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中之王胰脏癌痊愈 专家:不敢相信

癌中之王胰脏癌痊愈 专家:不敢相信

文/中国法轮功学员(明慧记者沈容综合报导)

有「癌王」之称的胰脏癌,有如凶神恶煞,一旦现踪,夺命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然而,当药石罔效、医学无解的情况下,却有一些人在因缘际遇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得以改变命运,绝处逢生!以下都是他们以第一人称叙述的亲身经历、真实故事。

医生:这样的例子从来没有过

我叫籍红,十七岁入伍,曾是通讯女兵。服役期满后,转业到辽宁省鞍山钢铁公司研究所,从事大型计算机维护工作。后来结婚生子,生活美满,日子还算顺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九九五年九月份,也就是我四十二岁那年,身体突感不适,也觉得特别疲劳,走一段路就得歇一会儿。后来开始腹痛,伴随大便乾结、皮肤瘙痒和发黄。我以为自己得了黄疸型肝炎,就去鞍山第一医院检查,医生发现我胆囊出了问题,建议我赶紧到大医院做进一步的确诊。

当我在沈阳市医科大学医院做了检查后,医生诊断我是胰腺占位性病变,一时间,家里上下乱作一团,公婆和先生偷偷背著我流泪,而那年我儿子才十三岁。

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一九九五年十月,家人送我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经专家全面检查,确诊为胰头癌中晚期。我心里很清楚,这种癌是最厉害的一种,死亡率几乎百分之百,而且是最痛苦的。当时心情真是无法形容,我含著眼泪跟医生讲,我不想死,希望医生能救救我。其实我很清楚,医生救不了我,有谁能救我呢?

当时由于胰头部位肿瘤压迫胆管,造成我全身蜡黄,吃不下东西,生命垂危。医生说短期内必须做手术。大约十月中旬,我进行了手术。医生打开腹腔以后,发现肿瘤与下腔静脉血管粘连,摘除不仅危险,也容易转移。医生根据以往的经验,中断了手术,他判断没有必要再切除肿瘤了,否则会下不来手术台,这也意味著医生对我宣判了死刑。

医生说:「我只能把胆管和十二指肠吻合,这样在有生之年还可以吃东西,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丈夫同意并签字后,医生把我的腹腔缝合。手术后,医生对我的家人说:「她最长能活一年,短则三个月到六个月。」

医生建议我做化疗,这是当时治疗肿瘤的唯一方法。然而,化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正常细胞,所以化疗非常痛苦,很多癌症患者对化疗都胆颤心惊。

化疗之后,我身体非常虚弱,消瘦、脱发、疼痛,吃不下东西。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极限。但到医院复查,肿瘤并没有缩小,我的体重也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斤降到不到九十斤。

令我恐惧的是,在我们家族中,有八个人得过癌症。其中我父亲、二伯、四伯、外婆、姑父和堂兄,都是患了癌症后一年之内就去世了。想想不远的将来,自己将走向死亡,孩子孤苦伶仃,我忍不住双泪长流。最可怕的是,自己将在剧烈痛苦中熬尽生命。

一九九六年末,我感觉疼痛难忍,生命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当时,所有医疗方法都无济于事,可我还得去医院。但我清楚,这一去恐怕就再难回来了。

当我拖著虚弱的身子,艰难地迈出家门时,我在走廊里碰到了邻居大婶。邻居大婶看到我这个样子,劝我去炼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说:「我正好要去附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要不要一起去看?」本打算去医院的我,竟在这样一个看似偶然的机缘下改变了计划。

刚开始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顿时有股奇妙的感觉,身体所有的疼痛、难受,就在不知不觉之间消失了,第一次感到如此舒服。看完后,一位法轮功学员借给了我一本《转法轮》。

当天回家后,我就想吃饭,好长时间没有想吃饭的感觉了。我一下子就吃了两个包子,吃的那个香啊!接下来,我一口气用了三天时间看了一遍《转法轮》。看完这本书之后,我就决定修炼法轮功。

'图1:看完《转法轮》后,籍红女士决定要修炼法轮功'
看完《转法轮》后,籍红女士决定要修炼法轮功。(明慧网)

随著不断学法炼功,我知道自己必须遵循真、善、忍修心向善,身体也跟著一天一天好起来了。大约一、两个月,我的身体就渐渐好转了,能吃能睡,也随之长胖了。

一九九七年四、五月份,我去大连医院做了复查,医生说肿瘤没有了!后来,我又去了中日友好医院,找到曾经给我做手术的医生做了复查,那是一次比较权威缜密的检查。检查后,医生吃惊地说:「你的肿瘤没有了,这样的例子从来没有过。」

当时我为治疗胰腺癌,一次手术就花了六万元钱,还不包括出院后的吃药、复查。法轮大法不仅改变了我的人生,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农民:没花一分钱却死里逃生

我是湖北山区的农民,年近六旬。二零一四年三月份,我有好多天肚子胀痛,大便解不出来。到市医院做了B超、彩超,发现直肠有肿瘤,肿瘤有拳头般大,但排队做「肠镜」检查,要一个多月。

医生叫丈夫送我去省里有名的医院就诊(后来才知道,是医院不想收我,怕我们交不起医药费)。七天的时间,我在本市住院,检查、用药、打针,花了两万多元,却一点作用不起。

过了十多天,丈夫带我去省协和医院检查,确诊为胰腺癌晚期。丈夫、孩子、亲戚到处借钱,凑了八万元,让我做了一个大手术。两个拳头大的瘤子在肠子上,卵巢上还有一个大瘤子,都割下来后,装了满满一大盆。

医生在我的腹腔上打了一个洞,套了一根两尺长的管子导尿;又在洞的对边打个洞,吊个袋子说是装药水化疗。我被弄的动不得、死不了,活受罪。

拖到三十五天时,医院催我出院,因为八万元预交费已用完。我们再也交不起钱,更借不到钱,只能出院。我整个人瘦得像棺材里扯出来的活死人,丈夫则为我愁得成了老头。

到了十月初,我又一次到协和医院化疗,带回了几千元钱的化疗药水。当我在城里大妹开的店里歇息时,碰到了一位三十多年未见的远方亲戚,论辈份,我要叫她婶婶。

我看到她七十多岁的人了,却红光满面,精神饱满。我问她:「您的身体怎么这么好?」她笑得合不拢嘴,说道:「我炼法轮功快二十年了,法轮功真好啊!」听她讲,我羡慕得不得了,抢著问她:「我能炼不?我好想学,但我是文盲,不识字。」婶婶连忙把我扶到她家(在我大妹店门对面)。

婶婶打电话叫来一位法轮功学员,她俩商量了好一阵子,主要是看到我的病情,担心我是危重病人怕有意外。我坚定地跟她俩说:「你们莫担心,遇上这么好的功法,哪怕活一天我也要学,不会连累你们。就是有甚么,也不怨你们。」我丈夫也表示,他认得字,他读《转法轮》念给我听。我说:「你们把书给我带回去,教会我动作,我在家里炼就行,不告诉别人。」

就这样我回了家。丈夫除了到地里干活外,回来就念《转法轮》给我听。我学法、炼功,身体开始好转。因为肚子上挂著袋子,牵著管子,炼功不方便,我就把管子扯了。没几天,刀口结疤,没发炎。儿子和儿媳看到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转,非常高兴,也经常轮流读《转法轮》给我听。我也可以做一些小的家务了。

个把月后,城里的法轮功学员把我接到她们家,照顾我,和我一起集体学法、炼功;送给我装有师父讲法录音的播放器;还帮我丈夫找工作,又帮我租了套平房。我每天下午参加学法小组集体学法。

到了二零一五年四月底,我早晨能吃两小碗稀饭,中午一碗乾饭,晚上一碗面。整个人脱胎换骨,年轻了许多。

我一个等死的人,得胰腺癌花了十二万元没见好,听法轮大法不到三个月,没用一分钱却死里逃生。我真心感谢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想向世人大声地说:「法轮大法好!」

首尔的法轮功学员炼功。(明慧网)

护士:如果有缘,你就永远不疼了

我是东北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了,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修炼前,我性格急、脾气暴躁,特别要强,名利心很重。再加上孩子小,工作压力大,从一九八三年开始,我身体健康逐渐下降,先得了甲状腺肿瘤;接著得了化脓性阑尾炎、心脏病;一九九五年又做了胆摘除手术;一九九七年八月,又得了个要命的病:胰腺占位性病变(胰腺癌)。

真是按住葫芦起来瓢,这个病好了得那个病。为治病,我遍寻名医、偏方、练气功等,都无济于事。每年医药费都在八、九千元以上,给孩子的学习、丈夫的工作带来沉重的负担。

正常人的白细胞五千至一万,病重时,我的白细胞已经降至两千四。当时,我脸色灰黄,四肢无力,吃上一口饭得疼上一宿。胰腺部位疼痛时,就靠打止痛针维持著,痛苦极了。

我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头发全白了,感到人生已经到了尽头。那时,我总在想自己为甚么活著,为甚么这么苦啊?我跪在床上,朝天喊著:「老天爷,救救我呀!」一次,我实在疼痛难忍,哭著、喊著,让丈夫找值班护士再打一针。护士来了,我丈夫对护士说:「还有甚么招?人都疼完了。」护士说:「你已经打两针了,不能再打了,再打就中毒了。」

护士站在我身边,跟我丈夫聊了半天我的病情。这时,我感觉身体非常舒服。护士要走,我一把抓住护士的白大褂,说:「你别走,我这有橘子、苹果,你吃,你吃我就不疼。」我心想我从来没舒服过,我可不能让她走。

护士愣了一下,随即说了一句:「你把手松开,我给你拿样东西。」这时我不抱甚么希望的松开了手。过了一会儿,护士真的来了,手里还拿著一本书。她把书捧给我说:「你如果有缘,你就永远不疼了。」我当时想,甚么书呀?一看,是一本叫《转法轮》的书。我看了几页,就抱著书睡著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用打止疼针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胰腺部位不那么疼了,手术也没做,我却一天比一天有精神,还能吃半碗饭,走路也不累了。丈夫不太相信,担心的说:「病的那么重,怎么好的这么快?」可医生左查右查,也没查到原来诊断的肿瘤,专家拍拍我丈夫的肩膀说:「你偷著乐去吧!」

在回家的路上,我丈夫说:「咱们别高兴的太早了,我看你是抖精神,回去还得住院。」我不同意,自己做主就回家了。

从那以后,我如饥似渴地看起了《转法轮》。我不但病好了,还懂得了生命的意义,深知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转法轮》是指导法轮大法弟子修炼的主要书籍,此书在全球已被翻译为40多种语言。(法轮功学员提供)

我现在无病一身轻,凡是认识我的人,亲朋、好友、同事都从我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人们见我就问:「你有多大岁数了?」当我说出我已经六十多岁时,人们的表情很惊讶。他们说:「你怎么这么年轻?」我回答:「学了法轮大法不用做美容,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你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我告别了医院,告别了药罐子,真没吃过一片药,看过一次医生,真实体验到了一个人没有病是多么的幸福!

专家:不可思议!胰线癌这么快就好了!

我是山东省的农村妇女,今年五十三岁。二零一八年十月份,我感觉身体不适,脸上、身上发黑黄色;经常腹胀、腹痛,背部疼。身体也经常发烧,明显消瘦下去。

老伴带著我去县医院检查,最后检查结果是胰腺癌。我以前听别人说过,胰腺癌是「癌中之王」啊!这消息真如晴天霹雳,让我整个人瘫软在地,体重也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斤减到九十来斤。

我心里放不下,也不甘心,去省城医院再次检查后,结果还是胰腺癌。院方要求尽快做手术,却告诉我治愈希望很渺茫。手术后,亲戚、朋友都来看我了。一个学法轮大法的亲戚对我说:「你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对身体恢复很有帮助。」她还给我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许多人的欢迎,我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和中共邪党宣传的完全不一样。

我内心明白了真、善、忍是最好的,那是一种在黑暗中看到光明的希望,我说我一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退出了中共的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做个良心乾净的人。

住院期间,我诚心念著,疼痛一天天减轻,食欲一天天变好,体重一天天增加,脸色一天天转变,这让我心里充满了希望。医生每一次查房,都很惊奇,怎么恢复这么快?一天一个样。专家都说,第一次遇到恢复这么好的。我明白都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

出院后,学大法的亲戚又来看我几次,并给我带来一个装有大法师父讲法的小播放器。我经常听讲法录音,越听越想听,师父讲得太好了。

我第三次去化疗的时候,刚去排队,站在我前边的那个人上下打量了我好久后,问我:「你排队给谁化疗?」我说为我自己。她说:「你不像个病人。你看这些化疗的人,大部份头发都掉了,面黄肌瘦,走路有气无力。你还穿著高跟鞋,走路当当响,头发乌黑发亮,红光满面,精神十足,怎么也不像个病人。」

这次化疗后,我做了一次检查,那位专家说:「太不可思议了,真的不敢相信,癌细胞消失了,胰腺癌这么快就好了,奇迹啊!奇迹!」

▌在线阅读各语种《转法轮》:https://www.falundafa.org/
▌线上免费学习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天梯书店:https://www.tiantibooks.org/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5/胰腺癌患者痊愈-奇迹彰显(1)-44838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6/胰腺癌患者痊愈-奇迹彰显(2)-448384.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7/胰腺癌患者痊愈-奇迹彰显(3)-448385.html

(本文主图来源:pixabay)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