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者】黑龙江省女监前监狱长 政委 监区长

【追查迫害者】黑龙江省女监前监狱长 政委 监区长

文/明慧网黑龙江通讯员(明慧之窗记者宋玠玉编辑)

在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反迫害二十三周年期间,38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递交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前监狱长杨明昕、政委史耕辉、第九监区长陶淑萍,都在此次递交的名单当中。

这些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波兰、比利时、瑞典、奥地利、爱尔兰、丹麦、芬兰、捷克、葡萄牙、希腊、匈牙利、斯洛伐克、卢森堡、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塞浦路斯、马耳他、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瑞士、挪威、列支敦士登、以色列、墨西哥、智利及多米尼加。

杨明昕,男,二零一九年一月至二零二一年九月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长,现任黑龙江哈尔滨监狱监狱长。

史耕辉,女,至少从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八年任改造副监狱长,二零一九年起任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

陶淑萍,女,一九六五年八月出生,先后任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政科长、九监区监区长等职。

杨明昕、史耕辉、陶淑萍主要罪行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黑龙江省内唯一的一所女子监狱,是中国大陆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最多的监狱之一,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惨烈的监狱之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达千人。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已知道的至少有37名法轮功学员因遭受了该监狱的残酷迫害后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被迫害致伤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占被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的90%,大多数都留下了后遗症。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长杨明昕、政委史耕辉及监区长陶淑萍,在任职期间竭力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操纵、指挥狱警及纵容刑事犯人暴力、酷刑、洗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会用药物迫害他们。

「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地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监狱为了所谓的「转化率」,使用各种残忍、隐蔽的迫害手段。一边酷刑迫害,一边严密封锁迫害信息。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遭受到各种侮辱、虐待和惨烈的酷刑折磨,其中包括:上大挂、铐地环、铐暖气管、铐铁椅子、铐床上、戴背铐、暴晒、冻、坐小板凳、关小号、剥夺睡眠、束缚带绑床、逼坐水泥地、扒光衣服、电击、罚站、罚蹲、罚蹶、罚跑、暴打、饿、开飞机、渴、上绳、不让上厕所、针扎脸、扎手指甲、扎脚、塑料尺抽、「开口器、扩宫器支嘴」、螺丝刀撬牙、针管往眼里滋水、透明胶带缠嘴,噪音器震、木棍捅阴道、牙刷刷阴道、踩阴部、饭菜里放不明药物、打毒针、木棍敲、竹条抽、「小白龙」抽、矿泉水瓶打、打下巴、强行抽血、被照相、逼按手印、剃鬼头、搧耳光,拽头发撞墙、牙签支眼皮、牙签扎脸、掐大腿、灌加浓盐的生玉米稀粥、「野蛮、摧残性灌食」、「用抹布、脏拖布、臭袜子、裤衩塞嘴」、凉水浇、电风扇吹、「盐水淋、搓伤口」、没收存钱卡、逼做奴工等等。

中共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明慧网)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二一年期间,至少有法轮功学员孟红、杨立华、王芳、李桂月、苏云霞、刘亚芹等因遭受了黑龙江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含冤离世,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伤。杨明昕、史耕辉、陶淑萍对此应负主要责任。

监区长陶淑萍是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她有时亲自动手毒打法轮功学员,有时指使犯人、狱警用酷刑等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折磨、虐待法轮功学员。她多年来主动追随中共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多次被中共授奖。这也是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证。

以下是部分迫害致死、酷刑案例。

案例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孟红被监狱迫害致死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孟红。(明慧网)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孟红女士,七十三岁,高级工程师,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孟红在被非法关进监狱前身体很好,面色红润。历经六年多的非法关押迫害后,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在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七十九岁。孟红的女儿向中共当局质问:「为甚么迫害死我的母亲?还我母亲!」

案例二、43岁杨立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女性法轮功学员杨立华、曲永霞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在信访办门前被绑架,几天后,俩人就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杨立华被判刑四年,曲永霞被判三年。杨立华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监狱通知家属杨立华病重,等家属到达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随后杨立华就去世了。家属看到杨立华身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而监狱方解释是「尸斑」。家属并不想把遗体火化,但在监狱方的威胁恐吓下,只好签字同意。

根据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日报道,知情人透露的可靠消息,杨立华是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七组,被吸毒犯李玉娜、赵冬梅等犯人活活打死的。

案例三、绥化市优秀教师王芳被迫害致死

王芳,女,五十四岁,优秀教师。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王芳被北安镇派出所及兰西国保大队绑架。在经历了拘留所、看守所的迫害后,又被非法判刑两年,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王芳遭到酷刑折磨,被强制坐「小板凳」、蹲马步、打耳光,羞辱、掐脸、掐腿、用脚踢、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等等迫害,她被迫害的头疼、头麻、手脚动作不准确,走路不稳,严重忘事,昏迷、休克,几经在死亡边缘挣扎。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王芳回家仅两个多月就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案例四、五年冤狱天天被打 黑龙江李桂月含冤离世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李桂月。(明慧网)

李桂月,女,二零一五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里每天都被打、骂,受各种折磨,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出狱时骨瘦如柴,全身疼痛、无力、昏睡、吃不下去饭,躺在床上,蜷缩著身子,就好像十几岁病重而瘦弱的孩子,于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在出狱的这一年多,李桂月有时凌晨突然惊醒,吓得哆哆嗦嗦,胡言乱语;有时自言自语:「她们天天打我!天天打我啊!」;有时那无助的眼神四下搜索著,无法掩饰她内心的恐惧和悲凉……

家人怀疑她是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暗中下了毒药,才造成她这个状态。

案例五、出狱前两天 苏云霞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离世

哈尔滨道外区法轮功学员苏云霞女士,被判刑五年,在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出现严重传染性肺结核,还有好多其它病状,被非法关押在女监的医院监区。她本应于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出狱回家,可就在出狱前两天,被迫害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案例六、遭黑龙江女子监狱残忍折磨 刘亚芹被迫害离世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刘亚芹两次遭受非法判刑,共计七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苏秦背剑」式吊铐在二层床栏杆上,每天二十一小时被强迫坐在很小的小凳子上固定姿势体罚五十多天,被暴力殴打等多种酷刑折磨与辱骂,出狱仅仅五个月,于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刘亚芹被警察绑架,后被判刑三年,劫持到黑省女子监狱迫害。一进监狱,刘亚芹就被分到入监集训监区「攻坚组」,由五名刑事犯包夹监控、看管,攻坚组组长高文涛经常高声叫骂、推推搡搡的。强迫体罚,让她坐二十厘米见方、二十厘米高的小凳子上,双膝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坐在六十厘米见方的地砖内,两脚及小凳子不能出地砖,坐姿端正,不能眯眼,眯眼就用自来水浇,稍有不慎就被拳打脚踢。每天深夜两点才让睡觉,四点半起床。不妥协、不写四书就一直这样坐板、体罚,看似没有暴力,实则是一种隐晦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酷刑折磨。

七、八月的天气很热,坐小凳子不到三天臀部就硌烂了,不写四书就被逼这样坐著,吃饭、上厕所都受限制,直到妥协、「转化」、写四书了,才让你坐正常的凳子。就这样在酷刑中痛苦煎熬了五十多天,每天只让睡觉两个多小时,刘亚芹身心疲惫、精神萎靡、几近崩溃。

结语:公检法司人员其实是迫害的最大受害者

早在希腊,柏拉图留下一个著名的伊尔寓言:士兵伊尔死而复生,判官命他回到人间,告诉世人行恶者在阴司受苦,以警世人。同样的,二零二二年,明慧之窗刊登一篇「我到地狱走一遭的亲身经历」,讲的是一位退伍老兵述说自己濒死时在阴曹看见无数公检法司人员在地狱遭受各种酷刑的惨烈景象,一切历历在目。

七十多年来,中共把「恶」笼罩在这块国土上,毁坏中华民族。公检法司人员被谎言欺骗,被国家机器制造的「假」与「恶」污染,忘了善恶有报,然而,这句古训已在今天的中国大量应验——两万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已经遭报。

天下没有不倒的江山,多少人都在偷偷退党、跳船自保。奉劝还在作恶,还在迫害无辜善良人的公检法司人员:善待法轮功学员,快快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寻回真正的自己,永保生命的平安!

【延伸阅读】

大陆法轮功学员为啥冒险外出讲真相?
事实还原:法轮功在中国一直是合法的
写给公检法人员:探讨几个「糊涂」问题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3/黑省女监监狱长、政委和监区长的罪行-449527.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20/杨立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被活活打死的-449842.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之窗)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