人坐在地上,新闻说他是法轮功修炼者;可是我一看到这个新闻就知道是假的,我从来没见过我身边的哪个叔叔阿姨像那个烧焦的男人一样。」

青少年时期追求物质享受 以自我为中心

随著年龄增长,再加上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环境恶劣,黄杉逐渐离大法越来越远。「我虽然不反对母亲修炼、做讲真相的事情,自己却慢慢迷失于各种世俗中了。」

她回忆著说:「我父母都在北京的大公司工作,又是管理层;在家里他们也对我特别好,独生女嘛。在这样环境成长起来的我,物质上的需求是肯定不会缺少的。」

「可是,这样反而让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才能够在社会中立足;再加之中共所营造的『党文化』环境,它用媒体宣传、网络封锁,把整个社会弄得就是自私、争斗、怀疑、情爱等等一切对正常社会的败坏,这也使得我在修炼前只是在追求物质享受,思想中就是以我为大。」

黄杉的父母不是那种很严厉,或是不讲理的家长,但黄杉说:「我记得那时我和父母经常争吵,可能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都能吵起来。」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在高考选择大学专业时,我很喜欢设计类的专业,可是父亲根本不听我说的,就是让我直接填报金融相关的专业,我们因为这个而吵起来。」

「到最后我连吵架都不想了,就不和他们说话,我变成甚么事情都不跟父母沟通,让他们也很难过。然而,事情就在我大学即将毕业那年,发生了一个转变。」

大学出现癫痫症状 修炼大法后康复

在大陆上大学的那些年,「我的心完全沉迷在那种乱世里面了,跟父母不断有争吵的同时,我还总是不断有『怕』的思想冒出来,不是怕事情做不好,就是怕被别人说,又不知道具体怕甚么,总是感到压力、担心,又不知怎么办。」黄杉说。

黄杉感到自己被各种事情压著,很难受,慢慢身体就越来越不好,出现了很多次非常严重的病症。

「晚上抽搐,甚至在大学时还因此叫了急诊,送回家休息,那时我才刚刚上大学一年级;那时的我是手不能抬重物,还经常头疼,身体也总是没力气。由此,爸爸带我去做了脑电图检查,脑电波显示是中度不正常,甚至还有癫痫的症状,之后我便开始服药。」

看著自己那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我真的受不了了。突然,我想到了妈妈的身体就是修炼大法好的,要不我也试试?」

「我那时完全是抱著试试看的心态,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是绝对不信甚么神、佛的,更不用提修炼了。可是,为了自己的身体,我想试试。就这样,我开始了和母亲一起炼功。那年是二零一三年,是我即将大学毕业的那年。」

炼功后,抽搐症状只在晚上出现了,而且总在周五或是周末晚上,就是第二天可以休息的时间;以前出现抽搐后,都需要休息几天,还会头疼很久。修炼后,慢慢地睡一觉就好了,头只是稍微地感觉有些疼;再后来,第二天起床时基本就没感觉了,可以直接去上班。

「身体也是越来越有劲,从之前的手不能抬、肩不能扛,变成了现在轻松抬起一桶水、一箱米,走路生风,这些身体上的神奇转变,对于一个亲身经历了的人来说,真是非凡的。」她说。

「随著修炼的深入,除了这些直观上的身体转变,心里的转变那是更大了。」

(明慧网)

找到正道 回归传统的家庭观

黄杉说:「走入大法修炼后,我的思想就逐渐地找到了那条『正道』。」

「修炼后不久,就结识了我先生,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大学毕业,是在第一份正式工作所实习的公司认识的。那时我就是按照母亲说的传统观念去选择,比如注重人品、以最终决定结婚去交友等。」

「在交往时,我和先生也没有像现代思想所宣传的那样,去做那些完全没有底线的事情。事实证明,当自己的思想归正,按著传统观念去做时,婚姻就是美满的。」她说。

二零一六年黄杉结婚,不久就和先生来到加拿大多伦多留学。「我们在刚刚来到多伦多时还是很艰难的,因为毕竟是异国他乡,我们两个又都是从小没离开过北京,没有离开过父母的年轻人。我就秉承著在大法中学到的,按著『为他』、『回归传统』的正路,去处理和先生的相处。」

她努力去学习传统女性应该做的,「在遇到对于我们未来发展相对比较大的抉择时,我也会以先生的决定为主;我以信任、理解、付出不抱著回报的心去和先生相处。所以他对大法也是非常认可和支持的。」

黄杉到加拿大后不久,她的父母也来了。在与父母的相处上,黄杉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我与父母的相处,都是抱著『自我』的思想,但在走入修炼后,我知道了『为他』,站在父母的角度去想问题时,就能体谅他们的想法了,家庭也和睦了。」

当黄杉在这条正道中不断归正自己后,她发现一切都发生著转变,在现实社会中的这条路也是越走越顺。就在前不久,她接到了加拿大一家大型金融机构的录取通知书,她的工作能力得到了很好的认可,全家人都为她高兴。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6/迷失中走回正道的青年大法弟子-449664.html

(本文主图:黄杉和她的先生/图片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